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念先行的出版事業:印象文字

2016/9/9 — 11:03

印象文字出版的書籍長時關注社區議題,不少中學通識科老師用以作教材,口耳相傳。

印象文字出版的書籍長時關注社區議題,不少中學通識科老師用以作教材,口耳相傳。

「(馬頭圍塌樓)一件對香港這麼重要的事,值得用實體書記錄,不應該被遺忘。」

出版社猶如書業把關者,引導讀者聚焦有意思的議題。然而幾乎每個年代裏,也有人感嘆大眾閱讀習慣疲弱,埋怨人們不看書了。

事實上,深度閱讀從來不是主流。而從事出版業,往往理念先行,因為做一本書,沒有即時回報。

廣告

這亦貫徹印象文字(InPress Books)的初衷-相信出版事業的價值、熱情與美學(I believe in the value, passion and beauty in press)。

仔細了解後便明白,出版社要代表一種價值;並透過書呈現生命的熱情,也就是人的故事;以及強調美感的展現。

廣告

面向社會 出版多元議題書

印象文字屬於基道出版社,一個典型卻非純粹基督教出版社,走文化路線,轄下兩家書店的角色也是eye opener(擴闊公眾視野)。

創辦人吳國雄Hyphen,本來於基道出版工作,六年前受《地產霸權》一書啓發而成立印象文字。當時並不流行議題書,出版社也只有幾家,這本書面世,如像一顆卵石投進表面安靜穩定的湖泊,除了將不公義現象命名,更掀起關注聲音和輿論,後續不斷。他想,為甚麼一本議題書,對社會有那麼大的影響?

當時他也很在意出版業通路的問題。印刷成本低、方法眾多且簡易,的確人人也可做作家。然而眼見很多有心人出書,卻一本本堆疊至家中天花板,不消兩年光陰,熱情隨著紙張一併泛黃。

「書本印刷好了,怎麼到達讀者手上呢?倉存、發行都是問題,否則多好的內容都會浪費。」

由是發想一個平台的概念,讓有心出書的小團體,或者欲傳遞良好訊息的人得以找到機會。「出版社像一個平台,連結不同夥伴。我相信如果你有心做好件事,合作夥伴是知道的,會認真幫你做。」

想法相近的吸引力法則

這個平台面向社會,出版書刊關注民生議題,成立以來理念清晰,即使風雨模糊視線、抬頭卻仍看見閃耀光芒,引導迷失的船向前航行。像把溫柔的聲線告訴你:「這邊還有路可走。」

2011年出版第一本書《公民教育,香港再造!迎向新世代公民社會》,跟香港基督徒學會合作。「他們走得比較前去關懷香港政治、前途、小眾性別議題的基督教團體,這本《公民教育》其實是期刊論文,當時還未有國民教育事件,純粹覺得是重要的議題,就想幫他們做好本書。」

Hyphen特別說明,當時有紙行贊助內文環保紙,連印刷廠也是經朋友介紹、本來沒有從事書籍印刷。

有心要做好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連合起來,助你一臂之力。

又例如和公平點合作,出版《用消費改變世界》。當時Hyphen對公平貿易認識不多,最多只想起咖啡。他卻意外發現,華文書籍沒有一本正式講公平貿易。

「《用》一書其實由讀書會催生。2012年,我出席理工大學鄒崇銘教授約八至十堂讀書會,很想將內容變成紙本書。」於是連結學生筆錄與教授親筆寫作,集合成書。

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直覺、對弱勢與小眾議題的敏感關注,決定出版社的形象與方向。有人寫書為了成名,有人出書卻是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好。

從組稿、配相、排版、定色等,Hyphen和合作夥伴都在嘗試各種可能性。譬如找印刷廠商討設計概念、顏色編排,將書籍設計的視覺效果做到最滿意。

「負責的小型印刷廠非常支持,我們的合作夥伴是非牟利機構,作者又是老師,都不介意金錢,只想帶來social impact(社會影響)。而我們找來的設計師也是自由工作者,對課題有興趣。」

「無論排版、設計、作者等等都只想做好這件事。」

紙本書是無法遺忘的紀錄

在香港,很多重要議題暫時未有書本記錄探討。「像教育,不是說育兒書,而是批判教育系統的,還有醫療、金融保險、社工,無insider(行內人)去寫書。」

「例如馬頭圍塌樓事件,大家很快忘記了,但你想想看,一楝樓宇倒榻、壓死人,是多麼嚴重的事情。」

說的是2010年,土瓜灣一座唐樓因結構崩壞而倒塌,有四個人因此死亡。《劏房圍城:被遺忘的香港故事》這本書記載了意外發生後三年間,理大陳和順教授追訪八至十位街坊的後續生活,和對家園遽變的控訴與情感。

「一件對香港這麼重要的事,值得用實體書記錄,不應該被遺忘。在網絡是不會有人記得。」

社交媒體流行以後,我們的記憶是否更像金魚,只有那麼幾秒。燙手山芋沒有人接手解決,很快沉入資訊海洋的深處。一本議題書的出版,卻是很好的提醒。

不斷練習的事業

在這個時代,「出版一本書,要對得起一棵樹。」Hyphen說得生動有趣。的確,那麼多資訊,能呈現為紙本書,要有其物理特性,包括質感、設計、是否一個整全的訊息而值得陳列。

考量很多,但每步都是跌跌撞撞,不斷嘗試。由一開始想名字、找朋友設計logo,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

「起初是辛苦的,因為沒有人認識你。做完《公民教育》這本書,拿去二樓書店 ,人們見你是基督教出版社,形象不討好,覺得你一心想傳教,或反過來疑惑為甚麼不傳教。」

後來他學寫文案、新聞稿、舉辦講座等等,做下去,作者朋友相互介紹,累積人際網絡和口碑。

平衡理想與現實 為永續出版

從事出版行業的人,手邊最常拿著的,竟然是計數機,而不是書本。

說這話當然有點過份,可是基本上,這行業對數字的掌握要很準確且有前瞻性。「印刷、倉存、物流成本等等,統統都是計數。人們總將出版業浪漫化,但如(序言書室店主)李達寧所說,不要埋怨沒人看書,你自己計數吧。書展過後往往有人評三說四,他們一定不是行內人,否則早知道做這工作不會發達。

年青人一定會閱讀,問題是,你有沒有出版一些他們喜歡、或者適合這個時代的書?人類一定會閱讀文字,社交媒體上都是文字,但要讓人掏腰包買書,市場行銷都要拿捏準確。像我們為教授出書,也看學生或粉絲群人數多少,從而預計印刷數目。」

「計數之餘,別忘記出版初衷,永遠在現實與理想中找平衡點,讓出版事業能永續發展。」

保持熱誠做好一件事才是最重要。

「我並不厲害,純粹喜歡文字,熱愛自己的工作。」我被這種由衷與真摯深深打動。

「文字、音樂、圖像也屬於資訊表達的方式,做文字工作的人心態要平衡,不要覺得一行獨大,也請別妄自菲薄。我覺得文字不會死,因為複雜的概念要透過文字表達,而實體書是很好的表達工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