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祈禱落幕時》— 謊言的折射

2018/10/15 — 19:28

電影《當祈禱落幕時》劇照

電影《當祈禱落幕時》劇照

若有選擇權,誰會想以謊言來建構自己的身份?難道在此世上會有一個人不想以真實的情感來示人嗎?《當祈禱落幕時》中有一句對白,「謊言是真相的影子,但更多是人心的折射。」仔細思想一下,今天我們說謊多少也是想保護自己免被他者更深的對我們有所認知,無疑這是一個自我隱藏的途徑。如加賀的父親口說自己過身時想單獨的面對,但心裡卻想兒子的同在。俊一的替換身份為要保護女兒,致使差點連真實的自我也失去。博美母親的瘋癲為要說服自己沒曾做過讓丈夫女兒受折磨的事。博美的說謊當然是為了要保護自己所曾做過的事及爸爸的身份。說穿了,今天我們擔心以真我示人就是怕吃虧,怕自己的想法、慾望被人了解知道,但這卻讓謊言為我們帶來最可怕的,這就是人會越來越把自我壓抑,原有的身份也漸漸被破碎。片中的俊一就呈現這樣的情況,終究一天他不能再有自我,連生存與否也不能再自己作選擇。

沒錯,謊言有著這個的特性,但破解謊言或讓坦誠在人間存在的方法就是要深觸每一個人的內心,與他者作更深度更深層次的接觸,使他者有被接納被愛的感覺,這份的自我隱藏也會有褪色的一天,亦能重建人的身份。就如博美父女中的坦誠溝通及彼此深觸對方內心,亦藉那所伴隨的記憶讓博美清楚記得父親所曾說過,自焚連想一想也是十分害怕,若沒有其他方法也不會用自焚的方式來結束生命,至少,她讓父親的最後一程走得輕鬆一點,亦使父親最後也能如自己所願的不用以最悲慘的方式離去。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若主觀感放得太大,連理解他者的想法也從自我出發再結合已有偏見的記憶,悲劇又是由此而生,就如加賀未能送上爸爸最後一程,加賀父親的願望即兒子會在自己臨終時陪伴著自己也未能實現。也許,「錯失太易 愛得太遲」不單讓能愛他人者遺憾,這更會讓被愛者屈屈而終。

故此,在親情中,也許最重要的就是足夠以及深度的溝通,以愛來讓彼此間的面具被撕破,致使人不用以謊言來堆砌自己的身分,亦可以讓原本被謊言磨滅了的自我能被重新建造起來。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