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人大了,要識法。

2018/8/31 — 16:22

涉及法律的新聞時事,未從間斷。剛過去的周三(29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重提《基本法》 廿三條立法的工作不能迴避。上周,前特首梁振英向一網媒及學者鍾劍華發律師信,指鍾在網媒平台上一篇文章對他作失實指控及誹謗;及,前年三月的「行李門事件」,時任特首梁振英的女兒梁頌昕因遺留行李於機場禁區外,要求由舫空公司職員,將行李進入禁區,機管局批準放行,事後有空姐代表提出司法覆核,指此舉違反《香港航空保安計劃》,終獲法庭判其獲勝訴。

法律好難,但上至司法覆核,下至衝紅燈,法和法律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想到早前有傳媒訪問在尖沙咀天星碼頭賣唱的團體,一位中年女表演者說:「我不懂法律......但我沒有犯法啊。」

廣告

知法守法;知法犯法;不知法不犯法;不知法犯法......的確好亂,但你都要識法。

廣告

解憂舊書店:林達《辛普森案的啟示:美國的自由及其代價》

法律雖然難懂,卻與我們息息相關,尤其是不少文學、電影、電視劇都以法律做主題,而且頗受歡迎。《辛普森案的啟示》作者林達(美藉華人夫婦合著)在九十年代移民到美國後,觀察中美在人權和自由的差距,同時發現為了權利是要付出代價。作者觀察了轟動一時的辛普森案,分析法律在保障權利與彰顯公義之間的矛盾和權衡。近日正在審理的大學教授涉殺妻案與辛普森案有些類近,不知結局如何?

序言書室:葉禮廷  《平凡的美德:分歧世界的道德秩序》

香港人一向自詡法治社會,守法精神構成社會、道德及商業行為的圭臬,他們認為全賴於此,即使在充斥多元文化的社會,也能產生穩定的秩序。但真的如此嗎?加拿大政治哲學家、關注人權問題的記者作家及下議院議員葉禮廷,就提出了不同的答案。

葉禮廷本身是政治思想學者以撒‧伯林遺產的承繼者,他為了證實全球化世界下能否有一套適用於全世界人權自由的法律,而走遍世界各國去觀察,從巴西貧民區和津巴布韋到日本、美國這種既先進,又充斥幫派衝突的社會,他想探討在那些原居民與難民夾雜的社區,人們如何產生一套在法律以外、跨越不同社群價值的美德標準。

這些平凡的美德,並非複雜的法律制度,亦非艱澀難解的理論,卻能幫助我們在全球化的今日世界,接納和我們不同的人,一起面對艱難、共同生活。

田園書屋:璐蒂.泰鐸(Ruti G. Teitel) 《轉型正義 : 邁向民主時代的法律典範轉移》

這是一本頗具學術野心的書,但也是一本值得普通人一讀的書。基於台灣特殊的政治和歷史處境,近年來「轉型正義」一直十分熱門的議題,尤其在2016年蔡英文領導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二次政黨輪替之後,如何面對過去威權時代的殘餘,再次成為台灣重要的政治議題。本書被視為「轉型正義」的開山之作,譯名由第一版的《變遷中的正義》改為再版的《轉型正義》,除了顯示該議題的熱門,兩個譯名的差異,似乎也反應了台灣人們對這一議題的看法。

樂文書店:彼德‧英格利許,  布魯斯‧塞爾斯《法律,不只是法律:行為與社會事實在法律判決時的角色》

一個殺人犯,遇上不同的法官,會有怎樣的結局?死刑?無期徒刑?或是十年以上的徒刑?別懷疑,以上三種,都有可能,這就是法律! 

法律不是律師看守的堡壘,以遙不可及、晦澀難懂的條文,將市井小民擋在門外。法官必須先釐清行為事實與社會事實的爭議,才能運用法條做出判決。如果缺少行為事實與社會事實,只單用法條來判罪,就會產生所謂的「恐龍法官」。

因此,錯綜複雜的法律問題並牽涉具有爭議的事實,需要尋求專業意見。此類案件,法律判決者通常會向各領域如行為、社會、生物醫學或自然科學專家詢問意見解決糾紛。

本書以簡單易懂的方式一一介紹法律判決中可告知和應告知的行為和社會知識及其可能造成的誤用。總共11個案例,集中探討校園藥物使用、墮胎、死刑等重大的法律判決。藉由這些案例,就能了解到事實對於一件案子的成敗,會有多大的影響力,讓判決能夠更符合人性,貼近真實。 

TOAST Books: 徐復觀 著,  蕭欣儀 編《儒家政治思想與民主自由人權》


一說到法治,好像是西方的專利,而中國傳統思想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和專制、迂腐等畫上等號。究竟事實又是否如此?這本《儒家政治思想與民主自由人權》收錄了徐復觀先生的廿二篇論文,當中的大部分論文是徐生以儒家思想作入路,回應當代的政治環境及普世價值問題。其中〈孟子政治思想的基本結構及人治與法治問題〉更簡明地點出孟子思想中有關政治、人治和法治的原則。作者徐復觀先生是當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以陸軍少將退役後,專心學術及教育事業。

Booska 古本屋:提摩西‧賈頓艾許《事實即顛覆:無以名之的十年的政治寫作》


Booska店長馮慶強說:「這本書,我最初是看大陸『理想國』系列的簡體版,後來『印刻』出繁體,忍不住,便再買多一本放上書架。作者是大學教授,也有為《衛報》、《泰晤士報》、《紐約書評》寫文章。裡面從米洛舍維奇講到烏克蘭橙色革命,從歐洲問題到伊斯蘭再講到九一一後的美國觀察,作者好像帶我們重溫了一次,究竟「事實」被怎樣演繹,並提醒我們,在混沌當下,在法律已經有可能傾向權貴而持續腐朽底下,最需要我們肯定並重新相信的,就是「事實」對謊言的顛覆性。」

樂活書緣:李察.卡倫伯格《毀約:哈佛法學院回憶錄》


哈佛法學院是美國一個重要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基地,很多學生都希望在學術培養當中,可以成為一個具備社會介入,倡導公義的人。然而,為作者所失望的是,他在法律的訓練中,去價值化及專業採取的商業考慮,令他成為現實金權靠攏者,不過,到了最後,當他不停發堀法律的倫理及人權的價值,他又重拾法律可以倡導公義的夢想。這是他執業經年之後反省的作品,他指責當代大學的法律訓練只不過是政團,利益持份者,及權貴的僕從,教育制度從未認真思考法律其實是二戰後和平,人權,及普世價值的基石。這是對法律價值觀的「毀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