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瑞典隆德大學團隊於馬來西亞發現新語言 Jedek 語

2018/2/20 — 12:31

(圖片來源:隆德大學;攝:Niclas Burenhult)

(圖片來源:隆德大學;攝:Niclas Burenhult)

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團隊,於馬來西亞東北部發現一個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 Jedek。原本他們是在調查另一個已為學界所知的語言,但調查中發現有些人所使用的語言不同,深入調查後意外發現了 Jedek 語的存在。

我初次讀到這個新聞,是日本AFP所刊的新聞。新聞當中寫著:「這個語言反映了男女平等、沒有暴力的文化。」

這讓我有些困惑,依照過去部分研究的邏輯,還可以想像,可能這語言關於暴力的詞語很少,或者根本沒有,因此可能可以假定這個文化沒有暴力(妥不妥當會是另一個大問題)。不過「男女平等」是怎麼從語言推出來的呢?沒有陰陽性變化?沒有男女語用上的差異?同一職業不分男女性(如waiter vs. waitress)?這點實在讓我想不透。

廣告

幸好該新聞報導算是負責,文中明記著消息來源,我溯及至隆德大學近日發表的新聞稿,發現這實在是個誤會。

新聞稿中描述了 Jedek 語的發現過程,以及 Jedek 語的使用者的文化。據當中描述:「使用 Jedek 語的社群,男女關係比西方國家還要平等。…暴力不受推崇,他們教導孩子不與人競爭。沒有法律,也沒有職業之分,大家都有著採集自給的能力。這些也反映在語言裡,Jedek 語固有詞裡沒有『職業』、『法院』,更沒有『借』、『偷』、『買』、『賣』等詞,卻有非常豐富的詞語表達『交換』及『分享』。」

廣告

所以,「男女關係比西方國家還要平等」,是那些使用這個語言的人所屬文化的描述,而不是從語言推得的結果。新聞稿中所提到語言所「反映」的也不包含「男女平等」和「沒有暴力」,這兩個特質是對於該文化的描述。看來是日文新聞的小小誤譯。究其根柢,日文新聞中混淆了文化觀察與語言記述。

不過,這看似小的問題,其實又牽扯到語言與文化、甚至語言與思考的大哉問。假使一個語言沒有「暴力」,那麼這個語言的使用者就真的不會有暴力嗎?或者如果一個語言沒有「買」或「賣」,那麼這個語言的使用者就不懂這兩個概念了嗎?

隆德大學的新聞稿很小心,文中寫著「Jedek語的『固有詞』裡沒有…」,這可能代表 Jedek 語當中有外來的借詞,而且這些原本「沒有」的概念被借進這個語言了(否則就可以更大膽的寫「Jedek語沒有…」而不須限定「Jedek語的固有詞沒有…」)。即便這個記述為真,固有詞裡沒有買賣等詞,我們也可能只能說在 Jedek 語過去尚未有借詞的時候,這個語言的使用者可能沒有買賣的概念。但那不是現在的 Jedek 語,也不代表 Jedek 語的人沒有辦法學會「買」「賣」(否則就「借」不進來了)。

之所以這麼強調,是因為當我們回到一些語言比較的脈絡上,仍可以看見許多「因為X語言不如Y語言有Z,所以X語言的使用者無法區分Z」。比較可能貼近真實情況的,可能是X語言的使用者有可能受到語言影響,但恐不代表「沒有能力」區分Z。舉凡時態、舉凡性別皆是。

Jedek語的記述成果發表在近期的學術期刊《Linguistic Typology》中,對於語言記述有興趣的讀者/研究者可參考:http://pubman.mpdl.mpg.de/pubman/item/escidoc:2506643:5/component/escidoc:2511374/Yager_Burenhult_2017.pdf

(當然,論文中並沒有語言與男女平等、暴力的描述,而是中規中矩的以語言學專業從各個層面記述一個語言。這年頭還能發現一個很不一樣的新語言記述,真是讓人興奮。)

Jedek語約有280位使用者,雖然人口少,但據報告顯示語言使用狀況似乎相當良好。這裡有個隆德大學所製作的投影短片,裡面有一些照片和介紹:

至於文中提到「Jedek 語使用者的文化,提供我們另一種成為一個『人』的不同方式。而我們卻常被使用主流社會裡的標準來判斷他人。」這部分的論點,我個人極為同意。不過再深究就超出這個部落格的守備範圍了,先就此打住。祝大家狗年新年快樂!

(原文刊登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