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智在愛情上扮演的角色

2016/6/29 — 21:1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十九世紀著名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多爾(Petőfi Sándor)其中一句名言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句慷概激昂的名言,標誌着歐洲在十九世紀追求自由人權的意識日益高漲。時至今日,自由人權和人類生存權均不乏理性的討論,而理性討論的過程亦愈來愈廣為人所接受。但一旦把理性討論延伸至愛情的層面,其爭議性則相對較大,因有不少人認為,愛情是感受多於理性分析的結果,或愛情並不能放在理性的框架去解讀,即使勉強穿鑿附會,其所得出的結論也是「離地」的。然而,實情果真如此嗎?讓我們一起看看理智(性)在愛情上可扮演的角色:

一個理智的人,儘管不會無時無刻地受情緒支配左右決定,但這不表示他/她要否定所有情緒的存在。一個真正理智的人,理應明白到人是有情緒的。然而,一個無時無刻地受情緒支配左右決定的人會否排斥理性,那便要視乎他/她在不同的情況下受怎樣的情緒支配,才能作出定斷。

理智告訴各位,戀愛不是人生的全部。但投入戀愛並不一定是不理性的行為。

廣告

決定是否要進入一段戀愛關係,或許並不需要靠理智,但要維持一段戀愛關係,理智的重要性會愈來愈大。

狹義的理智極其量可令一段戀愛關係不致變差,但要細水長流,非靠廣義的理智(包括利他性的愛)不可。擁有一段長久而沒有理智的戀愛關係,很可能是一生的悲劇。

廣告

理智地看,有些人根本不知理道智是什麼,也可以有擁有良好的戀愛或婚姻關係。這不是什麼出奇的事,原理就好像一個良好的決策者並不一定需要知道什麼是博弈論,知道什麼是博弈論的也不一定是個良好的決策者。前者雖不知什麼是博弈論,但這不代表他/她的行為不可放在博弈論的框架解讀。按同樣的道理,有些人根本不知理智是什麼,但這不代表他/她的行為和決定不理智。

單靠理智不可以處理所有的感情問題,但這不表示閣下可不靠理智而處理得更好。

一個理智的人,無論是否進入了戀愛的關係,也不會否定快樂的重要性。但快樂是否人生最重要的目標,以至愛情最重要的目的是否帶來快樂,則有很多值得斟酌的地方。

理智告訴各位,一對情侶最好不要互相斤斤計較,因為斤斤計較的交易費用,遠較互相扶持的高。

理智地說,愛情不是互相盤算後所獲得的。但與此同時,兩性平權是必須的。單是兩性平權的法例,不會促進一對伴侶的關係,但它們可減低出現更悲劇性結果的機會。

理智地說,除非是選擇性立法,否則在落實兩性平權的法例後,男性所受到的保障不較女性所受到的少。

理智可告訴各位,這世間有很多特別的一個。但眾人的智慧顯示,真愛可以是不知不覺間確認了無可取代的一個。

一個理智的人,除非身旁完全沒有朋友,否則也不難發現,總有些人認定對待父母好的人必定是個好伴侶。如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那在感情上出軌的人必定不包括孝子賢孫。這個歸納法荒謬得很,但更荒謬的是,一直以來用這個準則作判斷的人也為數不少。

說到感情出軌,這不是用來判斷一個人是否具備工作能力的準則。英超球星傑斯和泰利均被傳媒揭發感情出軌,但別忘記,他們均是劃時代英超最佳的球員。

理智地看,有些人認為伴侶出軌是沒有問題的,最重要是對方懂得回家。但這個話題的關鍵,在於你能否接納到自己的伴侶出軌。

理智可告訴各位,找到真愛遠較成為愛情專家或情場高手重要,因專家自有專家的煩惱,高手自有高手要面對的問題。不要因尚未找到真愛便希冀成為愛情專家或情場高手,因為你最終很可能要處理不必要的人際關係問題,而與此同時,你發現自己最初的目標尚未達成,而且有愈來愈偏離它的跡象。

理智可告訴各位,不論男女,一旦閣下認真地向心儀的對象表白,對方在短期內便有選擇的主動權。但從來沒有一項規定要求表白者在等待回覆期間不可轉軚。

理智地說,真正的朋友是不會強人所難的。若你視對方為真正的朋友,你不會強迫對方必定要接受你的追求。

被拒絕後是否還要維持朋友的關係,固然是沒有標準的答案,但若對方視你為真正的朋友,而你選擇要中止朋友關係的話,對方也不會強你所難的。若對方其實不視你為真正朋友的話,那你真的要快點中止目前的關係。

理智地看,被冤枉暗戀他人不一定是件壞事,但拜託不要找個質素差的來冤枉。

理智地看,有些人你完全不能對他/她好,因為你對他/她稍好的話,他/她會誤以為你和他有發展為情侶的機會。

理智地看,一個向你表白但你不愛的人,別人可能深愛。如果這個人最後能夠與深愛他/她的人一起,這很可能是三贏的局面。

理智地看,一段戀愛關係不是用能否維繫十年來定成敗的,也不是用二十年和三十年。所謂的天長地久,其實是指展開一段戀愛後能否終其一生良好地維持着。每個人開始拍拖、踏入婚姻和離世的時間也不一樣,所以很難用一個確實的期限去界定成敗。有些人的一生很短暫,但他/她在感情上已無憾了。有些人與上一個伴侶分手後找到真愛,但這不表示他/她上一段戀情不是以失敗告終。

戀情以失敗告終本身並不是什麼重大的問題。重大的問題,在於失敗了還後知後覺。不過,重大的問題到最後不一定解決不了,反之不重大的問題到最後也不一定解決得了。

有些人認為,在愛情上受傷害可令一個人變得堅強。理智地說,這只是secondary benefit。中共在真普選一事上欺騙港人,長遠而言也可能令後者變得更堅強,但後者沒有義務去感激前者,前者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要令後者變得更堅強。況且,令人變得堅強的方式有很多種,沒有在愛情上受過傷害的人也可以是很堅強的。

儘管如此,總有些「離地」的耶教徒認為在愛情上受傷害也是上帝的美意。不過,雖然反思上一段戀愛關係也可帶來不少secondary benefits,但這些secondary benefits不可用作美化負面結果的出現。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中,氧氣與愛哪一樣比較重要,理應一目了然。如果你令一個人缺乏足夠的氧氣窒息至死,按法理你應該會被判謀殺。但如果你奪人所愛後,法律不能判你有罪(不過你有可能受千夫所指);如果你被人奪去所愛,你可能會怨恨法律制裁不了奪你所愛的那個人。

在一段戀愛關係上被徹底傷害後,理智可協助一個仍受情緒影響的人暫緩報復的念頭。報復是有額外的時間成本的。在你在被徹底傷害後,難道你花在對方的時間還不足夠嗎?

應該這樣說,即使你不作報復,他朝君體也相同的原理也可能適用在傷害你的那個人身上。但如果你仍在意對方尚未得到應有的報應,即使你沒有作出報復的行動,那你還是沒有放下。

理智地說,閣下在一段戀愛關係上受傷後,制訂康復時間表是不切實際的。如閣下嘗試這樣做,那只反映出閣下傷得不輕。

按道理說,人並不需一一記得誰曾傷害自己,但最好不要忘掉有恩於自己的人。但在實踐上,有些人只會記起誰曾傷害自己,卻把那些有恩於自己的人一一忘掉。

不與傷害過你的人聯絡,不一定表示你仍未放下。時間是寶貴的,所以你應該多花在懂得愛惜你的人身上,即使沒有這個人的存在,也要學懂自愛。旁人如何看向來極其量是其次。

但與此同時,不要凡是受傷便諉過他人。有時受傷最少有一半程度是自找的。

理智地說,受傷而分開或分開而受傷也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你的另一半不斷對你造成傷害,但你連離開他/她的自由或能力也沒有。

那些認為分開才是最高境界的愛的人,你要不叫他們親自示範一次,便叫他們承認自己對伴侶的愛不是處於最高的境界。

不要問筆者,分手後應否刪除與舊愛的合照,因這不是理智可以解決的問題。其實,一個人如何處理與舊愛之間的回憶,遠較是否刪除與舊愛的合照重要。

英國脫歐與否引起的爭議當然不可以視若無睹,但相對於脫歐與否,現任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所說的英國不急於脫歐才最無恥,原因在於他明明已經表明心意要分手,結果也如他所願了,但他在實際操作上還要拖拖拉拉,在正式分手前還要計算何時分和如何分才對自己最有利。在戀愛上,類似的例子雖算不上非常普遍,但也非罕見。若你容許被人拖而不決或過橋抽板的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毫無疑問你在這段關係上處於下風。

誰說被撇者是任人魚肉呢?縱然歐盟沒有權力主動踢走英國,但它已表態要求英國盡快離開。若你得知你現任的伴侶或追求對象無意與你一起走下去,而對方仍在拖拖拉拉,你絕對有權力和能力主動盡快撇清所有的關係。不過,與此同時,你與歐盟一樣,在應然上也有改善自身的必要。

不要因害怕寂寞而進入一段戀愛或婚姻關係。世上其中一項最寂寞的事,是你所有的朋友均認為你進入一段戀愛或婚姻關係後很幸福,但你發現對方不是合適的伴侶。

急於尋找伴侶,就好像韋達於大賽賽事初段操之過急地在外疊找位推進一樣,最後出事的機會率十分高。

不是所有事情必須有經歷才會明白的。有些事情不用親自經歷也很容易明白的,例如跳樓會感到極度痛楚,而且死亡的機會率極高。

有了某些經歷,並不等於對往後的人生有益。此外,在戀愛上,你不用嘗試與所有人均拍拖一次,也可知道有些人不是合適的伴侶。

有些人或許一生也不敢跳樓,但他/她們處理感情的手法,其實與找死分別不大,而且當中的過程令他/她自己和他/她(原先的)伴侶均相當痛苦。

理智可告訴各位,人生經驗豐富不代表擅於處理感情問題。但有一個既能共患難,亦能共富貴的伴侶,其實可以抵銷閣下很多經驗不足之處。

有時候,一個人在感情上出現問題,不是因為他/她不知道如何防止這個問題的出現,或不知道如何解決相關的問題,而是他/她不相信那些問題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一個理智的人,並不會以他人的感情狀況作為笑柄。中共左報喉舌取笑新上任的台灣總統蔡英文的單身狀況,盡顯反智。

理智地看,志趣相投並不是決定友誼能否維持下去的最重要的原因。筆者所有朋友的伴侶也不是筆者心儀的對象,甚至不是心儀的類型,但這不表示筆者就此會中斷與所有朋友的關係。

理智地指出,戀愛和賽馬有很多相異之處。當中最明顯的差異,在於賽馬的血統分析,目前尚不適用於解讀戀愛。但理智地看,戀愛和賽馬也有相似之處,例如若在早段放得太快太急,末段無以為繼的機會率便會很高,即使不然,在途中也需花很大的力氣去調整。

盡可能理智地總結,由於筆者算不上是個完全理性的人,所以筆者仍未完全參透理智在愛情上可起的作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