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相逢與相擁,不知何去何從」 ──談《阿飛正傳》的人物與敘事

2018/11/28 — 10:43

《阿飛正傳》(Days Of Being Wild)
1990年,寰亞電影、影之傑製作有限公司發行
導演:王家衛
編劇:王家衛、劉鎮偉
演員(角色):張國榮(旭仔)、劉德華(超仔)、張曼玉(蘇麗珍)、
	         劉嘉玲(咪咪)、張學友(歪仔)、梁朝偉

《阿飛正傳》(Days Of Being Wild)
1990年,寰亞電影、影之傑製作有限公司發行
導演:王家衛
編劇:王家衛、劉鎮偉
演員(角色):張國榮(旭仔)、劉德華(超仔)、張曼玉(蘇麗珍)、
劉嘉玲(咪咪)、張學友(歪仔)、梁朝偉

【文:Kaiber】

《阿飛正傳》是導演王家衛深具個人風格的作品之一。影中充滿濃厚的香港1960年代特色,和細膩韻味的臺詞對白,構成迷人倜儻的敘事氛圍。整部電影以張國榮飾演的旭仔為主,透過旭仔與其他角色的互動,呈現這樣一位「阿飛」的性格魅力。短短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完整敘述幾位男女間的關係;並成功地讓觀眾領會主角習性因果,可見導演的敘事能力。

廣告

「你,悄悄地粉墨登場,在我的世界閃耀奪目」

觀眾可以試著回想幾位人物出場的原因,是如何帶出相關劇情的?旭仔噠噠跫音回響在長廊中,跟著時間答答,走進蘇麗珍眼前。他從容隨意,帶著一擊即中的自信,步入蘇的往後餘生。蘇麗珍的出現是因為旭仔特意尋之,才有後來的發展。鏡頭繼續跟著旭仔的腳步來到龍蛇混雜的舞廳。多情的他怎會忽略搖曳著乳白亮麗舞衣的咪咪?在一進一退的情挑之間,開啟了一段纏綿糾葛。在一室旖旎風光中,歪仔為找旭仔意外闖入,莽撞地跌進觀眾視線。警察超仔即便與旭仔沒有直接關係,也是因蘇麗珍苦等旭仔,而與他打上照面。

廣告

這樣梳理下來我們可以很清楚看見旭仔,是如何引導其他角色一個個粉墨登場。他們每個人都是因為「尋人」或是「被尋找」,被導演賦予「指路人」的任務,指引觀眾進入下個情節;並暗示我們串聯種種情節建構故事。導演安排角色承擔起一部份敘事功能,更加深人物的重要。觀眾跟著敘述腳步觀戲,深受敘述的影響。電影人物作為重要的敘述者,自然能使觀眾跟著他們的導引,深切感受人物的欲望、衝突、改變等等。觀眾能夠明白人物立場,進而「認同」他們的事件走向。所以我們既同情蘇麗珍的遭遇,卻也理解旭仔的作為。我想導演想要表達的是一幅飽滿有力的群像,而不只是個人單一的自傳。

其實,我們從片名就可以知道這部電影以「人」作為敘述重點,強調個人或關係間的互動差異。即便是深具個人魅力的旭仔,在與蘇麗珍和咪咪兩位不同性格的女友相處,也有明顯的不同。特別是在電影敘事方面,以人(性格)推動情節發展,加深人物的魅力。觀眾在走出電影院後,或許記不起旭仔和咪咪是如何分手的,但卻能清晰浮現旭仔離開時的神情,及咪咪執著出走的決心,代表著他們各自強烈的人物特質。

導演在電影中安排特殊的地方出現特別的物品,特別的物品搭配個人的舉止,個人的舉止襯托獨特的人物。王家衛導演善於在情節中擺放物品,看似無意,卻值得一再回味。在《阿飛正傳》中,物品的作用使得人物形象在觀眾心中更加飽滿,也更利於敘事的可信度。觀眾還記得旭仔臨走前送給歪仔一輛車。旭仔說:「我知你一向都喜歡的,好好對它。」在這之前,歪仔問到:「她(咪咪)知道你走嗎?」旭仔回答:「她知不知我都是要走的。如果她來煩你,你便告訴她我走了。」如此看下來,這輛車的贈與就顯得深具含意。旭仔當然體察到歪仔對咪咪的心思,而自己註定無法給予承諾,因此這既贈車,也託人的行動,成為旭仔最後的訣別。

「我們,優雅地共舞交戲,卻在彼此的眼中轉瞬成空」

《阿飛正傳》沒有任何一個「配角」。或許我們可以說張國榮扮演的旭仔是整部電影最大的主角,但卻無法簡單定義其他角色只是為了主角而生的配角。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真實而強烈的面孔,帶著各自任務出場,與其他人交織。他們既獨立又共舞;既自我又遷就。在每個角色的時間軸裡,都有著精彩有趣的過往,也有難料發展的未來,自成一格,各個具有值得探究的故事。

電影人物的形象體現在事件中他們所表現的態度行為。透過事情的作用,展現各個人物的心理狀態。電影中有段旭仔央求養母告訴生母下落的情節。在這段對話中,不僅帶出旭仔和養母的關係,也反映兩人之間複雜多層的情緒。旭仔為了養母暴打情夫,明明是帶著替養母打抱不平的心理行動,卻說是為了報復養母;而養母本是因心疼旭仔而不願說出他生母的下落,卻寧願被記恨也要表露狠心的一面。旭仔和養母其實都是看似外表瀟灑隨意,但內心卻多情深刻。觀眾還記得旭仔雖然狠心拋棄蘇麗珍,但他從未違背「一分鐘朋友」的約定。他就是那隻沒有腳的鳥,有情卻不得已往前飛,衝得頭破血流、疲憊至極。只有在將死之際,才能親口承認心中那一點真誠的脆弱。

我們看電影中與旭仔糾纏的兩位女子─蘇麗珍和咪咪。她們愛上同一個男人,同樣經歷相遇、戀愛、分手的過程,卻有著不同的應對。電影剛開始有一段旭仔和蘇麗珍在床上的對話。當蘇提出要跟家裡人說兩人的事時,旭仔一句「我們的什麼事?」反映他對這段關係並未有婚姻方面的想法。蘇麗珍背對旭仔眼泛著淚,她意識到兩人的價值觀差異太大。蘇在影中多次談到對表姐生活的憧憬,她渴望有個固定的伴侶家庭──這是漂泊無拘的旭仔永遠無法給她的。咪咪看似強悍有個性,卻總是在兩人發生衝突時率先服軟。咪咪喜歡抱著一種想像代入的心態,參觀別人住家的格局,證明她對家庭也是有渴望的,但她仍是追隨旭仔遠走他鄉,選擇一條未知不定的路。

導演安排旭仔這兩段感情,卻著重敘述不同地方。旭仔與蘇麗珍的部分重點敘述在兩人分開後的各自生活。蘇麗珍是如何瘋魔似地徘徊在旭仔家門,而旭仔則是快速投入另一段感情中。透過蘇麗珍每夜不知所措的迷茫,觀眾更能體會她明知不可卻又抑止不住的心情。旭仔與咪咪的部分則著重在兩人在一起時的互動。在這段關係中,加入一個癡情的歪仔,更凸顯咪咪的個性需求,需要一個能制伏住她的人,而非溫情守候的「良人」。電影中的事件敘述展現人物飽滿的情感變化,成就人物不同層面的性情。觀眾可以看見旭仔與蘇麗珍和咪咪的相處完全不同。旭仔對蘇麗珍總是柔情似水,帶著深情雙眸凝視著他們的相處模式;然而他對風情萬種的咪咪,卻是展現瀟灑風流的魅力。或許這兩位女子愛上的都只是呈現在她們面前的旭仔,但旭仔註定無法只忠於任何一種性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