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年孤寂

2017/3/10 — 17:22

看了打鬥場面很激烈的《金剛骷髏島》,人和獸沒有很深刻愛情線。但一百呎的巨獸看見自己喜歡的女孩跟另一位男人在一起,即使再力大無窮,也註定永遠不可能奪取芳心,永遠也只可以黯然轉身離去,金剛如是,《西遊記》的孫悟空也如是。關於人獸愛戀,還是懷念2005年Peter Jackson那齣。

百年孤寂

靜聽著鳥龍們劃破長空的鳴叫。在這偌大的森林,滿山都是可吃的果子和竹林,沒有朋友,也沒有一個敵人,看來已經沒有可埋怨的生活,偏偏我經常感覺到空虛貧乏,再沒有其他動物願意和我一起高歌拍和,也沒有同伴跟我一起蹦跳起舞。我曾經獨個兒嚐試過裝作樂極忘形,裝作很興奮的獨個兒發足狂奔,鼓動肺部引吭吼叫,但當一切停靜下來,原來當只有自己聽見自己的喘氣聲時,我只有更感空虛失落。

廣告

其實我不愛熱鬧,也不需要一整群鬧哄哄的朋友,我只希望有一位,經常在我身旁的同伴。在還年輕的時候,我記得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很多的說話,但我們會分享食物,經常結伴四處冒險闖蕩。那時候我的個子還小,只有我一個的時候很容易害羞膽怯,碰上速龍和巨蟒等猛獸會不知所措。不知道為甚麼,當我的同伴緊靠在我身旁,我的勇氣和力量都倍增,甚至我會感到和同伴一起的時候,我們的氣勢和壓迫力比現在的我更巨大;當我們並肩咆哮,連我自己也感到整個山野都在搖動,世界上好像沒有事情值得懼怕,甚至可以把整條暴龍吞進肚子裏。

我固然懷念我的同伴,沒想過,我竟然寂寞得連別個族群的同類也想念起來。我曾經跟其他猩猩為了食物、地盤和情人打架,好幾回差點兒沒將對方殺掉,我們曾經恨不得把對方煎皮拆骨,到現在,我竟然很珍惜他們用利爪銳齒在我身上留下來的疤痕。我的身體很巨大,但我知道我的心臟卻愈來愈脆弱,我感受到它每天都在打結,每天也有一小部分在枯萎。唯一找到慰藉的地方,就是每天攀爬回自己的洞穴,向着遠方眺望那太陽即將消失的境象。那境象,把整個荒野映照成很燦爛的金黃色,那金黃亮光,竟然可以直接射進我的心坎內,內心的鬱結因為霎時溫暖而稍為紓緩,只可惜,那景象每次都太短暫,瞬間消逝。

廣告

稍為有點意外,是我好幾次走到人類的地方,隨便隔着山頭向他們吼叫,他們被嚇得立即四處竄散,很好玩。然後,他們竟然在特定的時候把一些女孩子運送過來。我當然興奮到不得了,我曾經想過把她們吃掉,對了,我們偶然也會吃肉的。但相對可口的鮮肉,我更期望有人可以滋潤我燥竭的心靈,我急不及待的跟她們示好,我甚至沒理會對方會不會嫌棄我樣子兇陋,主動拉着她們跟我跳舞。

很可惜,我每次也無法準確計算彼此間體形的差別,也許她們太害怕而劇烈掙扎,我只是稍為用點力捉緊,她們的手腳總是很輕易的撕斷了。也不知道錯手把多少位女孩殺掉。這次,竟然來了一位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女孩,看到她實在很美麗,頭上的毛髮是金黃色的,我從來沒有看過,跟以前土人送過來的女孩很不一樣。這回我小心多了,一直小心翼翼把她放在手裏。我本來很愛跳舞,喜歡奮力在地上按着節拍舞動,但我的經驗告訴我,我不可能再和土人送來的女孩子共舞,她們都太脆弱,我稍為興奮拉拉她們的手和腳,都沒聲息的撕裂。所以這回,我做一次觀眾,只看着這位女孩跳舞,而她實在跳得很有趣,她也是第一位在我面前表演的女孩。別以為我愛上她,我已經不想再愛別人,我討厭日後錐心泣血的懷念。我心裏明白,不論物種、體形上的差異,我們不可能成為一對戀人,而且我知道,她有一位很喜歡她,甘於為她冒險的男人。我只是想有一個同伴,可以跟我說話,可以看看我肆無忌憚的表情,最好可以每天跟我坐在穴崖,靜靜的看着那璀璨的金黃景象!

給人綁了進人類的城市,從開始我已經清楚那沒有回頭路。這也好,在森林的日子已經再找不到。曾聽說過,人類是唯一一種會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動物,這是我們自然界想也沒想過的事情。但是,我竟然也覺得自己活得太久了,日子漫長得讓我無比的孤寂,每一個晚上,黑夜沉默得讓我恐懼莫名,忽然跑來了一位沒可能相倚靠的女孩,我的心靈再無法經歷震盪,我也沒可能獨個兒回去那森林。我明白,我的靈魂早已經離了軀殼,我的存在只是日復日年復年,忽然我想念那太陽沉降的景象,很短,很燦爛,然後很神奇的消失掉。我終於明白為甚麼愛看日落的景色,原來,我根本不喜歡長久,我選了最高的建築物,因為我知道,在那裡,才可以看到最美麗的黃昏。我寧願自己像黃昏,美麗時光是略短暫,卻教人更回味更牽腸掛肚。只需要曾經有像她一位女孩,竟然為我的死亡傷痛欲絕,這輩子就已經沒有白過。

 

(寫於2005)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