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現象級!《大叔的愛》電影版使用說明

2019/9/23 — 10:29

《G 點電視》製圖

《G 點電視》製圖

【文:Frances(女同學社/G 點電視義工)】

《大叔的愛》本來是 2016 年末,朝日電視台上播出三套各一集的原創單元劇《年末奇怪愛情劇》(年の瀬 変愛ドラマ)之一(其餘兩套主題不同),主演同樣是飾演春田創一的田中圭,領導型上司黑澤武藏由吉田鋼太郎飾演,設計部後輩、也是春田的同屋長谷川幸也則由落合扶樹飾演。

廣告

《大叔的愛》官方劇照

後因討論度高,2018 年 4 月起一連七集的深夜劇版應運而生,後輩角色則改由林遣都飾演另一角色:牧凌太。收視就……僅結局高於 5%。然而 Twitter 上討論度三度高於同期世界盃足球賽,播放完畢後一年間之討論度仍活躍於日劇榜上。雖然收視率奇低,但得獎無數(包括最佳劇集獎)(註一),原創劇之光(相當於日劇近年越發多見得漫畫改編)當之無愧。

廣告

《大叔的愛》官方劇照

筆者覺得此故事怪異的情況有三,下文詳述。

!!!!!!劇透出沒注意警戒線!!!!!!

老派劇情過渡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又再一次得到印證,劇中(和電影,let me save you the suspense)你猜得到的劇情走向,例如海量的偷聽、重要轉折全因一知半解的誤解、呀婆暈倒導致約會遲到等全套奉上,想必各位飲電視/肥皂劇奶水長大的亞洲觀眾並不會陌生。然而這等劇情出現頻率之高卻變成了笑位,令觀眾從同性愛情的覺醒(the 大叔的愛)之抑鬱與糾結中暫時抽離。

正面來說,這等「似曾相識感」令同性劇情變得易入口,大抵戀愛中的幻得幻失非關性別年齡國籍,每個人也總會猜同樣經歷。

但毒舌觀眾卻覺得,其實是編劇懶得寫(笑)。

編劇最近受訪指出:「(電影中)每個角色的感情都滿溢出來…然後就像爆破一樣…」來說服劇組女同事們接受爆破情節。

至於大家是否接受這種劇情轉折,就讓大家決定吧。

演員們事先張揚的即興演出

連續劇拍攝之前,主演田中圭勸導拍檔林遣都:「從正面而言無視劇本吧!」各演員都肆意加入各式即興演出(意即劇本沒有提及的演出),筆者經驗少,從未聽過有演員會這樣建議(汗額)不就活脫脫地不顧編劇顏面嗎?但編劇對這種做法表示歡迎,對於各演員演出現場較勁還帶欣賞之情。

至於是否「連戲」,或者會否超越劇情需要,有賴演員和導演即場調度。如果你手上有購得劇本書(並無中譯版本)(並不是鼓勵購買),劇本和實際演出的偏差大得令人驚訝。

Wonderful 酒館中出現大量演員自發製造的情節,可以留意對手的接續表現(有多尷尬/還是奮力還擊?)

說是「大叔」的愛,但推手們都是女性角色

連續劇中的部長原有結婚三十年的妻子西園寺蝶子(大塚寧寧 飾),部長因不能再收藏對春田的十年情愫而跟妻子提出離婚。妻子明查暗訪「外遇對象」,驚悉是男性、崩潰,及後對不諳處理自己情感的「前度」,竟然自薦做軍師,歸納出這位三十年老伴的煞食條件,並鼓勵他勇敢求愛。乃至前度失戀,她也是第一位迎上前抱抱安慰的人。這不是真愛,甚麼才是?

黑澤部長的前妻西園寺蝶子(大塚寧寧 飾)故事中年齡 50 歲,與 23 歲的栗林歌麻呂(金子大地 飾)諳出忘年戀。

如果劇集的宗旨是同事瀨川舞香一句本為食花生而說出來的一句:「世上沒有不該喜歡/愛上的人呢」,那麼電影版就由牧凌太媽媽的一句:「結婚沒有標準答案,兩個人找到正確答案就好。」推演,電影版不是每一對都「成婚」(幸好沒有「齊歡唱同慶賀」),而且在一起的形式不是每對愛侶相同,但終於愛情,不就是兩個人找到相處方式就可以了嗎?

故事描述的,是大叔的愛情關係,也是在身邊的女性如何參與其中,並鼓勵成年男性言情的一部作品。

喻為真正編劇的「劇情推手」:瀨川舞香「舞舞」(圖左,伊藤修子 飾)。伊藤小姐私底下非常鍾情香港文化,經常來港欣賞演唱會、電影和棟篤笑(ig: @itoshuko) 。

嗯……我想只要有充足的心理準備,這是一部時間來的合宜的喜劇,9 月 12 日起,請進場盡情吐糟吧(誤)!

 

原刊於《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