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珍珠塔》舊戲新編也有趣

2019/5/22 — 9:47

《珍珠塔》劇照

取自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專頁

《珍珠塔》劇照

取自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專頁

十多天前,在高山劇場看了新編首演粵劇《珍珠塔》,名伶龍貫天、鄧美玲、陳鴻進、新劍郎等合演。他們上月演了時裝荒誕的《粵劇特朗普》,龍貫天扮毛澤東、特朗普和川普三角,新劍郎扮周恩來、劉少奇和林肯靈魂,陳鴻進扮尼克遜和金正恩,各有發揮。鄧美玲佔戲較少,也扮尼克遜夫人、王海容和李雪主三角。到了《珍珠塔》,回返戲曲傳統的古裝,並不怪雞,但亦有莊有諧。

現在香港粵劇保持熱閙,劇團多,演出多。儘管觀眾老化,好在戲迷忠心熱情,老中青專業演員多姿多采,台上新秀湧現,除了不斷上演傳統劇目,亦陸續有新編作品。很佩服他們往往每天演不同劇目,有舊有新,而能熟記漫長的曲詞與對白,何況大同小異很易混淆,必須不唱錯不搞亂,難度很高。

「天馬菁莪粵劇團」演出的《珍珠塔》,其實是舊戲新編,文華編劇。身兼藝術總監的龍貫天在節目單張寫道:「《珍珠塔》是發生在蘇州吳江的民間故事,許多地方戲曲曾改編演出。香港粵劇也曾有何非凡演出的傳統版本,現在雖已很少劇團演出,但其中部分唱段還可在不同渠道聽到…。」

廣告

陸離看過越劇《珍珠塔》,說戲肉「前見姑」「後見姑」很著名,是越劇常演的折子。

今次文華改編,最重要亦是兩次「見姑」。龍貫天飾演窮書生方卿,找富家姑母借錢,作為上京考試的路費,可是姑母尖酸刻薄又孤寒,看死方卿考不中,大加嘲笑。陳鴻進反串飾演姑母,大展丑角的搞笑演藝,還經常「爆肚」,即興自由發揮,生動抵死。

廣告

傳統戲曲的丑角,有「爆肚」特權,乘機表演東拉西扯甚至講到時事潮語的棟篤笑,其他演員當然要隨機應變配合。這次就「爆」得頗有通俗娛樂性。至於「後見姑」,是方卿中狀元後衣錦榮歸,戲弄姑母。

女小生文華能演能編,還出版了《文華粵劇劇本選》。《珍珠塔》是我首次看到她編的劇,原來除了讓丑角自由搞笑之外,詞曲相當工整流暢。特別是龍貫天與鄧美玲的生旦言情戲,編得文雅多情。鄧美玲演姑母的養女,送錢票暗助方卿,還送出定情信物珍珠塔,這對生旦的對手戲不俗,有型有格。後來方卿中狀元做大官回來,微服假扮街頭賣唱,表演「漁鼓道情」古老曲藝,也有妙趣和特色。

在《粵劇特朗普》演得最有悲情又唱得出色的新劍郎,今次佔戲不重,但扮演姑丈很正派,責備姑母忘恩負義亦有趣。

兩次「見姑」之間劇情演變,本來奇情曲折,包括上京途中被山賊洗劫,連珍珠塔也失掉,同時遇到另一書生(文華),成為結拜兄弟。然後發生珍珠塔下落之謎,以及偵查追緝山賊。不過,新編版本把這些複雜經歷大大濃𦂨,交代不清,這次演出比一般粵劇短,不足三小時,我認為應該加長,全劇才會比較完整。

這次首演只得一場,相信日後有機會修訂重演,當可越演越好。

說起來,不少舊戲曲描寫才子窮困受欺侮,幸獲佳人愛憐相助,然後中狀元或做大將回來,薜仁貴與王寶釧就是經典例子。妙在也有妻子嫌棄丈夫窮困潦倒,要求離婚,到他衣錦榮歸就後悔莫及,朱買臣與妻子崔氏「覆水難收」便是這樣。我看過崑劇《爛柯山之痴夢》,梁谷音演崔氏,在這折獨腳戲自唱自述前因後果,有笑有淚有瘋痴,很精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