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一紙婚書

2018/12/7 — 22:43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句老掉牙的話,孰真孰假,也許只有體驗過的人才懂。

知名香港編劇黃詠詩為《香港式離婚》做資料搜集時發現:「結婚的法律僅一頁紙,離婚的卻有150頁。最新的調查是結婚需付700多元,離婚需付6,000元。」立下一個婚姻承諾容易,結束它卻很難。但也有人選擇直接跳過這「簽約」儀式。育有一女的詩人洪曉嫻(Kitty)與男友Jonathan 選擇不婚,引起一系列對婚姻的討論,網友開始當起愛情達人、育兒專家——一對不婚父母頓成許多人的評論對象。這一紙婚書真的如此重要?

TOAST Books 以沙特與波娃這對親密伴侶的故事,說明若一紙婚書,沒有思想價值層面上的相知,只剩那外在那儀式性的締合,法律責任與保障,終究就只是社會性的產物,可以跟愛無關。

廣告

樂文書店、田園書屋與解憂舊書店則從不同的婚姻生活,反思這終生承諾的重量;序言書室跳出愛與家庭的框架,推薦《論平等:馬克思主義與平等自由主義》,用婚姻比喻政黨與其政治理念的關係。

廣告

序言書室:Alex Callinicos《論平等:馬克思主義與平等自由主義》

當政黨與一種理念聯姻,是否會有好結果?說的是90年代的工黨,認為過去的社會民主路線已沒法回應戴卓爾主義,所以選了個新伴侶,就是「第三條路」。這段聯姻與許多關係一樣,開始總是美好,也讓工黨得到力量,成為長期執政的「新工黨」。然而好景不常,這位新娘最終沒有令工黨永續執政,而是被人質疑新工黨就是另一個版本的保守黨。許多左翼質疑工黨為了這個新娘,放棄了工人,放棄了政府對人民生活的承擔,向市場和企業作出大量讓渡。早在2001年,柯林尼可斯就寫了本書。表面上是在討論羅爾斯為首的「平等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立場的異同,但矛頭非常明顯指向新工黨。他認為所謂的第三條路要為英國急遽的社會不平等發展負責。從理念到實質政策都被鞭撻。時至今日,新工黨失去政權,黨內左翼重掌大旗,第三條路亦無人理會。然而本書的新譯巧妙地加進兩篇文章,令往事並不如煙。一篇是柯林尼可斯的訪談,從許多根本的政治理念問題說起,現在讀來,毫不過時。另一篇是對2017年英國政局的分析,也直接回應了工黨、左翼如何在這個大變動的時代自處。第三條路的一頁,在這些視野下,反而成為我們思考現在與將來的佐證。

樂文書店:高木直子《已經不是一個人:高木直子40脫單故事》

一個人可以哈哈大笑,現在兩個人一起為一些無聊小事笑得更幸福;
一個人上網搜尋百大拉麵店,現在變成搜尋育兒祕方;
一個人閒散地喝酒,現在聽到女兒的飽嗝聲就好滿足……
一個人住的生活,加上工作和興趣,每天過得愉快又愜意,可是就這樣安於現狀好嗎……?  

解憂舊書店:Alain de Botton《愛的進化論》

愛情故事往往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作為結束,但現實這才是故事的開始。作者講述一個婚姻的故事,以心理學、哲學角度剖析當中大小問題,一針見血、叫案拍絕。無論有沒有婚姻經驗,閱讀此書都令你反思婚姻關係,學會「愛是一種技藝,而不只是一股熱情。」畢竟是影響雙方一生的承諾。

 田園書屋:黛安.梅德韋博士《不放手的婚姻》

作者是一名臨床心理學家,也是美國著名的演說家和媒體人物。婚姻與離婚在我們文化中的每個角落都在進行著角力,一邊是愛心、鮮花和永遠的承諾,另一邊則是隨意性愛、約會App、離婚律師和離婚經驗豐富的朋友們。看不見的作用正在破壞你的誓言,危害你的信仰及孩子的未來。

本書是現今離婚文化的解藥,能將人們垂死的婚姻,恢復那遙不可及的快樂。婚姻很難,主要的挑戰在於婚姻本身,是什麼讓婚姻偏離了它的浪漫?現代婚姻常常是100%的情感聯繫,當這種情感爆發或者枯竭時,婚姻關係將會被全然地拋棄。作者以數十年的臨床實務經驗,提出應以邏輯的方式來修復與維護、鞏固婚姻關係的論點,指出婚姻是一趟旅程而非目的地。現代文化要求我們把便利性放在承諾之上,但本書為婚姻制度、為生活中同樣勇敢站出來的夫妻,提供設想周全的實用手冊。

TOAST BOOKS:西蒙·德·波娃《波娃的告別─與沙特的對話 》  

《波娃的告別─與沙特的對話 》一書是在存在主義大師沙特晚年因幾近喪失視力而無法寫作,作為其一生最親密的伴侶西蒙波娃,以錄音機,用對話的方式,把沙特一生重要的哲學思想錄下,並直接整理而成的。書中可見二人對話一來一往,能在人生各層面如對生命,對死亡,對閱讀,對寫作,對旅行,對月亮等進行深度的交流 ,有時交鋒,但每每可以二人對生命,生存甚至意志、自由有相同的價值核心。二人由相識,相戀到互相扶持,悠悠一生,沒有正式結婚,亦不是身旁無其他情人,但卻依舊相伴到老。在這樣的關係中,一紙婚書,只是多餘。話掉過頭,若一紙婚書,沒有了在思想價值層面上的相知,只剩那外在那儀式性的締合,法律責任與保障,終究就只能被張愛玲一語成讖。說到底,婚姻是社會性的產物,跟愛,家庭結構與關係,沒有必然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