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港女好蝗女賤」的標籤 堂而皇之拍成黃金時段電視劇

2017/5/5 — 14:55

無綫《不懂撒嬌的女人》劇照

無綫《不懂撒嬌的女人》劇照

【文:楊不歡(內地生長,自稱蝗蟲,香港傳媒從業者)】

我覺得香港的性別、愛情相關社會文化想象中,那一類對於「大陸妖豔賤貨要搶我的寶貝香港男人」的被害妄想症,真的該好好醫治一下了。從七八十年代那種「老公上大陸包二奶」的社會符號,到如今這些「港女好蝗女壞」的標籤登堂入室都拍成電視劇了,看著都覺得你們怨氣很大…

之前在 Facebook 看到一個女 blogger,基本大部分帖文的內容就是「港女好,蝗女賤」,蝗女千嬌百媚千依百順都是為了錢,得手後就搞散你頭家,港女就與你同甘共苦默默耕耘,就是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的一朵清純白蓮花…每隔兩三條就出現一條「大陸女人全部係雞」類型的帖文,然後下面就一群香港男女互相點頭稱是。那種母狼維護地盤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感,隔著屏幕都能聞到。

廣告

現在這種想象和共情都足夠拍成劇集(指無綫《不懂撒嬌的女人》)了。總之內容都差不多,內地女人就大波發姣,港女就獨立堅強顧家隱忍不貪財,不懂撒嬌,而男人則都是瞎了眼,只看得到妖艷賤貨,看不到我的好。

首先,我想不通他們對「獨立堅強」有什麼誤會。是不是覺得在穿成個OL的樣子、在office摔個文件夾罵罵下屬、和隔離檯的 Emma 和 Suki 勾心鬥角,就算獨立堅強了?深夜在被窩裡面哭泣,因為這個工作機會被個八婆 Amanda 搶左,而男友不理解我還在打機,我工作好辛苦好辛苦?如果這也算獨立堅強的話,那那些背井離鄉、獨自打拼、求學深造的女孩,還是把寧可自己算在「大波發姣」裡面吧…

廣告

關於「不懂撒嬌」這點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那些臉臭嘴也臭還作妖的人,想發嗲的時候照樣發嗲,臉臭嘴也臭還作妖絕對不等於不懂撒嬌,只能推導出這人沒什麼修養。

全城最多人看的電視台,黃金時段的電視劇,你們就看這玩意…

這種恐懼都能在電影大螢幕上得到共鳴,作為文化輸出了。《志明與春嬌》系列一直充斥著蝗女惡意,從第二部一對藕斷絲連的情侶以出軌打敗了大陸老土男女開始,到第三部兩個講普通話的年輕女性角色,一個一出場是傍著個有錢色老頭,一個穿著短褲自動獻身飛撲已經有女友的香港籍男主角。在這種大快人心的情節中,本地觀眾心滿意足地享受著本土愛情的勝利,「港男」、「港女」難得地統一戰線抵抗外敵,影片和心靈共振,發出了這個小社會中當代男女關係的海豚音。

無論來自哪裏,大多數女孩子都是多姿多彩的,獨立、靠自己這種特點,在現代社會算不上什麼奇貨可居的特殊技能,基本是個現代女性都有。學會溝通、對親密的人不呼呼喝喝、給臉色看,也不是什麼「老實不善表達」、「不懂撒嬌」的人就不會的,這是家教。我認識五湖四海的有趣女孩,太多太多了,但是女孩子一旦把某一類男人視為守護品,進入一場地盤爭奪的時候,一旦開始進入「她們來搶我們的男人」的幻想、乃至目露兇光開始潑髒水的時候,那樣子就變得特別面目可憎。

張志明在第三部中,買了一個達利的裝置藝術品。我不太清楚志明買了達利的裝置時,懂得多少達利和當代藝術史,畢竟他在劇中所有的相關表述,只有一句「每個男人都該有一個 Dali」;第二部楊冪那個角色,帶張志明去北京的地下 livehouse 聽獨立音樂,我懷疑張志明欣賞得了多少,電影裡也沒說。誠然,志明在香港可以也算得上個挺搞怪的男孩子了,可是……

香港是個女多男少的城市,資源稀缺,大家精神太緊張了啊。然而姑娘們在製造假想敵、警惕著守護著自己視若珍寶的港男的時候,可能真的沒想過這個事物對他人來說的吸引力有多少呢。真的沒有很想要那種滿頭髮膠的典型香港男孩啊,所謂「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出門在外的人通常都在探索更多的生活可能,港男你們留著,自己同甘共苦一齊供樓吧。

姑娘們,無論你來自哪裡,保持對個人成長的興趣,和對世界的好奇心啊。生活那麼遠,視野那麼廣,人生不止眼前那幾個香港男人。少看點TVB,睇壞腦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