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低端人口

2017/12/1 — 15:48

背景圖片來源:Gustavo M / Flickr

背景圖片來源:Gustavo M / Flickr

憑著《囚》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中國大陸導演馬莉,獲獎時一度自稱「低端人口」,揭開社會熱議北京市政府近日驅離基層民眾的行動。

不少人發現「低端人口」的處境,與獲得雨果獎的《北京摺疊》內容相似,田園書屋推薦此書,諷刺科幻一般的現實;樂活書緣介紹《布滿貧民窟的星球》,思考城市擴張造成無鄉可回的人口帶來的窘境;樂文書店推介《窮人》,呈現各地各邊緣人口的面貌;解憂舊書店則推薦《老舍選集》,鼓勵閱讀老舍筆下的北京貧民生活。

廣告

田園書屋:郝景芳《北京摺疊》

本書是在北京生活的科幻作家郝景芳創作的科幻小說,2016年獲得第74屆雨果獎最佳中短篇小說獎。在這本小說所講述的未來中,北京城被分為三個高度隔離的空間。三個空間在每天的24小時中被分配了不同的時間段,輪流折疊休眠;而空間中的居民生活也天壤之別:第三空間中的男主角在擁擠的城市裡以處理垃圾為生;而第一空間的當權者及附庸則在公園環繞的美好城區中暢談人類的未來。這個故事的隱喻顯而易見,當時就有評論說,這不是隱喻,不是科幻,根本就是現實啊!

廣告

樂活書緣:邁克•戴維斯《布滿貧民窟的星球》

過往,我們憧憬城市增加的人口,可以推動政治革命,民族革命及工業革命,法國大革命,1835至1848年的革命同樣是人口結構的不同才可以動員人民投入。二戰之後,大蕭條的困擾是美國頭號問題,卻因為軍工企業,技術工業及服務業都在大城市中生根。隨中產的成長及消費的周期,美國領頭成為先進大國。同樣的事發生在韓戰中的日本。大量軍需物資及生活必須品,需要在大城市中生產。鄉下的人流向城市,二線三線的城市透過更便利的通勤工具,走向東京為主的首都圈,支撐服務業。

其實這種形式的發展,終究會因為經濟周期及概念經濟的崩盤,而不再管用了。剩下的,就是到了大城市,卻找不到機會,而也沒有故鄉可以返回的人口。城市人口正面臨的絕望困境。概念經濟得以支撐要求城市「重建」。數百萬貧民因為交付不到上升如火箭一樣的租金及物價,被驅逐到城市邊陲。

巴西里約熱內盧就是一個好例子。經濟的增長是令貧困的人生活更困窘。他們被迫挑在污水橫流的河流旁,或是毒氣漫天的垃圾場附近建立他們的社區。嚴重的經濟隔代貧窮、社會問題、政治動盪和環境後果,是全球化城市必須面對的問題。究竟當下我們如果去解決。是要改革經濟結構,要採行政策來消減人口,還是我們要重新建立我們的組織形式,去詰問,城市,是為了什麼?

樂文書店:威廉.福爾曼《窮人》

福爾曼直視貧窮,讓世界各地的窮人發聲,從每個人自身的文化、社會和宗教角度,解釋自己落入貧窮的原因和後果。記錄下每一位受訪者的故事——他們是曼谷城裡的清潔婦、京都四条橋下的遊民、聖彼得堡教堂旁的老婦乞丐、車諾比核災事件的受害者、阿富汗的孤苦寡婦、墨西哥街頭的風琴手、東京歌舞伎町的陪酒小姐,甚至美國境內的白人街友……

解憂舊書店:老舍《老舍選集》

我是撿垃圾的恐怕也是「低端人口」。「低端人口」令我即想到老舍。老舍擅寫北京低下貧民生活,揭露社會黑暗面。《駱駝祥子》更是寫實主義代表作,將近一世紀的社會狀況竟與今日社會類同。即使低下階層,也有他們的貢獻。文學作品就是要喚起大眾正視及思考問題。這本選集以他一貫誇張幽默作風,諷刺不合理的社會,多篇故事都值得反思。當中《不成問題的問題》也得去屆金馬獎改編劇本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