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鄉關何處

2018/11/30 — 18:04

對城市人而言,「鄉」該如何被想像?

上一代港人大多從大陸南下,定居香港,他們的鄉或許就是他們過來的地方,近至廣東福建,遠至黑龍江哈爾濱。那一句句「回鄉探親」背後是滿滿的記憶與情感。而田園書屋與 Booska 古本屋從鄉愁切入,分別介紹了赫曼.赫塞的《鄉愁》及張麗翔的《粉嶺舊時月色》 。 

除了「故鄉」以外,「鄉」亦讓人聯想到城鄉議題,城市與鄉村間往往存在著辯證關係。文化研究學者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 就曾強調唯有都市閱歷的累積,鄉村生活此文化概念方能成形。序言書室與解憂舊書店分別推薦了David Blackbourn 《征服自然:二百五十年的環境變遷與近現代德國的形成》以及朱維德《舊貌新顏話香江》,思考城市發展和鄉郊自然的生態平衡問題。

廣告

田園書屋:赫曼.赫塞《鄉愁》

廣告

本書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塞的成名作,也是他的追憶性自傳。描寫一位出身阿爾卑斯山腳下村莊尼米坎的少年培德.卡門沁特,從原來的貧困農家子弟,經驗了漫漫無絕期的愛戀,對純摯友誼的渴求,人文藝術及寫作的啟蒙,死神的襲擊,甚至酗酒沉淪、徒步流浪與憂鬱……一再的追尋與失落,是青春的軌跡,成長的必須,也是對生命的反覆叩問。此書是進入赫塞世界的第一道大門,開拓了無數文藝青年的視野,更成為許多纖細敏感心靈的永遠故鄉。

也許是由於三十年代日本和德國的特殊關係,赫塞的作品三十年代便經由德語學者高橋健二翻譯介紹在日本出版,日語版的封面,似乎更能展示作者對孤獨的體悟,他對大自然的嚮往與崇拜,如詩似繪,引人入勝。

序言書室:David Blackbourn 《征服自然:二百五十年的環境變遷與近現代德國的形成》

近幾年來,香港人經常思考城市和鄉郊自然的生態平衡問題,其實這是一場永無休止的鬥爭。自有文明開始,我們便不斷馴化自然,奴役自然。布拉克伯恩的《征服自然》,就以德國歷史向讀者展示,普魯士/德國政府如何運用各種武力,不單將河道拉直或將沼澤填平,還涉及對異族的殺戮及對逃兵的追捕。從中世紀的條頓騎士團到二十世紀納粹德國征服波蘭,德國的墾殖自然史是一部交織着高壓統治、驅趕和奴役外族的歷史,讀者也會從中讀到水壩背後與十九世紀資本主義發展的關係,以及數百年烽煙下德國人口遷徙對地貌造成的影響。當我們今日談論人工島將會對自然地貌造成怎樣永久的損害時,《征服自然》向我們展示一個中歐大國在自然地貌的烙印作為前車之鑑。

Booska 古本屋:張麗翔《粉嶺舊時月色》 

我在粉嶺長大,從出生到80年代中,從沒離開過。後來政府收地,被迫結束耕菜園的生活,一家三口搬上公屋,重新適應另一個生活環境。人老了,想多了從前,懷念起在田野奔跑的日子,可惜那時候就算街坊有相機,也只會拍人,不拍景,因此已經消失的風景,就只能夠透過回憶組合。張麗翔這本書,除了文字之外,還畫了不少很漂亮的手繪畫,將粉嶺舊時月色呈現。若果住過鄉村,住過粉嶺,會更有共鳴。有好幾次,覺得自己很倒楣,心情很差,便翻開這本書,選幾個章節看,回憶一下已經消失的純樸,尋求某種安慰。有時候更會眼濕,真的。或許,這就叫鄉愁吧。

解憂舊書店:朱維德《舊貌新顏話香江》

以前新界、離島都被稱為鄉下地方,要到那裡,往往要攀山涉水;現在交通四通八達,不消十餘分鐘就能到達。作者是第一代旅遊達人兼香港掌故專家,這本書是他上世紀五十年來在香港偏遠地區的遊歷經驗,附有不少珍貴照片,可啟發我們對今日的城鄉發展的思考。作者強調:「史實與地域不可分離,時間與空間互為經緯;歷史須以地理為背景,地理應用史實去印證。」有時間還可以跟書裡的指南,用雙腳去印證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