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牧狼之歌——讀廖偉棠〈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2016/4/6 — 14:14

【文︰熒惑;抄詩︰朱昭穎;攝影︰吳澄偉】

必須有覺悟,世上的狼多著呢。明乎此,就請不要裝天真,驚問啊怎麼牠們會咬人啊?是的,因為牠們餓了,或者將要餓,這裡面沒有什麼善惡。我們注定必須對上群狼,只是因為還有力氣吧,而工廠的主人會在隔日的報紙上發現或許是自己員工的名字,並且暗嘆,唉,真慘。

這不是我說的,是穆旦,大時代與他的個人經歷重疊,無數的狼眼緊盯著他的筆。而我們何嘗不是呢?我們也在廣場上被狼監視過,像二十多年前的人也被狼咬死了大半。撫摸即冒犯,不去撫摸也不過是等待各種折磨,或許真的是命中注定,有些人從深埋的地下回來,有些人沉下去,有些人的死一無所獲,這些咬人食人的動物一直在我們的身邊吧,這就是生命的本質。

廣告

這首詩相對簡單,重複的句子讓詩歌朗誦起來很有力量,時而高亢時而低迴,甚至可以二部輪讀,交疊起來不過成就一個中心意象︰廣場、夜色、撫摸群狼。我們也算是經歷過了,大時代裡,撫摸是一門哲學,詩歌不談這些,詩歌讓我們朗讀出來就是。

〈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廖偉棠(香港)

忽然他覺得自己身上
長了剛毛,腳下濡著血,門外起了大風
——穆旦《祭》

當智利的礦工在堅硬的祖國破土而出
我們的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當普羅旺斯的農夫把葡萄擲向軟政府
我們的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當馬爾地夫的泳客被水裡的星光砸暈
我們的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當光,光在全世界奔馳,呼救,拍門
我們的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當我們的女兒在公安局樓上失聲躍下
當我們的母親在秋風中化成一面火旗

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人民在廣場的夜色中撫摸群狼

當我們的人民在深夜的廣場上撫摸群狼
群狼的爪子翻動這染著二十年血的地磚

人民在深夜的廣場上撫摸群狼
滿眼是稀罕,滿手是汗,滿嘴是腥的肉。

——廖偉棠:《半簿鬼語》(臺灣:印刻文學,2015年),頁108-109。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