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珍惜文學精華 嚴肅流行不分高下 ─ 文學季推薦獎評審會議記錄

2015/8/24 — 16:31

文學季推薦獎之舉辦,乃受到多年前「牛棚書獎」的啟發,欲以尖新視覺,推薦重要作品,鼓勵創作與閱讀。目前坊間書獎並不缺乏,較受注意的有香港電台所辦的香港書獎;專注於文學類的,有圖書館所辦的文學雙年獎,分不同文類設獎。三位評審均考慮到,如何在已有的書獎及文學獎以外,讓香港文學季推薦獎獨樹一幟,並配合香港文學館重視文學公共性、鼓勵創作、推動閱讀的理念。樊善標教授特別提到,先設定我方所提倡的價值及考慮原則,有助於處理不同文類之作品難以比較的問題。經討論後,評審一致同意,以「作品具可推動香港文學發展的效應」、「本土關懷」、「邊緣視角」這三大原則,交叉結合,用以評選作品。

候選作品先由文學生活館行政部收集2014年出版的53部文學書目,再初選出32本書目;再由評審過目,剔選出16本他們特別關注的書籍,進入決選討論,但評審也可以在初選未入圍的書目中打撈遺珠。

評審一致認為應推薦初次出版的作品,亦應表彰2014年度之內生產的作品;殿堂級作家的跨年度作品選集,並不屬於同一層次,否則劉以鬯的作品將永遠無敵、一直獲獎,如此獎項則類近於「終身成就獎」,評審並不傾向如此。在此原則下,剔除了知名作家出版過的作品選集,如︰《梁秉鈞五十年詩選》、《香港當代作家作品選(劉以鬯卷)》、《蔡炎培自選集:雅歌可能漏掉的一章》、舒巷城《水泥邊》等。

廣告

另有一些系列性的文學史料及整理書籍,包括《香港文化眾聲道》(小思、熊志琴編)及《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的各本書籍,評審認為應視整個系列為一整體,而不頒獎予個別單獨書籍。評審認為《香港文化眾聲道》(小思、熊志琴編),特別提到其以友聯機構為主的文化人的記憶。是一項劃時代的工作,數十年來唯一的紙本以外的友聯年代相關的史料收集,極有價值。如果它是作為一本單獨的作品可以直接考慮,但既是作為一系列的作品的話,似乎應等到全套完成,見了全貌再說。而關於《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各卷,也同樣被排除考慮。陳國球教授笑說「我們不做評判,大系才會有機會獲獎。」

 

廣告

作品討論

餘下集中討論創作的書目,包括《13.67》、《哀傷紀》、《四分之三的香港》、《生而為人》、《微喜重行》以及《山上來的人》。會基於三個評審標準去進行討論,包括「具推動香港文學發展的效應」、「本土關懷」及「邊緣視角」。

陳:陳國球教授

羅:羅貴祥教授

樊:樊善標教授

文:文學生活館工作人員

 

《13.67》陳浩基

樊:在剩下諸本我對《13.67》最有興趣。以「邊緣視角」考慮,這本書本屬於偵探小說,在香港通俗文學裡曾是很重要的一個文類,但它又接上了日本推理小說的寫法,既本土又吸納了外面的東西。它又頗為照顧新一代及香港以外(主要是台灣)的讀者,書中有很多香港過去地方知識的介紹,都很有趣。所以它是「本土關懷」、「邊緣視角」以及Impact三樣東西都是比較均衡的。

羅:這本書得到台灣書獎,當然有一定的impact;題材也有明顯的本土關懷。至於「邊緣」與否,他的寫作手法頗像台灣新世代的作家,根據流行的話題創作。他並非主要想面向小眾,他清楚知道要面向的是大眾,那是他的一個寫作策略。

陳:作者用一般推理小說或偵探小說方式寫未必導致正面評價,這後面可以做到甚麼出來才是重要的,他不能是單純的迎合大眾,走入大眾文化,而應要運用這方式帶些新的想法出來。我要求是否太多?

樊:它的寫法當然不是現代主義或純文學筆法。但目前香港的報紙上已經絕少連載小說了,更不用說偵探小說,這又是否可視為「邊緣」呢?

文:文學館並沒有完全確實定義「邊緣」的內涵,因為邊緣和中心是相對的,端看這「中心」是指巿場/政治/純文學。《13.67》在台灣獲獎,於皇冠仔細包裝出書,是有面向巿場的考慮。就我們的經驗來看,嚴肅文學界對此書尚未懂得反應,純文學的作者也不太懂得定位有通俗元素的類型小說,嚴肅文學與類型文學兩界的溝通目前似乎是比較少的,兩者都可以自稱邊緣。

羅:對於較典型的學院對文學要求的標準,它當然比較另類,不是嚴肅文學慣常的寫法。

樊:它的文學成就要看怎麼定義。狹義來說,書中持全知敘述觀點,心理描寫不算深刻,技巧並不新奇。

陳:那麼新在哪裡?在文學角度而言,我對NOVELTY有期待,是否存在一種文化及意識上的「對抗性」?

樊:小說由一個警察之死逆溯至他入行之初,以及怎樣培養他的愛徒。作者在後記中慨歎,在這個時勢,仍把警察寫成這麼正面的角色,到底有何意義?作者有意把推理故事與社會扣連,探討當前的議題。小說採用大眾文類的形式,但又盛載這個形式一般不想去盛載的意義。

陳:那我就覺得是合格的NOVELTY。

羅:他明顯有意將事物allegorize (寓言化),來講述香港的不同年代。

樊:主角師傅死於2013,死前以自己的最後一口氣用以維護警隊的光和熱,這是很難得的。六七年則是師傅入行的起點,反對像左派份子那樣做暴徒,又斥責同袍以顯自己正義。師傅是黑色警探類型,有崇高目標,但不介意過程中的手段。

 

《微喜重行》黃碧雲

樊:此書是黃碧雲一貫的風格化寫作,但我對兄妹亂倫的情節在結構上的意義不是很明白。

羅:我主觀地喜歡《烈佬傳》較多。

陳:亦有人認為此書的成就比不上《烈佬傳》。相信今年此書還會得到更多獎,那麼讓我們期待黃碧雲更爆炸性的新作。

 

《哀傷紀》鍾曉陽

陳:前半部分的舊作與新作對讀,才能顯出意義。〈哀傷紀〉是由原本《哀歌》的新序言演化而來。在鍾曉陽的作品來說,仍有個人風格,連繫了自己的不同年代,完整了自己的寫作。但其中的突破意義仍有待追索。

 

《四分之三的香港》劉克襄

陳:再回到這本在這裡顯得比較另類的書。

羅:是好書呢,但仔細看原來是不太實用的。我無法用它來作行山指南。當然一個台灣作家這樣寫香港的自然風物,很能激發香港人自己的本土關懷,確有很大的效應。

樊:此書參與了香港這一波的社會運動。

羅:對,劉克襄也有觸及反新界東北發展的部分。

樊:他有表態。不過我有保留的是,在劉氏本身的著作來說,這本不是寫得特別好。作為詩人來說,此書的想像空間較小,有些詞語像「綺麗」、「活絡」多次使用,如果以文學角度看,好像走到文筆華麗的相反極端。寫法來說也多是順著行山的過程,似乎沒有推出這個散文文類的新寫法。吳明益曾說過,劉克襄在作品中「導覽領隊」的形象出現後,便失去了早年的孤獨美感。

羅:同意文字的確不是很美,描述也不是很有層次。單以欣賞山水的角度來看,沒有為讀者帶很大的閱讀快感。若果以實用角度而言,它又不是很實用。

陳:以IMPACT論很大,以劉個人論則只是他的作品之其中一部。吳明益好像比較好看。

樊:吳在文學性的經營比較多。《13.67》雖然也不是華麗雕飾,但好像比較多可以咀嚼的部分。它提醒了香港人要珍惜和要知道的東西,但成就不完全是文學層面的。

羅:現在很多人在嚷著愛香港、愛本土,但關於本土香港其實許多東西也不知道,反而要由一個台灣作家來寫香港本土山水,我想此書的價值與效應就在這裡。

 

《生而為人》鍾玲玲

羅:這本我在《字花》連載時看過部份。鍾玲玲這麼久沒有出書了,她的第一本書《我的燦爛》迥響很大。隔了這些年才再有《生而為人》,所以我覺得一定要看看。它的書寫方法依然是非常個人懺悔錄式的,不知新一代讀者是否喜歡?

文:此書在連載時頗有效應,有評論,黃碧雲也有撰文回應。在結集出版時,多人參與讀書會,其中泰半為女文青。臉書上多人拍照,投為2014我最喜歡的書。不過它隨《字花》50期附送,算是非正式出版。好邊緣。

 

《山上來的人》伍淑賢

樊:伍的名氣比不上鍾玲玲,但她以前在《素葉文學》上的幾個短篇,在小眾之間傳誦一時。

羅:我以前一直留意伍淑賢的小說,覺得她很厲害,一直期待她結集出書,等了這麼久才有第一本!那時我自己也在學習寫小說,讀了她,覺得自己寫不出她那樣有風格的作品。怎麼可以用這麼輕描數句、很少的文字,寫出這麼隽永的味道,意義深遠,很睿智。

樊:這書的效應比較小,如果不是你們書單上有,我都不知道。(文:連買書給評審都不易找!)

陳:我欣賞這樣,長久的寫作經驗,才出第一本書。值得我們推薦。

羅:真是很impressive,在本土關懷和邊緣視角而言都很適切,只是impact可能很小,圈內人才會留意,實在太少人知道了。八十年代她在《文化新潮》有刊登小說。

樊:伍淑賢的背景是值得留意的,她一直是個業餘寫作人,根據許迪鏘的編後記,她是在商界做到高層,業餘一直斷斷續續的寫作,這身份本身有意思。

羅:當時看伍淑賢小說只能在雜誌上追看。二、三十年後才出版第一本書,終於較整體地呈現她作品的高水平。如果純粹看文學價值,我覺得應該頒獎給她。

陳:這樣我會很珍惜。以本土和邊緣兩個標準論如何?

樊:絕對是寫本土題材,絕對邊緣。書中許迪鏘有引伍中學時投稿《大拇指》的一篇作品,已經非常厲害。

羅:她寫法上是很特別,但文字其實很樸素,現有的作家也沒有人這樣寫。既不是辛其氏式的寫實主義,也不是黃碧雲式的風格化。言簡意賅,也不是追求詩意,讀者要靜心坐下來慢慢細嚐。迄今也沒有對伍淑賢作品有認真的評論。這種狀態好過癮,我們不易找到現有的一套框架去解說她。是很值得深入探討的作者。

 

最終決審

評審選出《13.67》、《四份之三的香港》、《生而為人》、《山上來的人》為最後決議書籍。《13.67》及《四份之三的香港》均有極大IMPACT,而《生而為人》、《山上來的人》則極具邊緣視角。其中《13.67》及《山上來的人》,評審間意向較強烈。

陳:我是很欣賞《山上來的人》的。

羅:這種作品才是文學館要推動的。伍淑賢只是未廣為人所知,我覺得她的文字其實是很平易近人的,寫法不矯揉造作,表面上沒有要試驗什麼,純粹是在文字中流露的深刻角度、觀點、想法,也很witty,是應該人人都看得懂,都喜歡的,只是他們沒有機會看過。

陳:那麼評獎給它後可能就會有impact了。可以認定《山上來的人》。如加上《13.67》,可以呈現兩個面向:一是面向大眾的,卻另有新義;另一是我們尚未認識的,經過「文學季推薦獎」推動,可以讓更多人接觸的有水準作品。

羅:一本是老牌文學出版社,素葉的最後一本書;一個是大眾出版社,皇冠。文學季把兩本書一起推出來,也是一種姿態。

陳:我們希望兩本書不分高下地獲獎。這樣可以呈現文學書籍的兩種面向:《山上來的人》看來是小眾的書籍,但它寫法其實不是只面向小眾的,只是接觸面較小,需要我們推動。《13.67》則是面向大眾的,但裡面也有文學的成份尤其關懷本土的寓言性質,以流行小說的形式,承載超越流行的元素,也可以提醒大家:流行文學裡也有精華,不應只聚焦於一般認定的「嚴肅文學」的範圍。這可以讓我們留意到文學的兩個面向。

樊:我們最早討論時同意的,文學季推薦獎為有別於其它純以作品本體論高下的書獎,還會考慮作品的位置、效應及周邊元素。單論質素的話,其實入圍的作品都很好,但這兩本書推出的時機和環境,出版的效應不同。我覺得《13.67》和《山上來的人》可以對照。前者是讀者設定很闊,《山上來的人》則是因為發表在純文學雜誌上,接觸讀者範圍較窄。伍淑賢的作品並不只為小眾而寫,只是登在小眾雜誌不為人知,這個獎可以推動大眾去認識這位優秀的作者。

羅:也呼應香港文學館的理念,一方面是推動大眾留意一些不為注意的優秀作品,也同時要提出,不是面向大眾的東西就不值細看,也有需要把注意力投放到發掘特別的流行作品中。

評審一致決定,《13.67》與《山上來的人》雙雙獲得文學季推薦書獎,不分高下。

 

(香港文學生活館按:文學獎項之討論,往往牽涉許多複雜及專業內行的考慮,閱讀也須時間,其中的困難不足為外人道。生活館初建立資源及經驗均匱乏,幸得三位學者以專業判斷、視野、膽識、論述紕補缺漏,得出獎項結果。文學生活館在此誌以深切感激。後來《13.67》與《山上來的人》二書均未獲得其它獎項,本次評審紀錄是對二位作者的重要回應,希望各位讀者亦能珍惜,香港是有如此好的文學、如此努力的文學工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