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實世界的周伯通:上官小強

2017/2/13 — 18:45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2017年1月24日下午7時,收到一個漫畫家傳來Whatsapp:「強記走了。」強記是著名漫畫家上官小強的暱稱。

不過一個月前,在拙作【殺無赦 - 望月三起也】中還提起過他,怎料到幾星期後,便天人相隔。

廣告

1978年,我是個頭腦發熱的黃毛小子,得到漫畫家漢民應允,可以到玉郎圖書公司參觀他們工作,地點在鰂魚涌華蘭路,自少在九龍長大,鮮接觸港島交通,人生路不熟,加上未有地鐵,幾經轉折才找到地址。漢民十分隨和,讓我坐在他身旁偷師。

不多久,坐在他對面位的上官小強便回來了。那是第一次見到他。早在漫畫專欄見過他的照片,一眼便認得出,和普遍不修邊幅的漫畫家相比,強記較像寫字樓的行政人員,恤衫外襯馬甲背心,茶色漸變眼鏡,整齊而偏長頭髮,就如黃玉郎對他的形容:「官仔骨骨」。他一坐下,就把昨日飲剩的茶倒在玻璃桌面上,用紙巾抹個乾淨,才開始工作,這是他多年的習慣,即使每天有女工抹枱,他仍要自己清理一次。

廣告

當日對我這小漫畫迷來說,是畢生難忘的經歷,可親身接觸漫畫家,觀察他們的工作,用鋼筆在畫紙上勾勒出鮮磞活跳的人物,如夢如幻。強記還請下午茶,我自動請纓去買,他吃的是奶油包。後來,還再去過好幾次玉郎,過程都是大同小異,強記每次都請下午茶,每次都是吃奶油包。

過了幾年,終如願進入已遷往北角的玉郎機構當助理,正式和強記成為同事。初時,還會帶點戰兢的稱呼他「強哥」,但過不久,便習慣了他平易近人沒大沒小的作風,也跟其他同事喚他「強記」,他一點不以為忤。強記習慣每天在家起好草圖,下午才回公司落墨,完成後交給助理做後期工作,六七時便下班回家,不像其他漫畫家經常在公司通宵達旦,羡煞旁人。上班時間,他亦四處撩人嬉戲,無厘正經,特別喜歡出期不意摑人後腦,大概寫畫部的員工都吃過他巴掌,好在他亦很慷慨,常請吃下午茶,那時好像未有「萬歲」一詞,否則他該被封「萬歲強」吧。

著名漫畫家甘小文最愛拿同事開玩笑,把他們的造型寫入笑話,畫到強記時,用兩個小黑點做鼻孔,強記強烈抗議,纏著小文要求更改造型,最後小文屈服,從此他的漫畫人物都沒鼻子。

我離開玉郎後,保持聯絡的舊同事只有幾位,強記是其中之一。

後來他在信和中心開了壽星仔專門店,間中也去找他吹水。我開漫畫店的時期,亦有寄賣他的出版,還記得有一本翻版日本靈異事件的「特刊」,十分暢銷。我的店結束後,常帶兒子去信和蹓躂,間中光顧強記一包漫畫卡給兒子玩,有時陳太(強嫂)堅持不收錢,我堅持要她收,推來推去,十分老派,這可是舊一代的人情味。很多時候,強記都不在店,陳太總是說他跟朋友吹水去了,大概又是奶油包下午茶吧。

去年,知道他做了通波仔手術,屢次去信和找他都尋不著,只能託陳太轉告慰問,想不到最終傳來噩耗。

強記仙遊,坊間有不少行家訪問,有人說他的【壽星仔】是第一本以廣東話為對白的漫畫,這並不正確,看過很多漫畫比他更早用廣東話的,但像他一樣以對白為主,而且用得如此活靈活現的,確是以他為先。很深刻印象是,強記添丁,漫畫中他抱剛出生的兒子(現在的新聞報導員陳嘉銘)給阿壽看,阿壽舉起蘇蝦,笑說「賓周仔幾得意!」當時沒有漫畫用字是如此俚俗及入世的。

似乎很多漫畫迷以為《壽星仔》是強記唯一作品,事實上,他早在六十代末,已以「凌宵」、「陳小強」、「陳少林」等為筆名發表過不少創作,有原創的打鬥和笑話,亦有畫日本卡通的漫畫故事,我看過他畫的《超人》和《足球小將》(不是大空翼,是阿真!)。

他在玉郎時期的《小強漫畫集》,曾肩負提攜後進的任務,讓名不經傳的助理有機會發表作品,多少現在炙手可熱的漫畫家,都是在《小強漫畫集》嶄露頭角,才有人認識。沒有這書,邱福龍、洪永仁、甘小文等,恐怕要更遲才可出名,更未必有後來的《玉郎漫畫》了。

強記雖不是以畫功見稱,但其實他的美術觸覺十分敏銳,不少壽星仔的封面,是「參考」了當年外國插圖、漫畫海報、電影廣告而成,在資訊並不發達的當年,拓闊了許多讀者的眼光。剛剛達明一派的宣傳海報,仿效了Beatles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唱片封套,強記幾年前便用過了。

這位樂天又生活有規律的老頑童,卻比許多同輩先走一步,有朋友說是他愛吃下午茶之故,我卻不認為奶油包會使人早逝。仍如剛知道他走了當日言,大概是上帝給凡間搞得心煩意亂,召回這開心果伴在身邊,還有阿壽、火麻仁、彭蛇、和尚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