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寵》為什麼看得人心裏發毛?

2019/2/25 — 13:33

The Favourite <爭寵>和我們慣看的宮鬥戲最不同的地方是,「她(們)」之中,昏君可以擁有最高權力,但不是「絕對權力」。權力於她,也不過是用來延長在舒適圈中自我感覺良好的時間。

從一開始,「君」就是「昏庸」(unfavourable) 的,觀眾看著她被擺佈,既有同情,亦有暗爽 ,觀眾或能在鏡中看見自己,但導演亦給看見自己的人多設幾個可以走的位,縱容,嘲笑,奉𠄘,暗圖不軌。在面對可憐可悲的自我時,也能從中享受,通過鬥跨某方勢力,就能得到權力的角色。

這種鬥,其實是自己跟自己在過𣎴去。

廣告

<爭寵>The Favourite 的結局時,沒有人會因Emma Stone的勝利而自high。相反觀眾還是會像「昏君」般想念被放逐(也是自我放逐)的「良相(人)」,因為電影成功控制觀眾心理在於,它讓我們那顆長不大的心繫了在那離開了的人身上。我們可以使用「最高權力」(每個人都能把自己當「至高無上」的那位,就算身邊誰都沒有)自欺欺人,可以情緖恐襲,但我們不能否認,「被動」才是內心的最大渴望。

<爭寵>The Favourite 為什麼看得人心裏發毛,或流淚?因為,現實中大多數人都只活在co-dependency的關係中,沒有什麼叫做(或誰是)「最後贏家」。

廣告

還在把他人當假想敵嗎?還在想報仇雪恨,谷底反彈,有你沒我?

算了吧。(我的意思是,grow up)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