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在旅途中觀看我/他是誰

2016/4/8 — 19:23

陳綺貞有首歌叫做《旅行的意義》。很多人都愛旅行,但不多人能夠說清,旅行有何意義。

對日本小說家三島由紀夫來說,旅行的意義可能在於透過美景與「美的反面」,思索關於世界、社會、自己的問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則對流徙的人們情有獨鐘,今次介紹的著作《沙漠》,用女性視角嘗試進入後殖民的穆斯林世界。他的旅行意義可能是尋覓旅途上流動中的身份?無獨有偶,朗天的《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談的雖不是旅行,卻同樣講述身份問題。透過香港電影的變遷,我們或許可以更清晰地看見我是誰?

廣告

樂文書店:三島由紀夫≪小說家的旅行》

三島由紀夫以一位旅人的文學之眼,在沿途眾多美景之外邂逅屬於「美的反面」的物事:在前往舊金山的三等船艙中親眼目睹「亞洲人的慘狀」、與香港九龍城寨中瞳孔黃濁的鴉片成癮者擦身而過,他緩緩踱步於貧民窟小屋中流洩出的杏黃色燈光下,開展出一場專屬於小說家的思索之旅。

廣告

 

樂活書緣:勒.克萊喬《沙漠》

沙漠之路,那令人迷失的路,那從未見過歸人的路。《沙漠》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的成名作,相蔚於城市的繁華,及文明的固有定義,他更喜歡寫流徙的人們。更有趣的是,他喜歡用女性視角,去嘗試進入後殖民的穆斯林世界。而在當下,我們需要有這一把聲音,平衡我們對於宗教及文明的偏見。

 

序言書室:朗天《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

獨立電影《十年》意外奪得金像獎最佳電影,香港電影相關的討論引起熱議。其實香港電影的前路問題一直在爭論的漩渦當中,例如港產片是否已經死亡、合拍片是否出路等等。今日《十年》奪獎的意義,很難單以這電影的本身來分析,朗天的《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收集作者於2007年至2012年的電影分析文章,以回歸後不同時期的多部香港電影談剖析香港回歸後的主體性,例如以《無間道》系列講回歸後香港人需急速融入祖國、面對世界的焦慮;又以《乾柴烈火》、《新紮師妹》等楊千嬅系列電影中的「無能男」角色(如古天樂與吳彦祖)談香港人在回歸後的虛無與負壓。如果《十年》談的是香港人的焦慮,讀朗天的分析會發現其實有同類焦慮的香港電影不少,只是我們沒有留意而已。分析電影的時代意義不能不放在歷史的脈絡裡,朗天這部作品是了解香港電影及文化的入門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