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九子判刑之後

2019/4/26 — 18:24

佔中九子周三(24日)判刑,戴耀廷、陳健民、邵家臻和黃浩銘須即時入獄。被判監16個月、緩刑兩年的朱耀明步出法庭後,踩在鐵馬上探出半個身子,用力揮著手上的黃手帕,對著漆黑的囚車高喊兩名戰友的名字;身穿一襲黃裙應訊的陳淑莊,強忍淚水向公眾訴說自己的病情。但九子判刑之後,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若九子有罪,所有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有哪一位不是共犯?序言書室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並介紹了佔中九子之一戴耀廷的新書《抗爭:靈性的思考》。該書從社會運動策劃者的心靈向度切入雨傘運動。當法院判抗爭者有罪,我們未來要如何繼續追求一個更完善的公民社會?

「反對,是為了生存;公民覺醒是為了守護得來不易的民主;上街頭是為了追求更有尊嚴的未來!」這是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廣告口號。田園書屋推薦《為什麼上街頭?新公民運動的歷史、危機和進程》,從「佔領華爾街」思考是什麼成就一場公民運動的勝利。作者大衛.格雷伯本身也是一位資深社運人士,他以發起人的角度觀察了佔領行動的始末,分析其成功之處,並提出「民主不是只彰顯在投票的那一刻,而是一種基於人人在根本上平等的信念,允許人們以充分且平等參與的方式,運用各種有利的手段,去決定集體的事務。」大衛.格雷伯透過梳理、分析整場運動的發生,告訴人們民主自由絕非從天而降、不勞而獲,是需要奮力爭取。

廣告

解憂舊書店介紹了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小說《雙城記》,講述人民為了正義,反抗貴族暴政,而「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句經典名言便是出自此書;樂文書店則選擇德國知名辯護律師 Ferdinand von Schirach 所撰的小說《懲罰》,藉由12個短篇故事,揭示要做到「公平」是如此困難。 

雨傘運動過去四年多,還有許多人仍深陷無力感之中,但願彼此能從文字中得到一些力量,就像王家衛《一代宗師》的經典對白:「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廣告

序言書室:戴耀廷《抗爭:靈性的思考》

佔中案審判的,不獨是九子,而是整個運動,所有參與過的人。如果九子有罪,我們到場的人,又哪一個不是共犯?法庭的判決顯示在香港抗爭就是罪名。在這種處境下,抗爭者怎樣保持意志走下去?戴耀廷的新書,讓我們一窺運動策劃者的心理和靈性向度。過去數年,每說起運動,有的是政治、社會形態分析,對抗爭者心路的探討卻只是邊緣。但當打壓越見嚴苛,媒體論述被壟斷,公民社會收窄,能確認抗爭正當性的就只剩下人心;而受到刑責入獄,就更考驗我們的心靈。戴耀廷傾向宗教的回應未必是所有人的答案,但其誠實、坦白,對靈性的重視,指引著運動未來的討論。

田園書屋:大衛.格雷伯《為什麼上街頭?新公民運動的歷史、危機和進程》

反對,是為了生存;公民覺醒是為了守護得來不易的民主;上街頭是為了追求更有尊嚴的未來──原本只是一則雜誌上的廣告,邀請大家在 2011年9月17日一起上街頭,佔領華爾街;這樣單純的籲請,如何演變成一場全球矚目的公民運動,且影響力延燒至今?

本書作者以「佔領華爾街」發起人之一的角度,觀察了佔領行動的始末,並分析了行動的原因與獲致成功的諸多因素。他對民主有了新的定義:民主不是只彰顯在投票的那一刻,而是一種基於人人在根本上平等的信念,允許人們以充分且平等參與的方式,運用各種有利的手段,去決定集體的事務。

作者也以資深社運人士的經驗,分享了公民行動中取得共識決的操作原則,如何「佔領」及「解放」各種公共空間,以及如何在既有的權威之外,建立起平等且廣泛參與的自治生活。他指出,所謂革命、行動與公民不服從,從來就沒有固定的形式,其所激盪出的思想轉換卻是永久的。作者也大聲提醒我們,民主自由絕非從天而降、不勞而獲,而是需要奮力爭取。

解憂舊書店:狄更斯《雙城記》

「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出自狄更斯的代表作《雙城記》——一個為愛而犧牲,用愛化解仇恨的故事。故事背景是人民為了正義,反抗貴族的暴政,終導致法國大革命。冤獄、情愛和復仇的情節錯綜曲折,作品一直深受歡迎。我們在這個不知好壞的時代,有人為了大眾的自由民主發聲,為了公義卻遭到懲處,值得反思。希望這只是一個過程,歷史上的法國大革命最終是成功的。

樂文書店:Ferdinand von Schirach《懲罰》

什麼是事實?什麼是真相?我們如何變成現在的自己?
沒有罪行,也沒有罪責,又為什麼會有懲罰?  
本書中描述了十二個命運,揭示出要公平地看待一個人有多麼困難,而我們對於「善」與「惡」、「對」與「錯」的定義,往往操之過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