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獻給阿尼丹真曲宗的詩

2015/10/25 — 15:35

獻給阿尼[1]丹真曲宗[2]的詩

像絮絮叨叨的婦人,我總是反復說起在故鄉燃燒的

火焰。一個個生命,成為一代人、兩代人的象徵;

廣告

在瞬間兇猛而莊嚴的儀式中,失去的,是肉體;當即轉化的,

卻是年輕的袞布[3]、年輕的班旦拉姆[4],等等若乾鬆瑪[5]

廣告

我仿佛目睹這一切,又仿佛從彌漫著犧牲的空氣中聞到,最後吃過的

食物的味道;那是糌粑[6]的味道,可能剛磨好,非常香。

但願已放入碗裡,用酥油和茶水攪拌,最後的享用。

而不是,艱難地吞咽下幹的粉末[7],那太難受。

與此同時,從阿壩,秘密地傳出一張照片:一個小女孩,

騎在一頭牛背上;一頂黑帳篷,像低矮的房屋,搭在草坡上。

那是自家養的牛,黑白的毛髮,結實的蹄子,漲鼓鼓的肚子像是裝滿了奶。

而它溫順的姿態,就像是小女孩的母親,用乳汁養大了她,

又背著她,把她送到了那座有著許多阿尼的寺院;

它如果還活著,會不會為小女孩的犧牲,哀傷欲絕?

但這照片上,她怎麼沒穿小小的藏袍,卻穿得像縣城裡正在漢化的孩子?

頭髮也短,舉起的小手比劃的“V”是誰教的?

再過幾年,她就得去鄉里的中心小學,努力地學習中文拼音。

不過,她那笑盈盈的臉上灑滿雪域的陽光,她是漂亮的小寶貝。

豎立在黑帳篷外面的經幡,正被風吹起。

遠處,十來頭黑犛牛在埋頭吃草。

阿爸和阿媽呢?兄弟和姊妹呢?其實她並不孤獨。

她像是預見了十九歲,將裹著絳紅色的袈裟,化作火光而去;

她知道當那一天來臨,有了法名是丹真曲宗的自己需要什麼。

而廣大的草原,將重新誕生,那是她和四十位同胞[8]

用此生換來的:崗日辛康[9]

 

2012年6月9日北京,2015年10月15日改於結塘

 

注釋:

【1】阿尼,藏語,出家尼師。

【2】丹真曲宗: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瑪米覺姆貢巴(即四窪尼姑寺)尼師,19歲,阿壩縣賈洛鄉日阿羅村人。2012年2月11日下午在寺院下方三岔路橋邊自焚,重傷,被軍警強行帶走,後犧牲。她的父親名叫洛白,母親名叫才寶。

【3】袞布:藏語。梵語為瑪哈嘎拉。漢語譯為大黑天。為佛教護法,也為藏傳佛教眾護法神之首。

【4】班丹拉姆:藏語,漢語譯為吉祥天女,是藏傳佛教眾護法神之一,尤其是拉薩、圖伯特及尊者達賴喇嘛的護法神。

【5】松瑪:藏語,意為護法神,包括出世間護法神、世間護法神等。

【6】糌粑:藏語,藏人的主食,由青稞炒熟磨制而成。實際上在藏人的文化中,糌粑象徵著民族屬性,意味著民族認同,如果問你“吃不吃糌粑”,就跟問你“是不是藏人” 一樣的含義。2008年藏人抗議的口號之一就是“吃糌粑的出來”。

【7】吞咽幹糌粑,是表示一無所有,內心痛苦。

【8】她和四十位同胞:從2009年2月27日,在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發生第一起自焚,至寫這首詩之前的2012年5月28日,在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發生的自焚,已有41位境內外藏人連續自焚抗議(包括境內38位、境外3位)。截至目前,即2015年8月27日,在境內藏地有142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5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47位藏人自焚,包括25位女性。其中,我們所知道的,已有126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23人,境外3人。

【9】崗日辛康:藏語,雪山淨土。既源自于至尊達賴喇嘛祈請文的首句“崗日熱瓦廓維辛康索”(意為“雪山綿延環繞的淨土”),也源自於1745年由圖伯特世俗統治者頗羅鼐創作的國歌首句“崗日熱瓦廓維辛康索”,在二百六十七年間從未中斷過唱誦與祈禱。而這也是自焚抗議藏人們在火焰中發出的呼聲。

 

 (轉自唯色RFA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