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6/10/15 — 3: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貓在深夜瘋狂起來,拚命想要打開陽台的門到外面去,那已鎖上,他憤怒地號叫,開門不果,便毆打百葉窗簾,使珠索掉落,還把書桌的燈掃到地上,發出巨響,幸好燈泡沒有粉碎。

貓大概也被嚇倒,便安靜起來,我從房間出來察看,發現世界末日仍未到來,便不發一言回到房間,關上門。貓好像知道,當我真的生氣,以及認真考慮要不要把他送走,都會沉默。不久,貓抓門,我把門打開一道僅供他進入的縫,他便默然躺在我身旁睡去。 

到了凌晨,他再次發狂,卻沒有呼叫,只是不斷翻找我散落在地上,因為未有衣櫃而只有衣袋容身的衣服,忍不住起來問他做什麼,他只是低叫了一聲,又瘋了似地翻找。

廣告

早上,整理衣服時在其中一個布袋發現一隻畏縮的蟑螂,忽然明白,貓發狂的理由。我最怕蟑螂了,但在舊居,自從白果虐待過一枚垂死的蟑螂後,就沒有蟑螂來過,大概,他已在蟑螂界闖出貓殺手的名堂,但在新居的蟑螂,還不知道他的厲害。

或許,無論果貓做什麼,其實都有他難言的理由,只是我不明白。

廣告

***

母親說,讓他到外面去吧,他會懂得回家,他本來是自由的,現在也想要自由,你把他困著,他不會快樂呢。

但我不想他遇害。他只有一隻眼睛,外面的貓都是健全的,會跟他爭奪地盤,某個外籍鄰居溜狗,從不用狗帶,任由那大狗時常狂追在這裡棲息的流浪貓,對他說要用狗帶,他就發脾氣打自己的狗。

於是用燒烤網把陽台的欄杆圍起來,自製一個護貓網,不,那可能並非為了護貓,只是在維護自己無法放下的擔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