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家欣》:給情懷找個安身之所

2015/11/2 — 11:28

《王家欣》電影劇照

《王家欣》電影劇照

(內含劇透)

《王家欣》劇本的特別之處在於它有兩個等待,一是白彪苦等雪梨,二是黃又南苦等盛君。白彪與雪梨失散後,在戲院守候三十年,終於在黃又南的幫助下重遇舊愛,一眼看來,這個守得雲開見月明的結果,印證電影「要搵,一定搵得到!」的 Slogan,彰顯情懷的力量。然而,如果我們考慮白﹑雪二人都是老前輩的背景,便明白所謂的力量只作用於上一代。新一輩又如何呢?我們看看黃又南的經歷。

電影中,黃又南最初找的是盛君,但他沒有把這份感情堅持到最後,半路就與吳千語好上,這裡不是要責怪黃又南貪新忘舊,說到底本來就是他自己傻癡癡在等,現在放手,也算不上對任何人不住,而吳千語對他一往情深,「珍惜眼前人啊!」散場時聽到幾個大媽這樣說。所以,我們討論的不是道德問題,純粹就是講新一代的選擇與老一代不同:他們沒有讓最初的那份情感燃燒到最後。

廣告

未能燃燒到最後,不等於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裡得拉上電影的敘事手法討論,《王家欣》的開首是長大後的盛君(梁詠琪飾演)到坪洲打聽往事,再以此切入黃又南尋找她的故事。為什麼要加入盛君的視角?直接以黃又南的角度出發不是更爽快嗎?解釋是,《王家欣》雖然有「珍惜眼前人」的意思,但它的重心還是在於討論過去的情感於現在可以發揮怎樣的功用。

因為切入盛君的角度,我們才曉得她是長大後聽到黃又南為她寫的歌,才知道「尋找王家欣」這個故事,並以此為契機,重拾柔軟的心,與正在吵架的現任男友重歸於好。可以講,黃又南的癡情,雖然未能如白彪一樣,結下實實在在的果實,但它也不是毫無價值,它以文化(歌)的形式保留下來,讓人在最難過的時刻,也能夠透過回憶找到溫暖。

廣告

明白這點,我們再看電影的其他部份,比方說黃又南家姐劉美君開的那間小店。在過去,家姐可以單憑照顧家人的信念,獨自撐起一間店,養活自己與細佬,然而隨著時間推進,代表經濟至上主義的連鎖店入侵坪洲,這種靠情義支撐的小店開始遇上困難,碰巧這時單立文找她出國,於是她考慮放手了。最後,店留不住,賣給大財團,但與黃又南的尋找一樣,劉美君的痕跡沒有完全消失,她的招牌菜蝦醬雞翼仍然保留在新店的餐牌。

情懷是好的,新一代並非不想保存,只是客觀條件確是艱難了,所以黃又南打了千個電話還是找不到盛君,所以劉美君的小店做不下去。換個講法,白彪在豪華戲院等足三十年後重遇心上人很浪漫,但前提也要他的時代可以容許豪華戲院屹立三十年吧。《王家欣》這套電影妙的地方在於,它講情懷,但它也意識到情懷在現今社會的局限,它明白情懷不可以當飯食。片的結尾,黃又南放下象徵簡單美好的坪洲﹑結他以及「王家欣」,跑到煩喧的都市當庸俗的地產佬,其實帶有一種身不由己的傷感吧。

然而換個講法,這種傷感又不是全然的絕望,除了上文提到的例子外,《王家欣》這部作品本身的存在,就證明情懷仍然可以在當今世代有一個位置,也許是非經濟的,卻是文化的﹑生活的﹑心靈的。正正因為做到這種有層次的討論,所以盡管戲有不少瑕疵(比如說特寫的使用值得斟酌),可筆者認為它仍是一部值得支持的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