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甜」的首劃 — 關於香港用漢字的標準及異體差異

2017/10/19 — 17:54

【文:Roy Yu】

近日有一些討論關於「甜」的首劃是橫還是撇,到底當中是否涉及對錯的問題呢,似乎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

廣告

語文教育上「甜」的標準寫法與通用異體字差異

在語文教育界上,到底對「甜」的寫法如何定義?這是首要處理的問題。

廣告

在1986年,為配合香港中文教育的需要,語文教育學院(後合併為香港教育學院,即現在香港教育大學的前身)出版了《常用字字形表》,並先後在1990、1997和2000年出版修訂本,是香港用漢字的標準。《常用字字形表》書後附有〈異體字表〉,是一字的標準字和其主要且通用的異體字的最主要參考,而對於異體字的選用,編者提倡「只要不是錯別字,教師宜採取較寬容態度」(李學銘主編2000)。

在《常用字字形表2000》中,「甜」的標準寫法是首劃作橫,但書中亦記錄其通用異體字是首劃作撇,所以,「甜」無論是首劃作橫還是撇,在字表的框架下都是正確。

現代異體字的定義

有文章(胡尺《必須糾正「甜」字第一筆是「橫」——與甄港彰先生商榷》)指出從部件角度出發,「舌」是「干」「口」而非「千」「口」,並推論出:「假如認同學生將『干』寫作『千』,是否也同意學生將『干』寫作『千』?」這個說法出現了很大問題,因為「干」和「千」雖然有形、義對立,屬錯別字,但作為「舌」的部件,兩個寫法又是否同樣存在形、義對立?如果是,為何《常用字字形表2000》視兩個寫法為標準字和異體字的關係呢?

其實文字學在現代,異體字是指「同一個字義和字音有兩個或以上的字形,並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互換,不涉及任何分工」(尤盛2017),而在台灣教育部的《異體字字典》轉引的歷代不少字書、韻書中,「甜」的首劃作既有作橫也有作撇,而且是以作撇的多,所以也符合文字上約定俗成的通則。

《說文解字》也會錯

不少人在討論字形問題時都會引用《說文解字》,當然,它作為中國文字學史上首部字書,有相當的權威。許慎生於東漢,他當時以小篆為本,對文字進行解釋,可見其洞察力的確很高,可是,他亦限於文獻不足,有些解釋不一定完全正確,其中對「舌」字就是一例。

《說文解字》:「舌,在口,所以言也、別味也。从干从口,干亦聲。凡舌之屬皆从舌」,但事實上,「舌」不是會義兼形聲字,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它是像舌頭從口伸出之形(于省吾1999),許慎說的「从干」,大概是他未曾見過甲骨文和金文,就以「舌」小篆上部和「干」相同而穿鑿。

其實在文字教學是需要有一個標準寫法,這不僅可以統一出版商在選用字形的差異,亦方便了老師的教學。不過所謂「標準」不是排他,老師在教學時亦要考慮到文字使用的歷史問題,《常用字字形表》只是提供其中一個框架,在脫離《常用字字形表》實際使用上,變化其實更多。

 

參考文獻:

李學銘主編。2000。《常用字字形表》(二零零零年修定本)。香港:香港教育學院。

尤盛。2017。〈香港漢字書寫系統中異體字部件的簡化──以三組形似部件為例〉,《中國語文通訊》,第96卷(第1期),19-29。

于省吾主編。1999。《甲骨文詁林》。北京:中華書局。

 

作者自我簡介:從事語言學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