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艾慕杜華趟開心扉的時候

2016/8/29 — 16:28

電影《Julieta》劇照

電影《Julieta》劇照

艾慕杜華的新戲“Julieta” 應該是他眾多作品中最「正常」的一部。回顧一下,“Tie Me Up! Tie Me Down!”、 “High Heels”、“All About My Mother”、“Talk to Her”、 “Volver”、 “Bad Education”、 “The Skin I Live”及“ In I'm So Excited”幾乎每齣都是關於邊緣社群、怪癖、人性或宗教的陰暗面,於是當看到 “Julieta”那個似乎是大團圓的結局,我是有點惊訝,所以說這是最「正常」的一部。但一貫艾慕杜華的風格 - 女性、難以啓齒、沉默及道德批判仍然存在。

艾慕杜華說電影是向Luis Buñuel的 “That Obscure Object of Desire” 致敬。Buñuel 當年用了兩名女演員  Carole Bouquet 及Angela Molina 來演同一個費明高舞蹈員的角度,在慾望蒙蔽下客觀環境的任何改變,在那人眼中都沒有分別。當法國富商迷戀上費明高演員,迷上的可能只是一個概念,非常對象的本身,因此臉孔不同了也不要緊。還記的當年唸電影理論看這電影時,「一舊飯」的我看出是兩名女演員演同一角色,但以為是自己眼花。艾慕杜華用了兩名演員去演不同年紀的 Julieta,沒有多餘的鏡頭、情節交代,只巧妙地以一個洗澡後抹身的鏡頭,如魔法般年青的 Julieta 變成了中年的 Julieta。年青及中年的 Julieta 各有難於啓齒的事情 -跟丈夫、女兒及父親的關係。女兒又因為父親遇難離世,內心藏著許多沒有話沒說,失踪多年,就是不要跟母親溝通。

改編自 Alice Munro的 Chances、Soon及 Silence 的三部曲,沉默是電影的主軸。沉默及 discreet 一直是艾慕杜華電影的骨幹。在 “Julieta”中從了劇情外,艾慕杜華電還透過藝術在電影中去談沉默。電影開場時,是中年的 Julieta 在打包收拾準備跟男朋友移居葡萄牙,在帶走的物件中有坂本龍一的曲譜集。坂本龍一的音樂是沉默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一曲就如電影《戰場上的快樂聖誕》一樣,當勞倫斯先生走向日本指揮擁吻時那一幕,那慢鏡時沉默的,而坂本龍一的鋼琴獨奏有一種孤高獨立於世的沉默。中年Julieta 的家中掛著一幅 Lucian Freud 的自畫像,Freud 說過孤獨及未知數是人生不可逃避,而創作就是由一連串未知、錯誤以及沒有規律的生活中就造而成。Freud 的人生就是徹徹底底的一場沒有規律、不可預計的immorality -無數的私生孩生,那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根本就是他祖父佛洛依德筆下 ego 及super ego的典範。或者人生就像是 Freud 所言的孤獨及充滿未知數,因此在藝術成就之外,坊間對他私生活的批評,他都是沉默。「Uncertainty」 是年青時 Julieta 所面對的,大抵她一生人也在面對。不穩定的工作、在火車上碰上的一夜情,都是在沒有未來的。在學校代課教古典文學,談到奧德修斯在海上歷險九年的神話故事,那是關於冒險及 uncertainty 的故事。大海都是沉默的,都是滿載 uncertainty。

廣告

片末中年的 Julieta 收到失踪了十二年的女兒一封帶有回郵地址的信,訴說近況。於是男朋友駕車陪她去找女兒。途中她問:「她沒有說要見面。」男朋友:「Well,她附上回郵地址呢。」都帶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但電影沒有多說到此為止,仍保留點點艾慕杜華一貫的沉默主軸。歐洲的影評都說艾慕杜華 sober 了,我倒覺得他是向觀眾趟開了一點點心扉去談沉默。

廣告

作者臉書專頁 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