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根也一念無明

2017/3/23 — 11:49

《Logan》的盧根,同様面對一念無名,空有一雙利爪,但已經垂垂老了。

《Logan》的盧根,同様面對一念無名,空有一雙利爪,但已經垂垂老了。

還是喜歡以前的劇名,沒甚麼顧忌沒需要巧言令色。爾冬陞在1986年作品,直截了當叫《癲佬正傳》,沒有考慮歧視不用轉彎抹角,一個人癲了就叫做癲佬,或者街坊標準是,胡言亂語是傻佬,具攻擊性會磨刀霍霍的就是癲佬,既審視精神病人也關注社會大眾顧慮。好奇怪,當年巨星雲集,沒有人認為他們要炫耀或挑戰演技,也沒強調反映百分百現實。他們只是接到劇本,一起把電影拍出來。我很記得,當年電影每一位演員,每張熟悉臉孔卻交織出真實又可怖的情節。我不知道當年是怎樣做到的。又或者說,我們當年還有點餘力,去關懷弱勢的族群。

到今天,再拍電影再呼醒社會各階層對躁鬱症病人的關懷,顧慮不少,會有人指控你在消費精神病,會有家屬怪你高調宣揚。《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欲言又止,把余文樂錯手弒母一場隱晦交代,只強調兩人之間的情緒廝殺,也夠造成兩代精神病的交叉感染。一個人失了神智,準會及傳染身邊十呎範圍內最親近的人。就像《Logan》的盧根,他同様面對一念無名,空有一雙利爪,但已經垂垂老了。這群變種人來到2029年,沒有敗給任何怪獸或對手,他們只是敵不過時代,跟不上經濟轉型,為生活當上被街邊死飛仔搶劫的Uber司機。狼爪沒從前鋒利,而且還有時伸不出來。那邊廂還要照顧九十歲的Professor X,本來是世上最浩瀚的大腦,如今也患上失智症,變成了宇宙最呆大腦。老得來又孩子氣,不願吃藥又咒罵盧根是害他的人。狼人只能努力讓自己沒瘋起來,每天營營役役,希望儲夠錢買隻小郵艇,跟老教授共渡餘生睡一個好覺。但也不容易,偶然也要狠狠插穿某些契弟的胸膛或腦袋宣洩一下,否則他也可能像余文樂般一時錯手......其實沒有誰可以清楚界定如何一時!如何錯手!或許那刻,兩人都在謀求同一個痛快解脫的結局!

《一念無明》提出,誰有責任照顧精神病患?父母?兒女?伴侶?還是將一切推給政府?電影提出問題,卻沒有答案,把照顧責任外判不好,住青山也不好。那麼誰來愛我,你夠膽支持余文樂不把母親送往老人院?從《癲佬正傳》到三十年後《一念無明》,我們仍然沒找到出路,除非心懷大愛的程度,愛別人比愛自己更強大。否則即使我們衷心同情,會強烈否定那些向他們恥笑、拍片或欺凌的行為,但最終我們看完電影後,大概維持兩個星期的關懷問暖,然後生活在今天,我們連照顧自己的信心亦瀕臨崩潰,也許我們只可以盡最大努力不讓自己瘋起來,再有資格照顧所愛的人。

廣告

《一念無明》甫開場,躁鬱病人已經有兩位。除了余文樂,還有他的新婚同學Louis,一個人在結婚之日,過份強迫別人聆聽自己跟老婆的恩愛史,說到聲涙俱下哽咽流涕,這已經是一種神經,一種黐缐。然後余文樂上台搶咪,再放大堆厥詞叫人細心聆聽,正宗黐黐呆呆一齊上台,前者只顧宣洩個人感受;後者未免對人類熱情有過份期待。有趣是Louis沒有感激余文樂,更深深憤恨被搶鋒頭。後來Louis經不起上司催迫交數裁員,結果一死了之,其實他才是大部分香港躁鬱症病人的縮影,可是電影連一個鏡頭也沒眷顧過他,所有觀眾只關心余文樂曾志偉。Louis自殺的價值,只間接讓余文樂加倍走投無路,躲在超市狂吃朱古力,連曾志偉說「正常少少」都做不到,沒有留戀,沒有人懂包容。是了,吃朱古力或太城小事,人們都喜歡舉機記錄上網起底。這時候,如果鏡頭迫得太近,傻佬份內事應該向這些人吐口水甚至揮刀就劈。今天人均居住面積只少於一百平方呎,的確沒有太多路可以走。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