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一支筆留住永恆

2018/6/8 — 13:51

有「香江才女」之稱的專欄作家林燕妮日前病逝,留下遺作〈我又見到永恆〉,寫道生死有命,「時間不由我操控,但可以憑一支筆,留住永恆」。執筆者,能夠憑著文字為人認識,甚至打動或啟迪人心,那點交互的瞬間已是永恆。

「思我念我,常常」,解憂舊書店和田園書屋推介林燕妮舊作,聊作紀念。序言書室與樂活書緣則介紹其他社科書籍,讓我們這個陰雨的周末,透過閱讀靠近永恆。

廣告

解憂舊書店:林燕妮、黃霑《一題兩寫集:人海同遊、有樂共享、真誠相見》

香江才女林燕妮病逝,令人惋惜。感嘆昔日如明星般的文人逐一離開。除她的才情廣為人知外,還有她與才子黃霑的感情生活。兩人在八十年代聯手以同一題目,各自寫一篇,各抒己見,結集出版《一題兩寫集》,前後共有三集。内容甚廣,天文地理、吃喝玩樂、政治哲學,無所不談。林燕妮行文流暢美麗;黃霑則鬼馬抵死,令人懷念那些年。但願他倆的愛恨情仇就只剩下如書裏的美好回憶。

廣告

田園書屋:林燕妮《為我而生》

香江一代才女林燕妮日前病逝,她留下了近七十本小說及散文集,其作品多以愛情為題,唯有一本例外,就是以八九學運為時代背景的小說《為我而生》。作者坦言,自己深受八九學運震撼,本書是「以無限的悲慟而寫」。她在自序中說,保持緘默等同助紂為虐,「我們不但要吶喊,還要以行動實踐」,認為「諂媚氣數將盡的專制政權,是目光如豆的人之所為」,「北京學生運動所燃起的希望,並沒有被鎮壓熄滅,我看見清新的思想、強毅的凝聚力在黑暗中形成,不管有多少犧牲,黎明必到。」

在香港「烏雲壓城城欲摧」的政治氣候中,重讀《為我而生》,令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小說最後的結局是,身體孱弱的男主角以激烈、爆炸性的形式表達出對暴政的不滿,以及對香港和中國民主發展寄予厚望──才女在二十八年前筆下虛構的情節,會不會變成現實?

序言書室:黃思琪《家在街:香港自建社區》

新自由主義教導我們,無家者是因為自己不努力才流落街頭,一直以來對於露宿街頭的印象都是污糟混亂。從沒有想過,街道的不穩定性,可以是自由和無限可能的延伸。這本《家在街》就是對這個可能性的研究。此書以深水埗通州街天橋作研究,以大量插畫逐步說明如何在街上建造不同功能的安樂窩,例如哲學者之家,啤酒屋等有趣的構思。日常如何保養這些自建屋,如何借水借電,怎樣規劃才能所有居民共享一個街頭社區,還有社區與社區之間的互動。其中串插嚴肅的城市理論,還有學者介紹香港無家者的訪談。此書中英對照,既有知識性,又實用有趣,更具反思空間,實是本地出版的一個十分好的嘗試。

樂活書緣:羅傑.克勞利《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

葡萄牙位於歐洲大陸西南邊陲,當時的貿易大國是威尼斯,威尼斯掌握由西歐到阿拉伯,印度至中國的貿易路線。而葡萄牙的鄰國,陸上強權西班牙正在擦掌,剛打完對穆斯林的戰爭,想在外擴張,甚至探勘打通對亞洲的航線。因此,我們的世界史,是非常重視西班牙,之後的荷蘭及英國,葡萄牙的重要性被忽略了。葡萄牙的對東非的探究,不但是出於探勘,而且是希望在紅海打起對穆斯林的海上聖戰,找尋東非傳說的強大基督教國王,一同復興基督徒帝國的決心,而在對印度,馬來西亞及中國南方(屯門青山)的東西碰撞,影響延續至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