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典用事要講明 ─ 梁栢堅、小克《海馬》隨想

2016/8/18 — 10:51

等一年等到了小克的《廣東爆谷──小克歌詞壹至壹佰下集》,於是又迷頭迷腦了多天,看看小克「自詞解說」(仿自棋藝界的用語「自戰解說」),自會更明白他某詞某詞其實有某用意,某詞某詞其實是寫到第幾稿才出街,又當然,有些是寫了之後無緣面世的。

讀罷這上下集,閣下會同意小克是粵語流行曲之中很重要的詞人。誠如黃偉文在上集的序文中說:「很慶幸世界上有個填詞人這樣賣大包,對,還真是點心之皇那種『大包』,甚麼餡料都放進去,只要廚師那天歡喜,就上天下地山珍海錯東邪西毒,甚麼都斬幾両塞入去,那樣高密度大野心而無從預測套路,不就經已是自成一家麼?連帶那些我覺得不是人人能馬上吸收消化的前世今生太空玄學題材,豈不正是廣東歌詞界的前無古人的『新視野』麼?」

今天的廣東歌市場低迷,猶幸地位仍高,不似六十年代的時候,市場低迷的同時,地位更低。而現今仍有像小克這樣大膽地為粵語歌詞帶來「新視野」的詞人,委實須疼愛須珍惜。

廣告

小克出套「自詞解說」都「型」得很,上下集封面用色一白一黑,亦即一陽一陰罷!真是文化得很。

小克之「自詞解說」,有時又會跟詞評人隔空對話,這亦是筆者此等「詞評人」愛追看的原因之一,惟恐錯失了隔空傳來的訊息。

廣告

收到!收到!

五年前寫的一篇詞評,五年後收到詞人的隔空對話,隔是隔了一點,但可能這樣更浪漫!網絡時代,甚麼都要即時收到,即時回應,真有那麼好嗎?比如時下潮語有句「曲線要講明」,顯示大家都很缺耐性去解構說者之話語如何「曲線」,最好說者自行講明,省時省力得可以捉多隻精靈。

「所以,別怪黃志華先生不知底蘊,根本連兩位作者撰詞當刻也不知就裏……」

「我甚至小氣得即時 WhatsApp 另一詞評人梁偉詩,著她轉告黃志華先生何謂『海馬體』。哈哈哈哈哈!我今天再看看這段詞評,突然有種莫名感動……」

讀了這篇《海馬》詞的自詞解說,筆者也明白歌詞多了,原來詞中還暗暗地暗示到「海馬體」這東西。然而,除非欣賞者是作者肚內的蟲,又或已對「海馬體」的事情非常熟悉,不然的話,都難以憑以下一段歌詞:「海馬,意識裏面,靈魂深處,發光發熱,長存蒼生腦海之間,再擱淺,再溺水,記憶都不破滅!」而聯想到「海馬體」。

當今世上新知識舊知識層層堆壘,無垠無涯,誰能全知?詞人用典用事真的適宜講明講明的好。

或者說,能理解某首詩歌,基本要求是要跟作者有某些共同的知識結構以至共同的生活體驗。好比說,六十年代時候鄭君綿那首《扮靚仔》,詞中「石罅米」一語,當時應是婦孺能解的。今天,要是無識者作註解,明白此語者有幾人呢?又如岳飛的《滿江紅》,開始幾句看來像大白話:「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甚易理解。但是有學者指出,有些造語是有來歷的,不宜忽略過去。「怒髮衝冠」出自《史記.刺客列傳》中的荊軻的故事,原文是「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兮一去不復還!』復為羽聲忼慨,士皆瞋目,髮盡上指冠……」故那位學者認為,可假定此詞作於出征之際,詞中有以「虎狼之秦」暗喻金邦之意,而以身許國之意亦悠然可會。此外「瀟瀟雨歇」一語亦神似易水之歌,頗壯勇士之行色。再聯繫不少魏晉故事,「長嘯」是用來抒發語言難以傳達的情懷的方法,可以「如數部鼓吹」(看官如願意網搜此五字,當會知得更多)的,由此可知壯懷之激烈程度,絕非一般!

所以,而今讀古詩詞,無註解幾乎是難讀得懂的。只是,流行歌詞應該是不需註解就能聽得懂的。但又只是,流行歌詞發展到今天,似乎又可以容得下一些需註解才能聽得懂的作品。

說了這許多,其實小克隔空傳給筆者的訊息並未完並未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謝黃老師,『徒手對刀劍,一物都不借』,此刻我再大笑三聲,決定下次試試!」

相信小克曲線會講明,這處應無曲線,是真心多謝!小克兄不用客氣!大抵每個填詞高手都應該有一兩首屬「徒手對刀劍,一物都不借」式的傑作看門口。期待小克早日寫出這佳篇!

小克「自詞解說」實在好看,但這樣一來,更思念尚未有的那些林夕「自詞解說」、黃偉文「自詞解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