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墨杜莎微笑的時候

2015/3/23 — 12:34

法國女作家Hélène Cixous的名篇”The Laugh of Medusa” 轉化希臘的神話故事而來,同時針對弗洛伊德(S. Freud) 心理分析的偏見,提出陰性/ 女性書寫(l’écriture féminine)、身體言說:”Write yourself. Your Body must be heard”;於是Cixous 以環形、流動、感性而性感的文字闡述女性文本的創作與閱讀、反擊男權論述的恐懼意識、倡議女性公眾發聲的權利,甚至提出「女同聯盟」(“We are all Lesbian”)!跟英國女性小說家Virginia Woolf 有點相同又很不一樣,Cixous以個人破格的書寫風格建構陰性文本、弘揚女性的「雙性特質」(bisexuality),文辭非常circular & sensuous,然而,相對來說,Woolf 的性別思量跨越時空的踏進了酷兒邊境,我會更喜歡Woolf 的雌雄同體(androgyny) 多於Cixous的雙性理念!

以前在加州大學讀書的時候,老師讓我們唸Cixous的Three Steps on the Ladder of Writing,個人覺得這是Cixous最旖旎迷暈的書,三個章節分別討論「偉大寫作」(great writing) 跟死亡、夢想和自我根源的關係,迷走於那些熱情洋溢、詩化而深邃、充滿哲學思辨的敘述,便彷彿一頭栽進了藝術深淵的漩渦,旋出了一身華麗與蒼涼……有時候真的不想教書、不再講學,祗想精緻地讀書、然後緩慢書寫,這樣的日子才是真正的靜好呢!

 

廣告

CURE1010 Text & Image: A Critical Analysis
Week Twelve (23 March): Feminist Writing & Queer Image (I)
-Hélène Cixous: “The Laugh of Medusa”
-黃碧雲:〈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Short Story, HK)
*Tutorial: (T)曾嘉燕、吳俊雄編:《又喊又笑:阿婆口述歷史》
(R)黃碧雲:《烈女圖》(Short Story, HK)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