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寵》與華人宮鬥劇的不同在於......

2019/2/26 — 9:34

《爭寵 (The Favourite) 》劇照

《爭寵 (The Favourite) 》劇照

《爭(真)寵》,英文原名叫《The Favourite 》不是諷刺是什麼?因為,劇中人要爭「寵」的對象,本身就是一個「失寵兒」,她的處境,她的條件,都是如此unfavourable ,由於,undesirable。

而若真有誰對她不起,也只是她那「皇帝命」,注定她更不可能得到真心愛:換了不是位高權重,誰還願意來陪伴,奉承,把那麼多的精神時間,放在她口中那又醜又肥的女人身上?

所以,一個人的價值,並不在於她是什麼,而是她代表什麼。而當人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便唯有盡最大努力,以至是吃奶之力,令自己必須站在一個能令人覺得自己代表什麼的位置上。

廣告

很多人愛看宮鬥劇,在東宮壓倒西宮的過程中釋放了被壓抑,被挫折,被打敗的情緒。但宮鬥劇的勝利者一定付出了代價,那便是,贏得了位置,失去了真心,所有自己對自己的善意。那種蒼涼,不下於身在正宮,心在冷宮,而且發配自己情感充軍永遠不得回郷的,是自己。

能有此等決心自我懲罰,為什麼不能把這些力量用來自我拯救?

廣告

說到底,那仍是對於自我價值的求之不得的無力感:我想你愛我,如果不,我就恨你,如果我連恨你都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結果,便只好叠埋心水把心一橫,恨自己。

卻不知道走的都是寃枉路,因為一切的源頭,都是在於那unfavourable \ undesirable 的自己。

宮鬥如果是,本來亦只能是一種比喻,它所象徵的,是借「寵」這種價值的無根來反射「愛」的無價。《爭(真)寵》與華人的宮鬥劇不同,是它把「昏君」的性別由男轉女後,「被愛」的需要便被放大,什至大過「爭寵」的同性們:她們各自為了生存,這個沒有愛的巨嬰,卻是讓人感歎她的生不如沒有被生下來。

就像她那十七個夭折的孩子,她,是第十八個。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