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飯點解叫「靚仔」?

2019/4/10 — 15:28

圖片來源:pakutaso.com

圖片來源:pakutaso.com

在《香港經濟日報》 Topick 網站內,有篇文談到香港的茶餐廳術語,當中談到白飯為何叫「靚仔」:『「靚仔、靚女」分別用來形容米飯及白粥,是因為米飯粒粒白雪雪,如青靚白淨的男生,粵音稱「靚仔」;同樣用白米煲出來的綿滑白粥,與「靚仔」白飯天生一對,用「靚女」來稱呼最恰當不過。』

不諱言的說,這個解法完全不懂裝懂,自行腦補穿鑿附會。其實,白飯點解叫「靚仔」,乃是源於白粥叫「妹」,其讀音需要變調,音【mui1】。至於點解白粥叫「妹」呢?原因並不是什麼「青靚白靜」,而是由潮州打冷鋪傳過去的。

以前的打冷鋪,裡面的伙計多數是潮州人。他們不會叫冷佬粥做「粥」,而係叫「糜」。「糜」是粥的古叫法,東漢劉熙所撰的《釋名》曰:「糜,煑米使糜爛也」,相傳晉惠帝的名句「何不食肉糜」,「肉糜」便是肉粥的意思。

廣告

由於「糜」字在潮州話(及閩南話)的讀音,是【muê】,其讀讀音跟粵語妹妹的「妹」字一樣,於是其他香港人便有樣學樣,跟着冷佬叫粥做「妹」,而妹字在粵語裡,往往又會出現變調的現象,所以便讀成了【mui1】了。

白粥叫「妹(糜)」的講法傳入茶仔之後,便發展出白飯叫「靚仔」的講法,後來入行的後生,可能未聽過其他人把粥叫作「妹」,但聽到人叫白飯做「靚仔」,便把粥做「靚女」。可是不論怎說,白飯叫「靚仔」、白粥叫「靚女」的源頭,是來自潮州話借詞的「糜」,而不是什麼米粒青靚白淨。

廣告

說起打冷,還有兩個詞匯需要解釋一下。第一個是「打冷」一詞的詞源,鄧達智在《明周》的訪問裡說:「打冷即是打 "round" ,由殖民地時代開始,香港人就喜歡將英文夾雜在廣東話當中,久而久之,便出現打冷這個名詞」,好明顯,鄧達智不諳潮州話,所以胡亂穿鑿附會。

「打冷」的本字,是潮州話的「擔籠」,音【tann】【 láng】,源於早期的潮州人,無錢開鋪賣滷水,於是用竹籠載着滷水,再用扁擔挑着個籠去做小販。其他人聽到潮州人說「擔籠」二字,讀音跟粵語「打冷」接近(注:「冷」字要讀粵語變調的【lang1】),於是叫作「打冷」,而香港以粵語為主,那些潮州人到了開鋪時,便索性跟其他人的用法,叫自己賣「打冷」了。

第二個詞匯,是「冷佬粥」,這裡的「冷佬」是指潮州人,但是為何會這樣叫呢?原因是個這「冷」字,實際上是潮州話的「」,意思是人。潮州佬在香港見到同鄉,會叫對方做「家己儂」,而「儂」字在潮州話(及閩南話),讀音為【láng】,很似「冷」字在粵語變調的【lang1】,其他人時常見到他們說「家己儂」、「家己儂」,於是便叫潮州人作「冷佬」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