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空中小姐」變成「機艙服務員」

2015/4/7 — 8:22

圖: flickr user Meg

圖: flickr user Meg

「妳就是乘客的機上娛樂 (You are the in-flight entertainment)。」一位退休英航空姐憶述六十年代時自己初初入行時同事的心態。當時,社會上的女性就業機會不多,大部分都是秘書,打字員,或者工廠女工這些比較機械化的工作。「空中小姐」這個行業自然成為時尚女性的 dream job。由於搭飛機出外屬於十分昂貴的消費,加上航空技術未及成熟,長途飛行並不算十分舒適。航空公司因此希望藉着能夠媲美豪華遊輪的服務來吸引顧客。於是「空中小姐」貼心的服務便成為了航空公司賣點之一,亦因此添上了引人入勝的味道。老實說,「空中小姐」賣的不只是服務,還有那仿如 urban legend 一樣,抽象和含蓄的 sex appeal 。高佻的身材丶溫柔的聲缐丶一絲不苟的制服丶這些都是空中小姐工作的日常。從前只有大戶人家的子女才會被稱為「小姐」丶「少爺」,足見「空中小姐」丶「空中少爺」這個名稱背後實在包含着一種矜貴。

然而,今時今日各大航空公司(包括國泰)面對廉航的競爭,大大減少於服務上的成本來壓低票價。空中小姐的神話已經大大褪色。況且今日大家時興短褲涼鞋搭飛機,和六丶七十年代穿西裝丶晚裝上機的旅客大相逕庭。「空中小姐」的貴氣似乎已經變得多餘。今日大家都稱「空中小姐」為「機艙服務員」,如此的「去神話化 (demystify) 」的過程,正正是一個時代落幕前的最終章。而機艙設計的演變,正是這個改變的最佳證明。

圖: 帝國航空(Imperial Airways)於1900年代的Heracles Class客機

圖: 帝國航空(Imperial Airways)於1900年代的Heracles Class客機

廣告

圖: 帝國航空(Imperial Airways)的路線圖 (source: Wikipedia)

圖: 帝國航空(Imperial Airways)的路線圖 (source: Wikipedia)

廣告

香港在國泰航空於一九四六年成立之前,主要由泛美航空 (PanAm),帝國航空 (Imperial Airways) 承辦來往本地和歐美之間的航線。跟據1930年代的資料,當時由香港飛倫敦,需要停七個站,途經擯榔嶼丶磐谷丶仰光丶卡爾卡塔丶埃及丶布林提西丶法蘭西,然後才到倫敦,票價為一百六十鎊。長途拔涉的旅途並非十分吸引。加上技術上的限制,螺旋槳引擎驅動的飛機未能於氣候系統之上飛行,氣流造成的顛簸令飛行十分不舒適。一直到六十年代,美國泛美航空向波音公司要求研發出一架能容納四百人的「空中遊輪」,更提出雙層 (double-decker) 的設計。這就是後來的 747 系列客機。寛闊的機艙能夠讓航空公司設置更多的設備來提高機上的服務,更開揚的空間感亦令長途飛行更加舒適,擺脫了以往局促的感覺。從圖片上可以看到,雖然機艙同樣採用每行3+4+3共7個坐位的設計,但是當時的機艙比今天的感覺更高更開揚。其實這是因為存放手提行李的 overhead compartment 比今天的小得多,而且並沒有在中間一行設置。因此整個機艙空間一目了然。坐位也沒有今天的個人娛樂系統,因此整個坐位的設計顯得更加輕巧。空中旅行並非只是由 point A 到 point B 的交通工具,它更加是一個社交的體驗。能稱得上空中遊輪,自然需要一個 socialize 的空間,好讓旅客能夠感受到如遊輪旅行一樣,能夠結識其他旅客的獨特體驗。六十年代的和諧式客機 (Concord),更加以此為賣點,標榜旅客可以在機上結識到各行各業的精英,托展自己於上流社會的人際網絡。一組組對望的座椅丶座位之間的小茶几丶相連的沙發 lounge chair 等今天難以置信的設計丶都曾經出現在各航空公司的機艙之中。

圖: 1976年國泰的Boeing 707 客機 (1)

圖: 1976年國泰的Boeing 707 客機 (1)

圖: 1981年國泰的Lockheed L-1011 Tristar 客機,同樣採用中間一行不設overhead compartment的設計。(2)

圖: 1981年國泰的Lockheed L-1011 Tristar 客機,同樣採用中間一行不設overhead compartment的設計。(2)

泛美航空宣傳片 – “Six and a Half Magic Hours” (1958)

從泛美航空的宣傳片可以看到,乘客可以在機上下棋丶玩撲克牌。當時的餐點並非預先放在一個個盒子裏,而是由「空中小姐」端出整盆的食物,再用夾子分派給乘客,給人一個正在和其他乘客分享美食的社交體驗。當時,乘客似乎更傾向和其他人溝通,有別於今日人人戴上耳機封閉自己的情況。在 smartphone 的年代,今日的座位更設有叉電插座。雖然乘客可以無間斷的煲劇打機,但卻變得自我封閉,空中旅行失去了置身一個社交場合的感覺。聽過「空中小姐」抱怨乘客說話時沒有禮貌沒有眼神交流,相信或多或少和這些個人化的機艙設計有關。這些都令空中旅行失去了六丶七十年代的魅力。而 747 客機亦漸漸被更高效率的機種取締。

圖:1960年代泛美航空Postcard (1)

圖:1960年代泛美航空Postcard (1)

圖: 北歐航空Douglas DC-6 客機 postcard (1)

圖: 北歐航空Douglas DC-6 客機 postcard (1)

圖: 聯合航空 747 客機 Ponape Lounge (1)

圖: 聯合航空 747 客機 Ponape Lounge (1)

「空中小姐」並非只是一個服務員,空中旅行亦並非只是一種交通,而是一個獨特的享受和過程。「空中小姐」的存在代表了從前空中旅行的講究,因此給予他們「小姐」丶「少爺」的美名。今日這份講究似乎不再被重視,乘客難頂丶低俗的行為成為空姐空少的工餘話題。記得電影≪表姐你好嘢≫中,從前的「空中小姐」對乘客無知無理的行為並非照單全收。與其說「空中小姐」的服務質素下降,乘客不如先檢討一下自己的態度夠不夠體面。「空中小姐」並非純粹的「機艙服務員」。說到底努力維繫空中旅行的講究才是「空中小姐」得此美名的原因,亦是她們的魅力所在。「空中小姐」的 sex appeal 來自於高貴丶講究的堅持和追求,否則只會淪為膚淺低俗的性幻想。航空公司近年面對廉航的競爭,縮減服務上的成本。如是者service越來越變得流水化,失去了講究高貴的光環,變成純粹的服務員。隨着 747 客機的退役,空中旅行變成純粹交通工具,「空中小姐」的稱號或者亦會慢慢變得不合時宜。今日,「空中」或者不再需要「小姐」丶「少爺」,但是大家也請僅記當日有過的花樣年華,不要令香港人的品味退化。

(1): via: http://famgus.se/Vykort/APC-CrewsPassengers.html

(2): via: http://sploid.gizmodo.com/traveling-in-a-boeing-747-in-the-1970s-was-pretty-damn-150463766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