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年孤寂》上映前,先看《玫瑰的名字》

2019/3/14 — 10:30

在《立場新聞》讀到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快將由串流影視平台龍頭大哥Netflix 斥資用西班牙語拍成電視劇,確是天大喜訊,拭目以待不在話下。不過誤打誤撞又給我在國產機頂盒發現到改編自Umberto Eco中古時代推理小說《The Name of the Rose》的八集迷你劇,由意大利和德國傳媒合拍,三月四號在意大利RAI電視台首播,由實力派名演員John Turturro 及 Rupert Everett擔綱,全劇英語對白,相信是瞄準全球市場。馬上看了已上架的第一集,雖然全集主景是一座中世紀修道院 (八集應該都是如此),但絕對稱得上是視覺講究、有一種古樸的「豪華」(借日本常用來形容影視之詞),是落足本的嚴謹製作。

兩部原著皆屬上世紀石破天驚的劃時代作品,前者讓全世界見識到南美的魔幻寫實小說,而後者則把符號學理論帶到文學創作範疇,據維基資料兩書的全球銷量均過五千萬本,忘記了哪個排行榜,《The Name of the Rose》入選為上世紀一百本最佳小說排在前十幾名,即使七、八十年代在文化學術界極時髦的「符號學」到了今時今日已有點過時,這本小說拍成電視劇起碼對我來說仍是一大盛事,不亞於《百年孤寂》。

它的意大利原文版於1980年面世,英語譯本在 1983 年推出,好評如潮捲席全球 (我猜想愛推理如日本必然對它視為珍寶吧) ,小說發生在十四世紀意大利偏遠北部一座修道院,主角 William of Baskervilles (福爾摩斯系列中不是有最經典的 《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嗎?)是一名來自英倫的方濟各修士,他帶同他的徒弟 Adso 來到這所屬Benedictine 僧侶潛修的寺院,準備與當時遷「都」在亞維農的教皇的使者來一場在歷史上影響後世深遠的教義大辯論。教廷使者未到之際,修道院發生了一連串離奇死亡,William 認為是謀殺,推理本是他強項,修院主持便請他調查為何在一所平靜修院會發生連串謀殺,和修院內藏書豐富的圖書館,或再宏觀些,與宗教,以至即將召開的大辯論有關聯嗎?

廣告

我對天主教及西歐中世紀歷史認識有限,但極感興趣,記得年輕時看此書時被它峰迴路轉柳暗花明的情節深深吸引,絕對是page turner,後來由辛. 康納利主演的電影版也第一時間購票,然而一部電影的長度又怎夠吸納及拍出如此豐富廣博精闢的內容,現時長八集的電視劇應該更能呈現出原著一層又一層抽絲剝繭的情節及綿綿不絕穿梭於全書的典故、隱喻和謎語。

Eco 本身是享負盛名的權威學者兼教授,《The Name of the Rose》是他首次嘗試寫小說,一出版已技驚四座,情節固之然引人入勝,但中世紀修道院的背景可不是一般作家所能駕馭,書中處處顯現出作者精博的學識和修養,除了將符號學融入推理,他對聖經、中古及宗教歷史、神學、還有各類古籍的心得,以至古代修院的人事運作,其建築的結構、佈局、再去到細微如圖書館管理、目錄分類......皆有精闢的鑽研,令人大開眼界,很多時會覺得艱深,但絕不枯燥,結局更出人意表,而且沒有他般博學,根本就不可能構想到這樣的結局。

廣告

到目前為止我只看了一集,但不管成績如何我必然追看下去,Umberto Eco 原籍意大利,由他國家的電視台拍他的作品,相信會更能保持原著的精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