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 add oil 走進牛津

2018/10/26 — 13:10

‘add oil’ 收入《牛津英語辭典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一如所料,網民討論熱烈,不少作家更以此為專欄題材。事緣曾泰元教授在台灣《蘋果日報》撰文,說他在 OED 發現 ‘add oil’ 一詞。隨後,牛津證實,此詞於去年九月正式收進辭典。

曾泰元是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醉心翻譯和詞典研究,自言「每次 OED 做季度更新之時,我都會仔細瀏覽官網的新詞表,看看『加油』收進去了沒有。」講真,語言發燒友我認識不少,語言學界中人亦不少,但做學術研究之餘,對語言仍如此着迷,定期 mon 住詞典,為一條語例,以有涯的生命值隨無涯的語言進化,身體力行科普語言,真是鳳毛麟角,值得敬佩。

不少人把 Hong Kong English 等同 Chingish ,覺得牛津雖然收進 ‘add oil’ ,卻同時在此條標注 Hong Kong English,並不討好。以望文生義的方法來讀解語言學術語,是很危險的事情。朱耀偉教授論香港研究,說 studies of Hong Kong culture 與 Hong Kong cultural studies 系屬兩個概念,亦即「方法論」與「主體論」之爭。很多語言學的概念,名稱極似,卻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如 applied linguistics 之於 linguistics-applied 、 language acquisition 之於 language learning 、 Hong Kong English 之於 English in Hong Kong 。坊間普遍把「港式英文」和 Chinglish 視作一樣,但語言學裡, Hong Kong English 、 Kongish 和 Chinglish 卻是不同的概念。前二者是香港人用的英文,後者則是中文人在學習英文的過程所產生的語法錯誤。

廣告

甚麼是 Hong Kong English (香港英語)呢?很多人都知道,星加坡民間喜用 ‘I dun have lah’ 、 ‘One dollar give you, also can’ 一類混合中英文特色的本土英文 Singlish ,但在政府發言和新聞報導等正規場合,星州人說的英文接近英國的正規英文,縱然帶有星國的詞彙和口音。這就是 Singapore English (星加坡英語),即 Hong Kong English 的星國版。

還不明白的話,不妨請葉太講幾句。這位香港大學的一級榮譽高材生,對英國文學瞭如指掌,筆下英文亦見正規。但她究竟不是英國人,也不像她女兒自小在美國接受教育。是以她講英文,仍帶有一些廣東話的語音特徵。蕭叔叔早就拍了教學短片,點評月旦。 Regina 說有本地腔的 Hong Kong English ,就像 Scottish English 、 Welsh English ,甚至 Liverpool English 一樣,在英國更常理解為身份和地域認同,並不帶貶意。

廣告

牛津詞典載 ‘add oil’ 來源共四則,最早一條出自 1967 年的醫學人傳記。何故 ‘add oil’ 出現了半個世紀,到近年才被收錄在詞典?網上的口水戰,似乎沒有人關心這一點。科技進步,使語料庫 (corpus) 成為詞典編纂的利器,編輯得以運用大數據,去觀察現實世界的語言運用。近年的英語詞典,無不以「描述語言 (descriptivism) 」的哲學為理念;這跟鼻祖約翰遜 (Samuel Johnson) 的時代,以正典文學為依據、例必恭引喬叟 (Geoffrey Chaucer) 、米爾敦 (John Milton) 乃至莎士比亞 (William Shakespeare) 的傳統語文學派 (philology) 截然不同。

悉尼大學林麗素教授 (Lisa Lim) 對星加坡和香港兩地的英語詞源素有研究,早前在《南華早報》撰文,分析 ‘add oil’ 在國際舞台普及的主因︰香港新世代在雨傘運動中,利用社交媒體互相打氣,因懂雙語,在手機偏向打 ‘add oil’ 多於「加油」。當全球聚焦香港這場運動,‘add oil’ 便透過Facebook、Instagram等平台廣為流傳,衝出國際。

從目前全球一體化的趨勢看來,民間層面的交流愈發頻仍,而英文的國際語言地位會更為鞏固,像 ‘add oil’ 這種「異國語言在牛津」的案例將出現得更多。只要不是過度亢奮,沾沾其實無妨;畢竟歐美在本世紀更注意亞洲的動態,是客觀的事實。另一邊廂,即使不喜歡,也不需咬牙切齒︰一來,英國知識份子對語文保守、把關極嚴,世所共知。就算 ‘add oil’ 收進牛津詞典,也不代表會在英國本土流行。二來,語言消長,箇中得須經歷一番競爭,一個詞今天能活下來,不代表明天不會消失。這都是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宏觀因素角力的結果,不因個人的主觀意志而改變。正如一百年前的英國人,做夢也沒有想到,在今天的倫敦街頭,會聽到 ‘long time no see’,還有 ‘ni hao’ 。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