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瓦解束縛 羊年進步 — 文學生肖咩咩咩

2015/2/25 — 18:05

羊年伊始,文學生活館繼往開來,再次舉辦「文學生肖」講座,請來兩位學貫中西的讀書人——朗天、曾卓然,為大家講講中外文學文化中的羊,為喧囂的農曆新年添上知識與文藝的生趣。

引領討論的朗天先為來賓帶了一首詠羊寶塔詩。詩文如下:

                                 羊
                               鬚長
                             補於亡
                           三則吉祥
                         帶罪把過嘗
                       最怕牧童說謊
                     尤恨心軟梁惠王
                   岐路迷茫不知去向
                 雄不產子蘇武不還鄉
               跪乳受育養孝行世傳揚
             百里奚封宰相多虧皮五張
           性情和順貌安詳悠閑逛山崗

廣告

顧名思義,寶塔詩體裁工整如寶塔,上尖底寬,是由「字數長短不等」的詩句組成,上方的詠羊寶塔詩清楚可見,不再贅言解釋。但如朗天所言,寶塔詩吸引他的是詩文雖以羊為首,內文卻不見羊,而是暗藏大量典故,把有關羊的文化意義,透過典故洋洋灑灑指涉出來,又不失嚴謹結構,讓大家清楚了解有關羊的意義。如果我們層層剝解詩中典故,便可知道羊在中國文化裡,代表的是溫馴、順從,甚至是代罪的形象,誠如朗天所言,活脫脫是一個「維穩派」。內地近期有討論指中國人可能不是龍的傳人,而是羊的傳人(與羌族有關,礙於篇幅,暫按不表),那豈不是多了一層諷刺之極的意味!?更有趣的是,透過詠羊寶塔詩,朗天其實帶出了一個結構主義的佳例,讓我們知道羊的文化意義是如何被建構出來,又這種結構是如何對照寶塔詩的嚴謹格式,明白到結構主義的運作邏輯、我們如何被建構(structuralize)。短短半小時,大家就從羊走到結構主義、解構主義,甚至是再建構之上。

對於羊的文化意義,曾卓然則進一步把其由羊之本身推展至「羊男」之上。如早前中央台播放一個「幸福」羊男的生活,不過是過著一種線性的、千篇一律的經濟生產模式,無非是在「養羊、賣羊」的圈圈內循環往復,幸福與否,見仁見智。關於羊男與羊,曾引述了知青黃毅在散文《不可確定的羊》裡,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那便是關於「雪癔」的描述。黃毅指羊在下大雪的日子,就會陷入一種精神病變,即雪癔,它們目光散淡,六神無主,或站或臥,即使面前堆滿了精飼料,羊群都漠然無視,不再進食,羊男們更是束手無策。總之羊群一副隨遇而安、任人宰割的樣子。於是狼來的時候,羊已不再設防,狼開始大舉進攻;但這這一瞬間,羊群忽然騷亂,猛然醒來,羊群左奔右突,狼被羊撞得跌跌絆絆,落荒而逃。令羊男驚訝的是,經過狼的殺戳,羊的雪癔忽然全部好了。清點羊群,只少了五六隻羊,但小小的犧牲,卻換來了全部的健康。黃毅於是指出,突遇殺戮與鮮血,未必是壞事,一些根深蒂固的病疾,只有靠入侵者的野蠻才能喚醒。特殊的事物,必須由特殊的方式才能解決。或許,這就呼應了朗天所指的突破框框。當我們被建構出來的框架所束縛,便要破除結構進行思考,再作建構,想通出路。

廣告

十二生肖的羊被視為生性溫馴、順從,但西方十二星座中的羊卻是十二星座之首,具有強大的領導能力,運籌帷幄,戰力十足,兩個不同的結構,便是兩個相距甚遠的理解。在後佔領的當下,大家往往被某些結構束縛而思緒混亂,何不妨打破固有的思維限制,採用另一套框架進行思考?在特殊的狀況,就必須要由特殊的方式想像才能尋得出路。羊年進步,莫過於此。文學生活館祝願大家才智横溢、破繭而出﹗恭喜恭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