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 Middle 成為書展年度作家

2018/7/6 — 15:57

《Middle》Facebook 圖片

《Middle》Facebook 圖片

一直都想說,香港網絡環境最好的年代,是博客 (blog) 崛起的2005年。那一個年代,沒有 facebook ,自然沒有什麼寫軟廣賺錢的 KOL ; Youtube 只能放很短的片,所以沒有 youtuber ,沒有唱歌、打機的網紅;除獨立媒體外沒其他網媒,要在報紙刊登文章,機會也特別的少。熱愛寫作的素人們,全部都開起了博客,努力的筆耕。

那個年代,博客之間會瀏覽其他人的網站,看到其他博客的文章寫得好,會毫不吝嗇的讚好;遇上不贊同的觀點,會認真地留言,或者撰文回應。那個時候的網絡環境,沒有那麼多的功利,沒有那麼多的軟廣,沒有那麼多的陰謀論,沒有那麼多的圍爐取暖,沒那麼多的文人相輕。人們純粹因為喜歡而寫作,純粹得令人懷念。

在那個博客崛起的年代,鄙人在 sinablog 寫作,見識過不少內容和文筆不錯的博客: Chris Leung 的子貓物語、黃島主的活在桃花島、凌影的暗黑熱血、劍心的劍心回憶、葉一知的刁民公園、庫大的庫斯克的床、謝天下的暗黑舞台,還有今年成為書展年度作家的 Middle ,以及他的博客:純屬虛構。

廣告

在那個年代, Middle 跟其他的博客一樣,很純粹地寫他的愛情故事,熱情地跟其他博客和網友交流。他後來出書了,大家都戥他高興,畢竟對不少熱愛寫作的人來說,出書是一個夢想。再到了後來,不少人的博客都廢棄了,部份人轉在網媒寫作文章,有些人成了 KOL 。至於 Middle 則繼續純粹地寫他的愛情故事,成了一個作家。再到了後來,便有人批評他文筆不好、累贅,乃至出現一些所謂的惡搞專頁。

究竟這些批評背後,有多少是文人相輕,有多少出自忌妒,我不知道。作為 Middle 的忠實讀者,鄙人卻一直認為,他的文章寫得很好。他的文章平實近人,沒有故作高深的辭彙,沒有賣弄文筆的堆砌,像是你身邊的一個友人,訴說他或她的愛情故事。 Middle 的文章好看之處,好在他的寫實,好在他「有畫面」,好在他會一不小心,便勾起了眾人的愛情和回憶,令你感動不已。

廣告

或許,只要有過愛情經歷,只有過着平民生活的人,才會看得懂 Middle 。那些行文堆砌的所謂「文人」,還是由着他們吧?反正在今日的社會裡,所謂「文人」只是一些書呆子自命清高的稱號,什麼「文筆」,什麼「品味」,只是他們用來解釋自己作品為何沒人看的託辭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