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於斯》的C AllStar,未能逾越到自己

2015/12/17 — 12:36

廠牌:寰亞唱片
發行日期:2015-12-01
評分:6.5/10

立足本土、傳承與創新,這些都是 C AllStar 以往音樂上的顯著特點,在經歷去年「雨傘運動」的洗禮,他們的《生於斯》似乎有對社會抑壓的氣候、環境,作出更多、更強烈的「回應」;而我還留意得到,新專輯內幾首歌的 verse 和 chorus 之間,亦出現了曲調變換較大,或不太連貫、分割的狀況,這好比製造了一種社會「變天」般的效果,也無意間對合上香港,難以去迴避的分裂、或撕裂之現象。

專輯《生於斯》的同名歌,就是最明顯不過的一首「變天」之作,它前面的 verse 部分「陽光明媚」,可一轉入 chorus 階段卻被密雲覆蓋,開始響起了雷、閃起了電;而倫永亮所帶來的曲子,甩不掉懷舊、陳舊的氣息,它的副歌,甚至頗為之顧嘉輝風格,令人想起輝哥的《當年情》等作品。這種 70、80年 代的味道,跟歌詞字句間流露出的緬懷之情相符,林夕「技術純熟」地打出並不算太漂亮的擦邊球,但仍能夠觸碰得到,大家會有共鳴的地方。另一「擦邊球手」小廣寫的《門常關》,表面是情歌,可實質也涉及到漠視民意的政府、中港之間的關係(「門常關」也許在暗指中國的防火牆),或是面向「港豬」,以及一班「未覺醒」的「沉默大多數」而填;主副歌一樣落差頗大的《城惶城恐》,更是擺明居馬地說到香港的淪陷,又含沙射影地回顧香港十多年變化之後(「皇后」應該是皇后碼頭;「樂園」可能是迪士尼;而「煮豆燃豆」比喻的就是兄弟相殘、或中港矛盾),指出了唯有去放手一搏(「想死於安樂就放縱」),才是最終的出路。

廣告

專輯《生於斯》,於再次翻炒《我們的電車上》的第二首開始,帶人進入到有關「車」的環節,而歌名一語雙關的《上車咒》,則延續了 C AllStar 之前《音樂殖民地》的曲風路線,並以這更貼近年輕人之音樂風格,去反映出新一代,難往上游的共同處境。C AllStar 的《生於斯》,有一條重要線索是關於這時代的「廢青」們,周耀輝填詞的《少年宮》,就是寫了此班天真不再、卻在佔領運動後愈來愈迷惘、迷失、不知所向,或漸漸從所謂的「獅子山下精神」、「大中華民主夢」之欺騙裡面醒來的「廢青」們心聲;小廣填詞的《日暮途遠》,本身其實是 C AllStar 自己對音樂信念更堅定的一闕內省之作,然而套入全專輯去再聽,你亦可以理解為是勉勵周融所指的 loser 們,不要放棄、繼續抗爭的勵志歌。

專輯《生於斯》,仍是帶著 C AllStar 作品一路以來會有的「留戀」元素,第十首旋律動聽但後面編曲令其變「俗」的《逾越生死》,跟他們的《別讓小島沉沒》類似,都是用情歌包裝,卻又能聯想到是寫給過去香港的一封情書(歌中還出現了「郵筒」的「戀殖」密碼);緊接的《后會無期》,更是從歌名起(「后」寓意著「皇后」),就已經充滿對英殖時代的懷念之情,或是以歌名這個「后」字,象徵了殘體字(代表強國文化)入侵香港的現狀;用上較為迷幻效果處理的《后會無期》,暗示著那時日子已如美夢逝去,而歌曲尾段荒涼、落寞的感覺,又對應上「皇后一走」以後,香港現在並不盡人意的狀況。

廣告

專輯《生於斯》,是一張很本土、也能反映香港當下的一張唱片(向崔健推介),它以「大路」的 Canton-Pop 作「媒介」,有利傳播、或推廣,專輯內想去表達的想法;不過要指出的是,這些偏向保守的音樂,儘管與「懷念」、「戀殖」的主題相襯,卻缺乏新一代很需要有的變革之活力。C AllStar 依然留在那舊式的框架內,甚至一再重複自己之前所做過的(將結他位置「擺前」的《日暮途遠》,已是其音樂上稍為有「新鮮感」的一首),這跟於現時不斷「消費」著以往輝煌的香港相似,他們若然不開拓更多的可能性,就只會在失去生機的大環境下,繼續地「沉淪」下去。

首選:上車咒、門常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