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2018/7/20 — 19:48

上周13日,劉曉波逝世一周年,香港有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動,重提大家毋忘對一個自由和民主的中國社會的想像;其遺孀劉霞亦終於獲釋,到德國開展新的生活。

劉曉波離世時,依然身處樊籠,但靈魂終於得到自由;劉霞肉身離開了牢困她的國土,但亦有人說,她能到異國生活,不過是政治交易的籌碼,依然活在監視之中。

回顧人類歷史長河,為「自由」而戰鬥和犧牲的例子,不計其數;對自由之意的詮釋和理解,五花八門,各施各法。本周獨立書店選書以「自由」為題,在我們得到真正自由之前,先要找到通往自由的門路。


 

廣告

解憂舊書店:劉瑜《民主的細節》

對許多人來說,「自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自由並不是可以任意妄為,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先要有平等的制度。作者曾旅美觀察美國的民主制度,以日常生活切身的例子,輕鬆道出民主的作用及重要性。為何美國大媽可以當空中小姐;提高最低工資又不怕被裁。平等的社會環境,讓人得到自由快樂。民主政度正正就是通往自由之路。

廣告

田園書屋:石貝《孫天勤自白──冲天一飛為自由》


從1961年到1988年共有16名前中共飛行員出走叛逃至台灣,被稱作「投奔自由的反共義士」。孫天勤是他們之中位階最高、獎金最多、影響也最大的一個。作者機緣巧合,在九年前為孫天勤寫自傳,他的故事不僅記錄了個人內心的掙扎歷程,也折射出那個時代的形形色色。

去年孫天勤病逝,中共傳媒又一次對叛投台灣的飛行員「晚景淒涼」,大肆嘲諷。將孫天勤所代表的共軍中的投奔自由壯舉,說是為了「黃金美女」。可是本書揭示的真相,證實那批無畏的「飛官」,沒有一個是在大陸活不下去,他們的原動力,都是對中共專制惡行的憤恨,他們投奔自由時的鬥智鬥勇、毅然決然,已完全超越一般為個人生存而逃難的精神層面。他們不作其他選擇,無一不將台灣視為光明的燈塔,雖九死一生而無憾,這愛憎分明的直覺,顯示他們具有異於很多流亡者的燕趙之風。

正如出版者所言,對於在中共洗腦中成長的一代,雖「夏蟲不可語冰」,但是我們有責任留下記錄,不讓歷史變成灰。

樂活書緣:彼得・芬恩、佩特拉.庫維《齊瓦哥事件:光明與黑暗在一本諾貝爾得獎小說背後角力》

帕斯特納克是上個世紀中,最具代表性的俄國文人,在一個巨大的國家監牢中,向極權的壓抑對抗。《齊瓦哥醫生》耗時十年,以他作為十月革命前後的記憶而寫成。他表達了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同情低下層,到目睹蘇維埃體制的官僚化,反民主化,史達林暴政對人類的傷害,作出比較「溫和」的抨擊。在當時俄國與外界隔離,黨國知識份子與國際知識份子很難作出交往,此書可以讓國外的人知悉黨國內知識份子對俄國依戀卻失望的情緒。這也是成為冷戰時期東西兩大陣營意識形態戰爭中的利器,泡入黑市,作者被政權威脅,一下子失去了言論自由,面對曲折的命運的原因。

序言書室:約翰.斯圖亞特.密爾《論自由 On Liberty》

當自由處處受限,讀John S. Mill的《論自由 On Liberty》就別具意義。當年嚴復將此書翻譯為《群己權界論》,恰到好處地點名了Mill的論述企圖。雖然Mill對公民自由的見解早已成為常識,但中共卻以「國家安全」為由打壓,官員及某些議員的論述將公民自由大幅收窄,企圖打造「新常識」。「群」與「己」之間的界線如何定﹖讀《論自由》可以重溫Mill如何論述個體的獨立性,因為個人乃自己的身體與心靈的最高主權者。當然,當個人行為涉及他人時就得向社會負責,這也是Mill著名的「傷害原則」。要守護自由先要了解自由,這雖是1859年出版的經典,但在當前威權下仍有其時代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