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 細閱光影

2018/11/23 — 17:58

「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上周六,第 55 屆金馬獎最佳記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領獎時說道。這句話瞬間引起不少中國網民不滿,金馬獎一度捲入政治漩渦。內地影人亦紛紛在微博表態,稱「中國一點都不能少」。但除了宣示主權外,五光十色的光影世界,還可以如何被訴說? 

本周《立場新聞》以「電影」為主題,邀請獨立書店為大家推薦相關讀物。解憂舊書店介紹黃建業的《人文電影的追尋》,集中討論八十年代港台電影及工業環境;序言書室和 TOAST Books 則聚焦香港電影,分別推薦《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及《香港新浪潮電影》,呈現電影與香港社會間的互動;田園書屋選擇了早前被改編成電影的《紅雀》,此書更是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書單上唯一一本諜戰小說;最後,Booska 古本屋推薦了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出發點1979-1996》。

廣告

解憂舊書店:黃建業《人文電影的追尋》

台灣金馬獎予人感覺藝術成份較高,也反映港台電影製作的取向差異。來自香港的黃建業,是台灣舉足輕重的影評人。這本舊作主要集中討論八O年代港台的電影,以及當時的電影環境。出身中文系的他,文字精確優美,文章如他說:「電影之所以是一項如此真實的藝術,乃是因為它是如此真實的樂趣與感情。我們撰寫影評源自這份情感動力,遠多於任何的使命感。因為在寫作評論的某些時候,會彷佛感到筆下是一封愛恨交纏的情書。」

廣告

序言書室:朗天《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

從廣義政治看「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這句話會很奇怪,因為藝術包含創作者的關懷,當然包括可以包括政治的關懷。因此,我們不單無需將藝術與政治分開,更可以「政治地」看藝術。朗天的《香港有我—主體性與香港電影》示範了如何「政治地」看後九七的電影,尤其是近年鬧得熱哄哄的身分政治。朗天分析香港電影的低俗與「獅子山精神」的意識形態虛假性、論《無間道》系列與香港人的新主體難產、連結《乾柴烈火》、《戀情告急》等「廢男」電影與主體淪陷、談《葉問》系列與內向式民族主義,這些分析進路不但連結了身分政治與香港電影,讓讀者以後不得不從政治看香港電影。

TOAST Books:卓伯棠《香港新浪潮電影》

1970年代尾,香港電影界湧現了一批年輕導演:許鞍華、徐克、方育平、嚴浩、章國明、譚家明、黃志強等。他們大部分從外國進修電影回港,先後在各間電視台磨練數年,之後又不約而同地轉戰電影圈。因在電視台累積了拍攝的實戰經驗,熟練地把握電影語言,又掌握了當時的香港社會狀態和觀眾的喜好,所以拍出了多部意念新穎、題材獨特、內容紮實,而又影像凌厲的作品。且廣受觀眾、評論界和新聞媒體歡迎,為當時香港電影界掀起了一巨浪,被當時的媒體稱之為「新浪潮」。

卓伯棠的《香港新浪潮電影》是比較少有的著作,從歷史角度出發,探討香港電影新浪潮。由新浪潮的出現緣起、當時的電視電影圈生態和各新浪潮導演的作品風格也有論及,是研究香港本土電影難得的著作。

田園書屋:賈森.馬修斯《紅雀》

本書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書單上唯一的一本諜戰小說,以真實描述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鐵血手腕。作者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國家秘密行動處退休特工,這部小說是他退休後初試啼聲的作品,以寫實性而廣受好評和關注。

女主角是正值花樣年華的芭蕾舞名伶,因傷中斷舞蹈生涯,加入俄國情報機關,受培訓為「紅雀」──利用美色的間諜。在執行任務時遇上一位中情局間諜,在這諜報、欺騙的詭譎氛圍,禁止交織卻無法逃脫的肉體吸引力,為彼此的職業生涯,以及潛伏於莫斯科的美國間諜安全帶來威脅。兩人立場對立,爾虞我詐,卻又深受對方吸引,面對前所未有的掙扎。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版為了避免踩到政治地雷,刻意刪去了在原著佔關鍵篇幅的俄羅斯總統普京角色。

Booska 古本屋:宮崎駿《出發點1979-1996》

無需多作介紹,看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