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勿忘英語

2016/6/24 — 22:18

香港英語詩人黃裕邦贏得美國 LGBTQ 文學獎;香港編劇甄拔濤進軍歐洲劇場。生於香港,長於香港,他們以英語在世界寫作,獲得國際認同。香港人寫英文,雖然未必有優勢,但不代表我們的聲音走不出去。

艺鵠本周推介新加坡藝術家pang 的獨立出版物,包括影像之餘,還有中英詩句和短文;反觀香港,又有幾多藝術家願意做一本雙語的出版?同樣是華人主導的社會,香港的英語環境不及新加坡的明朗,但隨著我們的詩人作家在海外獲得表揚,打從幼稚園起學習英語的我們,使用第二語言之時,是否也應該長出一點志氣?多給一份自信呢?

廣告

艺鵠:pang《GOING HOME》

艺鵠最新寄售作品 - 《GOING HOME》, 這輕巧的攝影/文字小書由路經香港的新加坡藝術家pang 創作而成,為獨立出版物。集合作者於新加坡、日本、香港、英國及中國等地看到的景象及有過的感思。中英文短詩短文與小小的照片間隔出現在半透的牛油紙上。文字篇章如「窗霜」、「THE ARTIST」、「這一次會不一樣」、「ONE MISTAKE」、「皮蛋廋肉粥」及「道別」等, 短短幾句卻能載起厚重的情感與思緒。

廣告

樂活書緣:費茲傑羅《最後的大亨》

費茲傑羅的大亨小傳,其實只是他書寫旅程的一途站。他花了六年的時間,用了很大的精力,都未竟於死前完成《最後的大亨》小說稿。這小說其實是未完成的。費茲傑羅在他晚年於荷里活擔任編劇時,看盡人情百態,而且對於此產業的黑暗面,種族歧視,及電影的庸俗化,是他大力批評的對象,這甚至影響了歐洲電影在二戰後的發展。這也是一份文學史的珍貴材料。

樂文書店:久保田沙耶《漂流郵局:一個收留遺落的思念與回憶的不思議郵局》

日本瀨戶內海一座小島——粟島,島上有一個名叫「漂流郵局」的地方。「漂流郵局」前身為舊粟島郵局,專門受理那些寄給某時、某地、某個人,卻沒有收件地址的信,這些信以候領的形式保管於「漂流信箱」,等待著哪天被看見,或送達某人手中。

綠野仙蹤書店:京極夏彥《百器徒然袋.風》

《百器徒然袋.風》是京極夏彥百鬼夜行系列的中篇小說集。長篇系列的主人公是舊書肆主人京極堂,他相信世上沒有不可思議之事,並且以縝密推理解決看似玄幻妖異的各種事件,這些故事融合了日本民俗、近代史與人心的幽微,開創妖怪推理的新格局。

而《風》的主角則是從不推理,也不調查的偵探榎木津禮二郎。他能看到別人的記憶,任何錯綜複雜的罪行都無法在他面前遮掩。

《百器徒然袋》是是鳥山石燕的妖怪畫集中的最後一部,各種器物化作妖,鳥山自己說那是夢境所幻化。畫家的夢境躍然紙上,與人們的記憶闖入偵探的視野,不能不說有某種暗合。榎木津禮二郎個性跳脫放肆,擅長出錯(!),故事的第一人稱敍述者是不小心被捲入各種事件的我。從我的角度看去,榎木津這個人是超乎尋常的可怕,必須敬而遠之的存在。

小息書店:鄭貞銘、丁士軒、汪士倫(編)《百年大師》二之1、二之2

「時勢造英雄」百年前五四時期猶如戰國「百家爭鳴」,摸索國家出路之時,大師輩出。這個輝煌時代到今天仍然閃耀,指引我們如何身處動盪世代。兩集《百年大師》將百位大師最精華的人生歷程、時代場境及對當時和後世的深遠影響刻劃出來,讀者每讀六、七頁就能邂逅一位大師,每踏進一位大師的生命前都能欣賞汪士倫為大師繪出的人像畫,賞心悅目。這些大師包括引進西學,提出「信、達、雅」的翻譯先驅嚴復、從打牌、醉酒打人的混沌生活醒悟「天生我材必有用」而痛改前非的胡適、維新變法夭折後東渡扶桑,立下誓言「男兒三十無奇功,誓把區區七尺還天公!」的梁啟超、組建臺灣第一個政黨、逼使臺灣總督等四位官員為「霧社事件」下臺的「台灣孫中山」蔣渭水。看著大師的身影,或能助我們找到「英雄造時勢」的勇氣。

田園書屋:沙葉新《戲劇精品集》

本書收入中國著名戲劇及異議作家沙葉新五個精品劇作,這些劇本幾乎都是禁品或準禁品,這不單是為了給當代的文字獄提供活生生的樣本,還為了給讀者提供可供閱讀欣賞的劇本。作者在序言中說,劇本比小說留下更多的「空白」去解讀,這些空間如國畫的「留白」都需要讀者依靠自己的理解和想像去補充。怪不得劇本在海外演出時,不少觀眾感動流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