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們懷念林保全時我們在懷念什麼?

2015/1/2 — 19:57

叮噹配音員林保全離開人世,由小鳥相伴飛舞至天國的這個早上,我把《青春常駐》聽了好幾百次。然後,開首那一句「叮噹可否不會老」,像錨一般,沉到心底。關上電腦後,我一邊不由自主地扮張敬軒(的超肉緊神情)哼唱金曲,一邊思考一條價值一百萬(個腦細胞)的問題——如果真的可以令一個人永不變老,我會選擇誰?是叮噹,是林保全,還是我自己?

我愛叮噹

我自小喜歡叮噹,箇中原因當然毫不偉大——老實說,孩童年代的愛與恨,很多時候根本就沒有什麼道理、邏輯可言吧。小時候的我,為這頭藍色機械貓(當年甚至不知道牠是貓)著迷肉緊,不過因為它的百寶袋中,道具多多。每次考試不合格,我總希望跳進抽屜,修改試卷;每早遲了起床,不期然睜開眼後,眼前會有一道粉紅大門,打開,踏前,就到達學校。

廣告

聽起來有點功利,但現在回想,當年我喜歡叮噹,可能因為我以為自己是大雄。大雄被技安欺負,給牙擦仔背叛,被靜宜拒絕,甚至受盡父母老師的責罵……這些苦難,我經歷過,電視前、漫畫前的所有人,肯定也都經歷過。於是,我們祈求叮噹長生不老, 永遠守望著大雄,以及你和我。

我也愛林保全

廣告

嚴格來說,我不認識林保全。相信整個香港,也沒多少人親身認識他。但他的聲音之於我們來說,竟又是如此親切。怎樣親切?請花兩秒時間,做個實驗——先試試在腦海裡recall叮噹的聲音。好的。然後,再recall平日家人(父母兄弟姊妹任擇其一)是怎樣叫你的。問題來了——究竟哪把聲音更加清晰?哪把聲音浮現得更快?

1982年2月1日,叮噹首次在全港市民的電視機出現。自此,林保全的聲音,就等同叮噹的聲音。兩者分不開,更沒有分開的必要。再說一次,我不認識林保全,但在32年後,保叔離我們而去的今天,我無法不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沒有林保全,我會不會愛上叮噹?可能會,也可能不。我只能肯定的是,如果你從我的腦海刪走「林保全.mp3」這個檔案,我一定不會對一隻四呎高少少、圓頭又扁鼻的中年機械人(它1969年出生)產生興趣。

但我更愛我自己……的童年

今天,我看了不少有關林保全的報道,然後訝然發現,他聲演的卡通角色竟是如此如此地多——林源三、車厘龜、永澤同學、熊貓博士、加菲貓……原來,林保全的聲音(以至他的離去)象徵的,是一代人童年回憶的消逝。正如去年譚玉瑛被調離兒童節目,大家用同樣的語氣追憶浩瀚煙波裡的似水流年——「我由黑白殭屍開始睇佢喇!」由始至終,我們心裡最不願意老去的人,不是叮噹,不是林保全,而是自己。

現在明白青春常駐的意思嗎?時光這個壞人最決絕的,從不是盜去我們心底最寶貴的集體回憶,而是在偷去回憶的同時,還殘忍地告訴我們——你已經老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