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住精神 精神書局

2015/11/6 — 14:17

資料圖片:黃寶龍,攝於已結業的西環精神書局

資料圖片:黃寶龍,攝於已結業的西環精神書局

讀:《讀書好》
黃: 黃寶龍 (西環精神書局負責人)

讀: 精神書局由五十年代在旺角奶路臣街的街口掛牆舖開始,一直走到今天,已五十多年。作為第三代傳人的你,可否分享一下創辦人最初辦書店的想法?
黃: 早在1950年時,爺爺已經開始賣舊書和雜誌,最初的做法是將書貼到牆上、用夾夾起或用兜載着來發售,就如當時旺角街頭的其他舊書攤一樣。但慢慢下來,爺爺發現除了舊雜誌外,其他書種如小說和課本等都有需求,亦希望客人將書買回家看完後,能把它們再帶回店中,以低價轉讓給下一手。如此一來,生活水平不高的人也能買書,令更多人能讀書識字。所以從一開始,書局就是循買賣二手書這方向發展。

讀: 那「精神書局」這名字又是怎樣得來呢?
黃: 大概是因為他覺得書本是精神食糧,取其意思,遂把書局定名為「精神」了,希望這裏能成為一個慰藉心靈的地方,就好像一個飯堂,不過是提供精神食糧的。

廣告

讀: 所以1958年是正式在奶路臣街的店面營業?
黃: 是的,就在港鐵旺角站女人街那出口,近旺角電腦中心的轉角位,也就是現時卓悅的位置。那位置的人流旺,但奈何業主第二代接手後將之出售,租金也因此而飆升,所以我們也迫於無奈地要將書店撤出旺角。

由旺角到港島

廣告

讀: 這樣說來,應該算是「精神書局」第一次因租金問題而面臨的挑戰;亦因為這樣而由旺角轉戰港島?
黃: 加租是最大的原因,因為當時三個舖位一下子加到幾十萬,根本沒有可能負擔到。

讀: 但無論樓上書店抑或二手書,旺角始終是重地,為何不繼續在附近找地方呢?
黃: 一來是租金的考慮,其次是覺得香港島對二手書也有需求,所以想試試在這邊立足。於是,2004年開了北角店,翌年就到西環店,轉眼已經十年了。

讀: 那選擇北角和西環是因為兩者都是住宅區嗎?
黃: 我想跟這兩個區的背景也有點關係。以西環這邊為例,有香港大學;而北角也有不少學校,樹仁亦不算太遠,因着這些學校的緣故,這兩區的學習氣氛也不錯,能帶動書局的生意,所以他們當初就選定了西環和北角。

開店初期,書局都是以服務街坊為主,做街坊生意的,特別是西環這邊,港鐵未通車以前,真的不會有人特意來這邊逛街,更不用說看書了。

讀: 但都是以賣二手書為主?
黃: 其實早在旺角店時,曾經有過一段時期是以買賣教科書為主的,但後來搬到西環和北角店時,才再次加入小說、文史哲等類型的書。

讀: 那營運方向有否因為搬遷而轉變?兩家分店的分工又是怎樣?
黃: 其實分別不大,兩家店的裝修和經營模式也幾乎一樣,至於書的種類就得視乎該區街坊的放售情況;有的街坊會將書拿到店中,有的則是我們上門收書,假如是收書的話,當然就不會再限區份了。
至於把書收回來後,其實也沒有指定要放到西環店抑或北角店,例如這次收到的書以小說、歷史書為主,而西環店較缺貨就會放到西環店,反之亦然。現時科技先進,用Whatspp溝通就可即時知道兩家店的情況、書架上有甚麼書等,加上我會「兩邊走」,所以都能應付好,當然,最近幾個月都主力留在西環店這邊。

讀: 你是何時接手書店的?
黃: 三年前回來幫手的。最初都是由基本的工作學起,執倉、招呼客人、清理收回來的書之後上架等,後來就開始學怎樣定價。雖然這書店是家中的生意,但小時候的我多數是放學後到外婆家做好功課,再到旺角店等爸爸下班回家,幾乎沒有參與過甚麼書店的運作,而接手書店前我曾經營過時裝店,所以營運一門生意的經驗是有的,但若說辦書店,則是新手。當時我想,若繼續依照他們的一套來做的話,終究也不能敵過租金,所以就打算回來,看可不可以做一些宣傳工作,讓更多人認識書店,也知道舊書除了拿去作廢紙回收外,其實也可以繼續流轉下去。

讀: 除了被當成廢紙拿去回收外,愛書人不願意割愛,收不到好書也是二手書店的一大難關。
黃: 不愛書的人根本不會常常買書,但當你愛書時,又不會捨得把書出售,所以這真是二手書店普遍面對的困局,幸好精神書局經營了五十年,由爺爺開始,到爸爸那一輩,儲下了不少舊客人,所以在收書方面算是能有一點幫忙,但大環境始終是難的。

新書賣價愈來愈貴,所以放書的客人也期望回收價會高,但以我們為例,2015年出版的書其實也低於原價的一半,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想令書的流轉速度加快:客人買了書回家,兩三個月後把書看完就能再將它賣給我們,就能讓下一位客人讀到較新的書,這書也可一直傳下去。

江湖再見

讀: 西環店由開業至今十年,10月與大家道別,主要原因都是因為租金升幅?
黃: 其實在這十年間,曾有一兩張租約沒有加租,而兩年前的那張則加了兩成,已經很吃力,這次雖然再加,但也沒有辦法,因為社會始終需要發展。平心而論,港鐵通車的確令整個社區的交通變得方便,不過也沒有為書局帶來甚麼幫助,很少人會因為有了港鐵而特意過來買書,真正有心的讀者,哪怕沒有港鐵也會照樣過來,反而飲食生意就真的會受惠的。

讀: 特別是書局做的是街坊生意。
黃: 一般人到書店打書釘或者買書,都是到公司或離家不遠的書店;要特意乘車到某區的某書店,基本上不太可能。

讀: 但就如你在面書所言,書店是「被淘汰」,你覺得除了租金,淘汰書店的還有甚麼?
黃: 無可否認,香港人是愈來愈少看書,這是事實。相對而言,電子書的影響不算太大,因為喜歡看書的人其實都是喜歡看實體書,覺得這樣才有「書味」,是在看書,反而讀書的人少了,整個閱讀風氣改變,才是真正影響我們的事。

讀: 記得你曾經講過,結束西環店這決定,某程度上就有如「壯士斷臂」,希望能保住北角店,但這次西環店的暫別有否為你帶來甚麼新想法,將來可以用於西環店的營運上?
黃: 其實北角店的經營也很困難,因為鄰近有不少新的發展項目,也擔心來年續租時會步西環店的後塵。未來一年,我想要為書局構思一些開源的方法,例如網上銷售、商場中的短期攤位等,特別是九龍或新界區,也希望能開拓一下。

讀: 日後有機會的話,會再回到西環開店嗎?
黃: 一定會!其實目前我們也不斷在這區物色合適的舖位,也有熱心讀者在Facebook中留言,向我們推介不同的舖位。縱使如此,但情況不太樂觀,因為租金確實不低。

讀: 作為第三代傳人,你對精神書局有甚麼寄望?
黃: 希望書局能有六十年、七十年,一直走下去;我不期望書局能賺大錢,只願我們能自負盈虧地繼續經營下去,因為我們多賣一本書,就會少了一本書被當成廢紙賣掉,多一位讀者以相宜的價格買到書,從這層面來看,對讀者、對社會也是有貢獻的。■

 

《大時代》與書店宣傳



不少人認識黃寶龍,都是因為另一個名字:方展博。說的正是曾當童星的黃寶龍,曾在被譽為「神劇」的《大時代》中擔演少年方展博,亦因為這樣,早前該劇重播時,也間接替精神書局做了宣傳。

「早前因着《大時代》重播的緣故而接受了不同媒體的訪問,無意間也令書店的曝光率提高,這也是我希望自己能為書局做的事,始終做了五十多年,但認識的人不多,其實是件很浪費的事。」而除了用「方展博」的身份接受訪問外,黃寶龍也積極替書局構思各種宣傳,例如在西環店結業前,推出Like Facebook專頁可獲半價的優惠,希望能藉此為專頁儲Like,以後能借助網上世界的力量,發佈不同消息,只因他深信。「世界發展太快,不宣傳,就很易被淘汰。」

 

 

原刊於讀書好 / 讀書好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