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8/1 - 12:33

【理論資源】罷工唔係無嘢做,罷工是勞動 罷工唔係無建設,罷工是創造

好多人唔愛罷工,涉及物理同心理原因。

物理原因係覺得罷工蝕生產力,又無乜用。

心理原因係,香港人出名勤力打拼嘛,唔做唔自在。

廣告


明。但係上述兩個原因都有一個假設,就係「罷工等於唔做嘢」。

但罷工其實唔是叫你瞓晏啲,去唱 K,去迪士尼。

罷工好忙。罷工係要做嘢㗎。

這說法唔是我講,而是兩位大學者 Antonio Negri 同 Michael Hardt 講的,想知詳情,請睇二人著作《Assembly》。嫌詳情太長,請睇下文。

簡單講,我想引用佢哋嘅說話,話你知﹕

罷工,不單是逼使社會運作癱瘓,亦是借社會癱瘓的機會,創造屬於民眾的可能。

(一)

先講點解罷工。有人話罷工係要支持年青人。這當然合理。但罷工唔是香港發明,有幾百年歷史。以前的人又點解要罷工?

原因係,罷工係癱瘓社會的終極手段。想像社會是一架車。車轆是市民,車身是政府。車身懶理車軚死活,自恃有軚盤在手,便強行開車。車轆如何投訴都無用。點算好?車轆仲有無出路?有。車轆的最後選擇,就是唔行。車轆唔行,軚盤點轉都無用。唔行,就是罷工。

好多人唔鐘意罷工,覺得罷工損害生活日常。因為罷工是一種攬炒式行為。市民拒絕工作,權貴當然受損,但對市民自己都唔是好玩。舉個例,港鐵罷工,政府當然唔高興;但論受苦,市民仲辛苦。畢竟林鄭連八達通都唔識用,但平民百姓,出入係靠佢㗎。

但是,有無諗過,所謂「生活日常」其實就係你要推翻嘅不公義社會一部份?你日日搭的港鐵,在元朗白衫暴徒打到人頭破血流嘅時候做了甚麼呢?如果你仍希望一切「如常」,其實係等於希望港鐵「如常」在乘客被打時,叫列車車長清客。

我們現在明白問題有點尷尬﹕如果一場徹底的罷工會導致港鐵停駛,好多市民會好麻煩,連抗爭現場都去唔到。但唔罷工,又無法癱瘓社會。

點算呢?


(二)

就是這個位,我們要強調罷工的生產力。

癱瘓社會之後唔係唔做嘢,而係,自己發明新嘢,去填補罷工帶來的空洞。無車搭,係咪可以自發義載呢?網民組織夾錢搭的士得唔得呢?租旅遊巴又如何?租車呢?當然以上只是舉例,可行性我未諗。我的意思只是(也是 Negri 和 Hardt 的意思),罷工的民眾們,發揮你嘅創意﹗自己香港自己救,去告訴極權社會,我哋唔係無咗你唔得﹗

當我們罷工,我們是罷停一個制度,然後創造屬於我們的新制度。

罷工唔係唔做嘢,係用腦,諗新嘢。

你可能會話,嘩自己創造新制度,邊有咁簡單。但只要你睇返呢兩個月的新聞,你就會發現其實香港人在抗爭的同時也在不斷創造。抗爭者真身曝光隨時被捕?有三千種方法匿名溝通;年輕人無飯食?有三千種方法送飯票。黑警唔做嘢,自組義勇軍。

香港人太靈活,太聰明。

唔係做唔做得到嘅問題,而係,香港人已經做咗。

如果你現在仍未決定罷工,請你多看罷工建設性一面,再考慮看看。
如果你現在已經決定罷工,請你發揮你的創意。

你還可以做甚麼幫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