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狗年華語片及亞洲片:中國市場旺但佳作不多

2019/3/1 — 9:35

《我不是藥神》劇照

《我不是藥神》劇照

繼續回顧過去狗年 (2018) ,我看過香港公映的影片,範圍是 2018 年 2 月農曆賀歲後至 2019 年二月農曆新年。上次談過西片,今天簡略談談華語片和來自亞洲其他地區的作品。

現在亞洲電影市場是全球各洲中最大,超過西方的北美和歐洲。近年中國大陸票房金額大躍進,2018年內地總電影票房首次突破 600 億元人民幣,約 89 億美元,僅次於北美總收 113 億美元。國產片佔內地市場六成,亦佔賣座榜前四名,而且收入過億美元的華語片不少。加上日、韓及其他地區,亞洲電影觀眾非常多。

當然,以荷里活為首的英語片仍然國際吸引力最強,始終在世界各地領導潮流,全球收入最高,這是華語片和其他亞洲片遠遠不及的。無論如何,亞洲電影的商業市場和藝術創作方面,都受國際注意,發展潛力很大。

廣告

但實際上,過去一年華語片佳作不多。最賣座的《紅海行動》只是仿效荷里活作風,賣弄海陸空軍力和宣傳中國揚威海外。

幸而大陸片在題材與技法上多了變化,徐崢主演的《我不是藥神》富於現實諷刺又拍得生動,叫好叫座,並非胡鬧搞笑。李芳芳編導《無問西東》描述清華大學幾代師生的故事,觸及中國百年滄桑演變,相當豐富感人。最大突破是郭帆導演《流浪地球》,把華語片向來弱項的科幻大大提高了攝製水準,在豬年賀歲期票房大勝,但不屬於2018狗年作品。

廣告

此外,饒曉志的《無名之輩》是通俗而不俗的警匪喜劇,胡波四小時長遺作《大象席地而坐》,文晏的《嘉年華》,岩井俊二的《你好,之華》都不錯。賈樟柯的《江湖兒女》和張藝謀的《影》局部可觀,姜文的《邪不壓正》則不值得恭維,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太扮藝術,令人失望。台灣片就以宋欣穎編導的手繪動畫《幸福路上》較好。

香港方面,雖然林超賢導演《紅海行動》成為內地票房冠軍,然而迎合大陸主旋律吧了。其他香港導演和明星在內地的號召力,就越來越不敵內地人材了。莊文強編導香港警匪片《無雙》雖然過度扭橋,好在商業上和技藝上都較成功,偽鈔案的地域也特別多元化,包括香港、北美、大陸和東南亞。

純港片較突出的是《逆流大叔》、《翠絲》和《中英街1號》,藝術性特別好是陳安琪拍攝畫家黃仁逵的紀錄片《水底行走的人》。其他港片就往往偶有特色而整體欠佳,近期多部賀歲港片也不例外,在本地較賣座的《廉政風雲:煙幕》亦只是偶有佳句,後段扭橋其實失敗。至於《三夫》、《G 殺》、《淪落人》和《非分熟女》等新作,由於尚未正式公映,不能計算在內。

韓國片仍然較多有水準之作,由《與神同行:終極審判》、《北寒諜戰》而至《燒失樂園》,都各具特色。這一年看到的日本片也多姿多采,《小偷家族》當然出色,《鎌倉物語》、《鳥獸行》、《檢察狂人》等都可觀,最奇特是上田慎一郎的小本喪屍喜劇《屍殺片場》,玩得很妙。

印度片有《打死不離歌星夢》和《我的破嗝 Miss》,保持有笑有淚。泰國片《大佬可以退貨嗎?》和《寄身 100 天》就麻麻,不及前年的《戀愛病發》和《出貓特攻隊》。

必須提提黎巴嫩片《給我一個道歉》和伊朗片《就算世界與我為敵》,都是精選寫實佳作,成績比起去年所見任何國家的作品有過之而無不及。黎巴嫩和伊朗通常稱為中東國度,其實都在亞洲。

順便一提,去年在古巴電影節放映的《生命倒數夏灣拿》和《飛不起的童年》,是優異新作。儘管不屬於西片和亞洲片,亦不算正式公映,但回顧狗年看到的影片,這兩部給我深刻印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