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睇完書要睇政綱 買完書梗要投票

2016/9/2 — 16:25

撐獨立書店重要,但投票同樣重要!每周各書店介紹一書,但只有這周可投一票(其實是兩票)!各位讀者,一定要投票啊!

講返書,序言書室今次介紹葛詹尼加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話「本星期日的立法會投票日,希望各位也會基於個人自由意志,投出對香港有利的明智的一票」,田園書屋介朴研美《為了活下去》。朴研美來自北韓,唔想香港變成北韓?為了活下去,請投票。綠野仙蹤書店推薦的是《設計的生態學:新設計教科書》,講設計更講設計思考,你想設計一個怎樣的香港?請用選票回答。Saung Langit《青空下的學堂》故事講印尼一個小城市,一群有心人在辦正規學校以外的非牟利教育服務,希望為社會做點事。你也要為社會做點事?快投票。西西《試寫室》由作者於 1970 年為香港《快報》專欄「我之試寫室」所撰文章收輯而成,未經政治審查。擔心以後出書都要先經審查?大陸就係咁。唔想香港都係咁,請投票。明毓屏的《再見,東京》以性小眾為題。關心性小眾的你,當然也要投票支持願意為你發聲的候選人。

講完書,講返選舉。請投票。

廣告

序言書室:葛詹尼加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

廣告

「自由意志」一向是哲學界的最大課題,隨著科技發展,腦神經科學家也開始著手處理這個問題。人類腦中的不同部份,都主宰著不同的感官,甚至不同的思考方法。書中作者舉出一堆左右腦分割,或者腦部有損傷的真實人類例子,發現腦部結構與常人不同,該人的想法也必然會不自覺地與常人不一樣,由此証明人類的「意識」,實在是外部世界結合腦部運動的統一反射而已。這樣說,豈不即是「命定論」,我們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了嗎?但作者在後半部指出,現代社會是由無數人腦,身體狀態和不斷變化的世界所組成,不同組合形成的無限可能,這種無法預測的無限,構成人類個體的個性。作者認為,這種個性的發展就是自由意志的體現,所以我們還是可以作出自主選擇。而且,就進化論而言,人類相信自己有自由意志,才可以令人類愉快地作出對世界有善的選擇,建立穩定長久的社會。

本星期日的立法會投票日,希望各位也會基於個人自由意志,投出對香港有利的明智的一票。

田園書屋:朴研美《為了活下去》

一九九三年出生於北韓惠山市的女孩,歷經苦難終於逃離家鄉,卻在中國人口販子的掌控下,度過兩年生不如死的歲月。作者朴研美或許是極少數願意以真名,且站在大眾面前訴說經歷的人。逃到南韓後,她上了電視,而後又到國外演講分享,被北韓當局視為眼中釘,公開抨擊她,並對付她在北韓的親人,但朴研美無所畏懼。曾經有傳言說,脫北者要是被捉到,會將鐵絲穿過他們的肩膀,再把他們送回去。這不是以訛傳訛的恐嚇之詞,作者在書中講述了恐怖的這一幕。

綠野仙蹤書店:後藤武、佐佐木正人、深澤直人《設計的生態學:新設計教科書》 

設計具有一種特性,只有通過實際經驗才能理解,本書為讀者導覽如何把設計行為注入身體,從本質上掌握設計的行為,從而融會貫通設計各領域的思考。本書創作過程,是將設計思考的樣貌結構化,呈現在讀者面前。

日本知名的設計師深澤直人、建築師後藤武、生態心理學學者佐佐木正人,共同分享在affordance 的觀點下捕捉到的設計本質。除了設計原理,本書也分析眾多經典的設計實踐與創作案例,並援引美術、建築、設計的代表作品,詳盡講解如何構思、判斷與進行設計工作的步驟。書末特別收錄延伸閱讀書目、精髓設計理念及各領域大師年表與關係圖。

艺鵠:Saung Langit《青空下的學堂》

研習絹印的台灣女子黃佩珊的一人出版社,以一年一本的速度以紀實漫畫的形式紀錄東南亞各地發生的真人真事。漫畫這種沒門檻的說故事形式,純粹以線條,甚至無需文字,也能傳遞訊息感動讀者。兼佩珊以編輯和出版人的身份與不同地方的創作人合作,由她對內容的深度提出討論,探索不同敘事方式和分鏡的張力,以充足的資料搜集、深入的探究、一絲不垢的細節貫穿其出版物。這本《青空下的學堂》以中文、印尼文雙語印刷,故事是發生在印尼一個小城市打橫,一群有心人在辦正規學校以外的非牟利教育服務,過程中他們所發生的故事,平實卻有力,從小見大,地方的小故事中看到世界各地也在面對相似的當代困境,地主與使用者之間的矛盾,福利制度未能照顧到的人等等,書捧在手上的人文重量和質感已使人觸動。

樂文書店:西西《試寫室》

《試寫室》一書,由西西於1970年為香港《快報》專欄「我之試寫室」所撰文章,收輯而成;其他在《快報》的散文及閱讀專欄,已結集為《剪貼冊》、《花木欄》、《耳目書》、《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我之試寫室」借自西西喜愛的日本漫畫家久里洋二的專欄「僕の試写室」,書名亦由此而來。其中見之當時三十初的西西,爽朗瀟灑的明快筆風,迭有「現在的我遇上以前的我」之趣。

樂活書緣:明毓屏《再見,東京》

明毓屏由原本的戲本寫作,刑寫少年小說,到寫現在的東京三部曲,都想探討很不一樣的話題。《再見,東京》有別於主流司空見慣的述說台灣人身份,國族認同的混亂。卻是以性小眾來開始討論,性向認同被身份認同所掩蓋的悲劇,重述對日本人不捨,又要夾著對於不容於世之愛的孤獨。人稱台灣是亞細亞的孤兒,本省人是東亞的遊子,那,性小眾他們出現在40年代這麼狂熱及保守衝擊的氛圍,會是怎樣?會是棄子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