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想的書店

2017/3/22 — 12:00

森記圖書公司一隅。(圖片來源:網上片段截圖)

森記圖書公司一隅。(圖片來源:網上片段截圖)

記得梁文道寫過,跟同事在北京逛書店,他滿載而歸,但同事一本沒買,梁文道覺得奇怪,同事也是愛書人,原來同事把想買的書的封面拍照,回家上網買。梁文道感憤怒,這樣做太不尊重書店。我是梁文道同事的一類人,卻不是上網買,我的心早已屬於另一間書店,因此全香港的中文書店都是辦房。 

愛書人理想中的書店是什麼模樣?最理想是像歐洲古老圖書館,地方寬敞,光線柔和,舖厚地氈,最好有咖啡供應。理想還理想,香港人懂得接受現實,在現實中各自尋找理想的書店。我較幸運,不用找,一早找到了。我心目中理想的書店是關於店主,一個人,一個策展人,喜歡一間書店等於喜歡店主,沒有例外。書店永遠在展現店主的修養和品味,否則只是賣書場。 

我的思維形成時期是八十年代,我遇上森記和阿琁(兩者分不開,是同義詞)。這段時期我渴望吸收各種各樣的知識,想知多一點,想從另一角度看,我相信凡事書中都有答案。書帶著我四處走,逐漸形成怎看世界的框架,及塑造自己的價值觀,這過程之中由阿琁策展。這段時期一有時間便懷着興奮「落」(真的落幾步樓梯)森記,看看阿琁揀了什麼書,放在新書區,所謂「區」,是向上叠起來的一棟書。買書的決定是電光火石一刻的感覺,我連這感覺也可省卻,因為我信策展人的功力和真誠。 

廣告

書不可能是商品,書店也不可能是賣書場,人和書之間必有連繫,愛書人和店主也有一種不用言諭的默契。八十年代有幾年時間不在香港,那時候沒互聯網,阿琁用手寫,然後影印新書資料,寄給海外客戶,做其「人肉阿瑪遜」。我很記得這段日子,阿琁又抄又寄,為的是滿足一小撮客戶的需要,我認定這是理想中的書店。書店奇妙之處,是不知道下一個行入來的人,會跟書店發生怎樣的關係,面前靜靜看書的年輕人,有朝一日或會被森記影響。 

事業有些少成就,回想過去,路上出現過的恩人,不想忘記,森記在我心中多了一重意義。這些年,在森記認識了不少書林高手,其中一位是本書作者趙良駿。不懂得把趙良駿歸類,他是導演、文化人、詩人、設計師、攝影師?都不重要,在森記,他是另一位守護者。這本書寫了超過十年,用一本書談一間書店,有些人覺得奇怪,有什麼好説?趙良駿答:「我剛開始。」。

廣告

P.S. 阿琁,有兩件事見面時不好意思說,用這機會向妳坦白。妳最近學識用Whatsapp,太好了,可立即傳書的封面給妳,科技真的可以幫人啊。每次我逗留一陣便急急走,其實有苦衷......我怕貓,成身敏感,是少數不是為貓而來的人。

【本文為新書《七千零七夜戀戀書廊》序言】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