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香港屋邨仔的青春故事 —《點五步》

2016/7/26 — 18:41

屋邨,band 5,棒球。兌換成:香港,青春,熱血?

譽為「港版《KANO》」的電影《點五步》,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兩場,全數門票半小時內售罄,成為一時話題,叫年輕導演陳志發走到鎂光燈下。而他,今年只有 27 歲。

課室裡學做導演,片場中當個嘍囉,是電影學生畢業早年的寫照。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畢業的陳志發,做過剪接、畫過動畫、拍過廣告,獨獨未嘗製作自己的故事,自己的電影。直至 2013 年,他憑著《點五步》的劇本,代表浸大入圍「創意香港」推出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取得二百萬資金開戲。

廣告

電影開拍,巧遇雨傘運動的爆發,佔領地上「度橋」的陳志發,最終將連儂牆、添美新村都拍下來,並放進《點五步》的開首和結尾。獲政府機構資助,拍出含有雨傘運動元素的電影,他直言無懼「被收編」,「有錢有機會,又有得拍自己嘅故仔,何樂而不為呢?」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廣告

第一步:走出學校

家住大埔、屋邨成長的陳志發,讀大學時已經想寫一個「屋邨仔的青春故事」,草擬幾個男角,卻未想通怎樣連結兄弟間的情感,所以就一直擱下來。直到「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校內報名截止前半年,他從報紙讀到沙燕橋的歷史,發現原來香港曾經有過一隊學生棒球,1983 年獲得時任沙田民政專員的曾蔭權大力支持,成立「沙燕隊」出戰「香港少棒聯盟公開賽」,擊敗日本勁旅,獲得冠軍,「又八十年代,又曾蔭權,幾得意丫!」如是,他試著寫著,便成為今天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點五步》。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點五步》從浸大校內評審中脫穎而出,其中筆名「阿寬」的編劇陳慶嘉,更給予此劇本最高的分數。他認為,「屋邨仔打棒球」能夠觸動觀眾共鳴,也是香港電影史需要而缺乏的題材。時任電影學院院長的卓伯棠便「揼心口」,邀請陳慶嘉出任《點五步》的監製,對方亦一口答應。電影另一名監製,《香港製造》的攝影指導柯星沛,也是由學校推薦。陳志發坦言,未敢自行邀請仰慕的電影人幫忙,說:「我呢啲小薯仔。學校派到兩位俾我,我個心已經覺得好榮幸喇。」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點五步》預告片截圖

「拍一部長片,仲要咁低成本嘅規模。無佢哋,我根本做唔到。」陳志發形容,兩名監製風格各異,但認為他們的指導能讓《點五步》更加入屋,「多少算係喺 indie 同商業之間取得平衡」。

第二步:錘鍊劇本

劇本雖然取得代表學校的資格,但陳慶嘉認為結局太過灰暗,直批:「玩到咁極端,等你做到王家衛先講啦」。寫十次廿次還是換來「唔得唔得」的評語,陳志發形容是「地獄式修改」,過程「學到嘢,但好痛苦」。

《點五步》開拍不久,雨傘運動爆發。如同一般的年輕人,陳志發出沒於金鐘旺角,忙著拍電影,也不忘去雨傘運動現場。「有呀!有去㗎!唔係日日拍㗎嘛,拍完就去雨傘運動現場接力。有時劇本度唔通,仲會同編劇一齊去。」說到這裡,監製柯星沛笑著說:「佢嘅意思係,佢去度劇本,唔係參與運動。」陳志發沒有回應,續說佔領期間曾經幫歌手在佔領區拍攝 MV,認為「咁有意義嘅事」再忙也得去。

陳志發記得,《點五步》開拍和殺科,幾乎與運動周期不謀而合。劇本固然沒有雨傘元素,但電影既然在這麼一個大時代的背景下製造,他開始思考要不要將佔領放進去。猶豫多時,他決定將佔領區的錄像放在電影的開頭和結尾,「咁重要咁難得,唔好 miss 咗呢個咁重要嘅 moment。」

導演陳志發

導演陳志發

隨著時局的發展,電影拍出超乎預算的情節。「創意香港」雖然一直跟進,但都承諾給予創作自由。拍出雨傘都沒有受到審查,他直言「其實我都有啲 surprise,始終係政府嘛。」初嘗接受政府資助,他強調無懼「被收編」。《點五步》的經驗,正好反映自由度甚寬,「有錢有機會,又有得拍自己嘅故仔,何樂而不為呢?」

雖然如此,《點五步》進入大陸市場卻遭遇困難。監製陳慶嘉曾透露,有片商要求刪減雨傘運動片段,另一名監製柯星沛認為,「每個地方都有佢 censor 嘅問題」,又兩度強調電影運用佔領區的錄像「其實唔係政治,而係一個情懷」。只要改動沒有損害情懷的表達,他覺得刪減情節都沒有問題。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點五步》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點五步》劇本原本訴說 1980 年代學生的青春,柯星沛形容那是「一個起飛嘅時代,青年人當然係追求夢想啦」;加入雨傘運動在他看來,是用一個宏觀的角度去審視時代,客觀地比較兩個年代的青年人,「宜家嘅年輕人,係咪浪費咗青春呢?點解會浪費青春去做呢啲事呢?唔係話佢哋唔啱,但係點解佢哋要咁做呢?」

第三步:控制成本

游走於獨立和商業電影的柯星沛,其實戰經驗對陳志發的影響亦深。無論拍攝現場出現任何惡劣狀況,面前是甚麼困難,每當陳志發內心喊著「唔拍啦,拍唔到喇,死喇」的時候,柯星沛總是走出來大叫「照拍!」那一個。堅強的心,無限的力,扶助陳志發走到最後,才叫《點五步》沒有半途而廢。

拿著「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資助,陳志強直言「二百萬唔夠,絕對唔夠!」,製作過程每一步都顫顫驚驚。他認為「無錢無 budget」,好多人力物力都難以確定,「無金培達幫你做音樂,又唔會話搵咗全香港最勁嘅 CG 公司 FATface,無嘢保證係會令你放心㗎。」

電影最終沒有超支,陳志發都歸功於兩名監製,「全靠監製控制 budget 嘅功勞,亦都辛苦曬所有幫手嘅人,大家都攞緊一個勞工都不如嘅價。」

監製兼攝影指導柯星沛

監製兼攝影指導柯星沛

柯星沛憶述,電影進入「創意香港」第二輪評審的時候,同樣是行家的評審一致指向同一個問題──「試解釋如何用二百萬拍完這部電影」。他形容,《點五步》的規劃猶如「滿漢全席」,卻要用「大排檔成本」拍出來,「用傳統嘅製作方法,二百萬係永遠都拍唔到出來。即係話,我哋需要一個非傳統嘅製作方式」。

參與過陳果《香港製造》的柯星沛,曾經歷「零 budget」的歲月。參考當年拍攝獨立電影的做法,他認為當年用菲林拍攝都可以做到五十萬埋單,使用數碼拍攝的今天,理論上資源應該比較充裕。《點五步》最終能夠在二百萬之內完成,他毫不猶豫指出,最大的後盾是浸會大學。他憶述當日與電影學院院長卓伯棠的對話:

「嗱!卓生,你都知得二百萬啦。大佬,你撐吓我啦。」

「咁你想點丫?你想要咩?」

「我咩都要。」

場地器材,浸會大學都盡量支援,而製作團隊也多是以「實習生」的名義,從學院裡找回來。柯星沛形容,這種合作模式是「互相 benefit」,直言:「電影學院嘛,有一樣代表學校嘅作品。你學院派啲人出嚟,你 support 我哋,其實都係 educate 緊你嘅學生,為母校爭光,嗰個能量,幾大呀!」

身為校友的陳志發卻不敢說,電影能為學校帶來甚麼名譽,但認為實踐機會可貴。大家都這麼年輕,有機會參與製作一部正式上映的作品,其實是雙贏,「某程度上,《點五步》係 BU 嘅出品,間接係 BU 嘅電影。」

《點五步》的電影小說亮相書展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點五步》的電影小說亮相書展
(圖片來源:點五步 facebook)

第四步:老了十年

「無大卡士,新人多,又講棒球,有幾多香港觀眾會去睇呢?」陳志發記得,《點五步》完成拍攝之初,整個團隊心中總帶著疑問──「真係可以上到戲院?」來到今年年初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門票火速售出,叫他們相信「竟然有人留意!真的有人去睇!」走過海外影展,再回到香港即將正式公映,他認為心情已經歸復平靜。

後期製作出身的陳志發,一度相信電影「好多嘢都喺我掌握之中」。調色、混音都一手一腳「自己搞掂」,又或者寫劇本都是自己控制的範圍之內。然而,當電影放到大銀幕,各個細節都「要用比較嚴格的方式去使之面世」,他學習放低和拋開自己,嘗試接納其他人的意見,「今次發現自己嘅力量好渺小。好似一隊波咁,一個人係打不到一場波,而係要靠每一個人齊心合力,先可以捱落去。」

第五步:你怎樣看?

《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監製柯星沛

《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監製柯星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