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反抗者

2019/6/28 — 19:28

「我反抗,故我們存在」法國文學家卡繆寫道。這個六月,香港似乎亦應驗著這句話——「We are like water,We are HongKongers」。

民主改革的過程是漫長的,需要幾十年、甚至百年;在一場又一場社會運動中,種下信念的種子,但也有人犧牲,有人流血。當順民變成對抗政權的反抗者,是人民被蠱惑,還是政權已腐爛、發臭?

知名政治理論及哲學家漢娜.鄂蘭曾寫道:「教育...是我們取決於對孩子們的愛,選擇不把他們排除在我們的世界以外,不放任他們,不剝奪他們接管未來的機會......」你愛生長於我城的孩子嗎?大人能為孩子的未來做些什麼?清明堂推薦的漢娜.鄂蘭《論革命》則主張以革命的方式為人類尋求更好、更有希望的未來;革命,並不等於戰爭與暴力,而是面對昭顯的不公義、「Banality of Evil」時需要發聲和行動。

廣告

除了革命,創作或許也是種方式。見山書店選擇了胡遷的小說《大裂》,也就是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雖然胡遷的青春期遇到許多挫折,但依舊對美好的事物有憧憬,而寫作則是他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

田園書屋則介紹了黛芬妮‧史藍克《緬甸: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描述兩三世代的緬甸人,以勇敢和犧牲精神對抗專制政府的故事;民主改革,永遠是一條漫長、孤寂、無情的抗爭之路。解憂舊書店選擇中國愛國知識份子鄭念的自傳《生與死》,記錄她堅決反抗的經歷,刻劃了一個勇敢女性面對文革的種種恐懼。至於序言書室則以邢福增的《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闡述宗教信仰如何成為極具潛力的反抗動力。

廣告

清明堂:漢娜.鄂蘭《論革命》

《論革命》(On Revolution) 是政治理論及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衆多影響深遠的著作之一。在此書,她主張反對戰爭與暴力,提倡以革命的方式為人類尋求更好更有希望的未來。

身處當時納粹勢力已漸擴張的德國,猶太裔的鄂蘭切身經歷了希特拉推行大規模滅絕的種種兇殘劣行,她因為撰文抨擊時態後來更被蓋世太保(Gestapo)逮捕並拘留。納粹主義和史太林主義的暴戾從此影響著鄂蘭的哲學觀,與卡繆一樣,她認爲以實質行動參與攸關公眾利益的政策討論,是所有愛著自己國家的公民之義務。

鄂蘭申論,人除了在面對昭顯的不公義時需要發聲和行動,在面對“平凡的邪惡”時更應如是。不論稱作“平凡的邪惡”, ”惡之平庸“ 或”罪惡的膚淺性“,現今各國政府用以隱去對異見人士的打壓迫害那合理化了,官僚制化了的形式,都是人要立心對抗的惡。

在發表於1945年的文章”教育的危機“ (The Crisis in Education)中,鄂蘭提醒了我們需要不斷更新替換革命世代的必要。她認爲,身爲一個成年人,有義務竭儘所能對世界進行重造,並給予年輕一代空間及勇氣去承續這個進程。

鄂蘭寫道:”教育...是我們取決於對孩子們的愛,選擇不把他們排除在我們的世界以外,不放任他們,不剝奪他們接管未來的機會,一個我們無法預視的所在...是爲了培育他們準備負起更新這共同世界的任務。”

過去一個月,我們目睹了衆多香港人擔當起培育下一代的責任,成年人陪伴他們的下一代走上街頭,有些手抱著嬰兒,更多的是與青少年們肩並肩,一整日在悶熱的炎夏裏走著喊叫著。對年輕的一代,接受這樣的“培育”可説是當務之急,我們如今面對的共同世界是何等殘酷,重整更新局面的過程,既難亦長。

見山書店:胡遷《大裂》

胡遷說自己二十二歲開始讀大學,整個青春期都很焦慮和挫敗。但他對美好的事物甚有執念,無論詩歌還是電影,這讓他相信創作是有意義的。他認為寫作是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以扺抗世界的灰暗。《大裂》就是他留給這個世界的答覆。

胡遷的文字何等有力,像把雕刻刀,刻出一幕幕生活中的無力感,而在這無力感的盡頭,只有一條不歸路,和一縷煙。

我們可以繼續歌舞昇平,或者找一個夜晚,留一盞燈,啃一本好小說,像「大裂」。

田園書屋:黛芬妮‧史藍克《緬甸:追求自由民主的反抗者》

在緬甸重大轉型之際,本書描述兩三世代的緬甸人,以勇敢和犧牲精神對抗專制政府的故事,掌握緬甸充滿發展機遇的時刻。在緬甸尚未開放外國媒體採訪的年代,作者設法進入緬甸,秘密置身異議分子之中,報導他們為解救國家奮鬥的過程;為了避免特務跟蹤,她在訪問敏感人物前後到觀光景點走動、經常換旅館。她追蹤他們從監獄到藏身處的經歷,描述反對運動成形、幾乎瓦解,但最後逼迫政府展開無法逆轉的政治改革的過程。書中以人道關懷角度探索他們冒險、反抗的實況,以及自由的力量和真諦。

緬甸的民主改革,是一條漫長、孤寂、無情的抗爭之路。有人說,緬甸人已能看到隧道口的光線,但實際上,他們仍然在黑暗無垠的隧道裡。無論如何,這個不一樣的緬甸故事,令讀者看到,追求緬甸民主運動的背後,不只是翁山蘇姬一個人的努力,這些無名英雄的遭遇與奮鬥的歷程,是難以想像的悲慘與艱辛。作者用一群仰光反抗者的故事陳述緬甸政治經歷與發展,並在政治歷史的脈絡下,鋪陳這些追求民主、捍衛自由的鬥士之血汗經歷,在刻畫個人故事之餘,同時緊扣住重要的政治歷史事件或活動,讓人猶如閱讀一部緬甸近代發展史。

解憂舊書店:鄭念《生與死》

鄭念是愛國的知識分子,文革時被誣指為「帝國主義間諜」,她堅拒不屈從,及後被關在牢裏多年,出獄後才知道獨生女兒因不肯指控母親而被紅衛兵打死。《生與死》是鄭念獲平反後出走美國寫下的自傳,記錄她堅決反抗及為討回公道的經歷,表現了一個勇敢女性面對文革時期的種種恐懼。她書寫是要世人永遠記住中共不僅侵犯了人權,她監禁、迫害、殺害的人,比任何一個獨裁國家為多,因此能生活在一個有自由民主的國度是多麼的彌足珍貴。

序言書室:邢福增《新時代中國宗教秩序與基督教》

反抗者往往是被迫成的,政權迫害往往萌生出更大的反抗,而宗教信仰也是一個極具潛力的反抗動力。近日「反送中」運動中,不少教會站出與林鄭政府堅持修例及警暴對抗,甚至基督徒向警察抗議而唱的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成為了示威者的主題曲,可以看出基督教反抗政權迫害的威力。為何一向希望與中共妥協的教會突然一改溫和路線呢?本來在一黨專政之下,宗教與無神論意識形態水火不容,但中國學術界亦曾經肯定過宗教對社會和道德的作用。但自習近平執政開始,黨國強迫教會及其他宗教團體主動成為黨國的宣傳機器,並將基督教作為外國勢力來警惕。邢福增這本書,講的就是習近平這幾年的對基督教的高壓政策,從淅江的拆十字架到河南禁未成年人士參與,個别事件並非個別,而是整個中央政策的脈絡。說來教會與政權的鬥爭,從來就是一個統治的大問題,因為這關乎話語權。但是教會對政權的反抗,也對全社會有着領導的作用。如果我們將中港各自的問題看成一個大脈絡,那麼這本書裏面揭示的教會政策問題,就可以成為中共對港政策的一個參考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