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豈止語言之爭?

2018/1/26 — 22:08

「為甚麼所有大陸學生來香港無須必修廣東話,而香港學生在香港讀書必修普通話?」

簡單一道問題,揭穿浸會大學學生爭取檢討普通話畢業要求一事,並非單單是「語言之爭」,當中更涉及政治權力的議題。要討論是次院校的爭議,我們更要了解一種語言的霸權是怎樣形成。

解憂舊書店借用 David Crystal 的《英語帝國》,以英語為例分析國際語言如何崛起;樂活書緣以吉拉德‧霍恩的《種族戰爭》,從殖民角度解說語言政策的由來;而田園書屋則介紹法國的政治寓言小說《2084》,感嘆書中的「新世界」正在香港應驗。

廣告

「浸大普通話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可能因為學生的行動,也可能是校方的罰分,但可別忘記爭議重點不止於語言本身,更要直視背後的權力操作。

廣告

解憂舊書店:David Crystal《英語帝國》

近日浸大鬧「語言之爭」越演越烈。香港為了國際都會的形象,現在由幼稚園已開始培訓兩文三語。記得小時候學英語時,就想為何不是外國人學中文。《英語帝國》一書中就清楚地指出,成為國際語言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軍事、力量及經濟力量,隨後是資訊科技發展等因素。這是上兩個世紀的分析。或許我們就能明白本世紀的普通話政策。學生或可慶幸普通話還是中文,若是被要求學阿拉伯語或俄語、韓語就痛苦百倍了!

樂活書緣:吉拉德‧霍恩《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

原來一場種族戰爭曾在香港上映過。在二戰的時候,日本入侵中國,安南、中南半島、東南亞,在一般西方史學對於日本對東亞的戰爭,一是把焦點放在日本對美戰爭,一是就輕描淡寫,但是他指出為什麼西方史學對此有意不關注。他的史學觀點是,日本的入侵,是針對白人至上主義而來的。而當時的東亞人,就算是多厭惡日本人也好,都會認為西方白人殖民主義作為第一敵人來看待。而事實上,這不是沒有根據的。香港當時採取的是有如南非人的隔離政策,把白人居住區和華人居住區分隔,把天星小輛及電車的上屠作為洋人區,把下層的華人區別,而華人在當時的西方民官及知識份子眼中,都不當人類一樣看待。最重要的,是貧富差距及社會不公,只是僅僅因為膚色而排除在上流階梯以外。作者無意把日軍的惡行抹白及平反,他也沒有認為日軍以種族排斥乃至粗暴對待白人,視為正義。但是就令我們有一個新的視角看二戰的一個側面,或是去了解白人至上主義曾經對有色人種的巨大傷害。

田園書屋:布阿萊姆•桑薩爾《2084》

本書以喬治•奧威爾的《1984》為靈感,講述2084年之後,一個叫阿比斯坦的國家在地球上開始了其永恆的統治,舊世界不復存在。它被一場長期戰爭夷為平地,過去的世界全然消失:語言、書籍、歷史、博物館、直至桌子、餐具、衣著、飲食等。一個全新的世界被發明出來:新的語言、新的穿著、新的食物、新的睡眠,生活只圍繞信條展開……本書語言富有張力,背景壓抑,故事怪異,集想像、幽默、荒誕與現實為一體。想不到法國兩年多前出版的政治寓言小說,正在香港應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