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不見的心田

2017/8/2 — 17:55

圖片來源:Nihonjin Estúdio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圖片來源:Nihonjin Estúdio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文:栩晉】

聖修伯里在《小王子》開端,透過「我」訴說兒時的遭遇,認為大人的偏見扼殺了他的童年,逼迫他畫一些大眾口味的作品,做一位通情達理的人;放棄那些沒有人看得懂的圖畫,不要成為大人口中的「小孩子」。但所謂「通情達理」真是如此嗎?或許,那只是經過社會化、一刀切,倒模出來的製成品而已。相反,「我」與小王子相遇,後者卻能感受和體諒到不同的綿羊的狀態,這種以赤子之心看世界,又是否「通情達理」呢?

其實,聖修伯里在《小王子》中,不斷地向世界呼籲,「通情達理」絕非人云亦云,體諒和聆聽別人的說話,而是能夠直透人心,打從心底的了解別人的心。正因如此,聖修伯里才會不斷強調「事物本質用眼睛無法看見」,「只有用心才能看見」。甚至,「我」更懷疑自己「已經看不見箱子裡的綿羊」,是因為自己「已經有點像大人」。不難發現,在聖修伯里眼裡,大人與小孩互換了位置,因為小孩能夠看到大人所看不到的別人的心田。

廣告

當人與世界開始聯繫,就不能避免受人影響;與人物建立關係,就必須學習「睇人面色」,否則只會讓人覺得你「唔識做」、「幼稚」、「唔成熟」。久而久之,人就會失去自己,內心只有別人存在,凡事都以別人的感受行先,以社會大眾的是非為是非,逐漸成為大人口中的「通情達理」。對此,聖修伯里十分不齒,便以小王子作為代言人,以行動告訴大家,人該如何、心該如何。

小王子出身於B-162行星,而他未抵地球之前,所過之處都有一共通點:細小、僅有一人。星球就如人心,每人內心都住着自己的分身,其言行均十足反映了主體的性格、價值觀。據此,聖修伯里便以小王子的星際旅行作為背景,向世人表達他自己對社會、人心的想法。

廣告

小王子一路遊歷,到過325、326、327、328、329和330號行星,遇到國王、愛虛榮的人、酒鬼、商人、點燈人和老先生。若將之一一歸納起來,他們都代表一般人口中的「大人」性格。國王,具操控欲,不講理卻自以為講理;愛虛榮的人,自我中心,需要別人的認同和傾慕;酒鬼,終日酗酒,心理抑鬱;商人,喜歡數字,自以為擁有一切;點燈人,墨守成規,不知變通;老人,紙上談兵,埋首寫作。凡此種種,雖為冰山一角,卻極具代表性。

去到不同星球,小王子總會與他們聊聊。過程中,若小王子遇到不合理之處,定必提出質疑,甚至會一矢中的地質疑他們自身的性格缺陷。如此無禮,在一般人眼中,都是幼稚、無知的表現,因為社會要求你必須體諒別人,甚至服從他人,為的是「照顧別人感受」、「社會和諧」、「家教修養」等等,務求以所謂的倫理道德、社會規範,將個人性格扼殺、改造。對此,一般人都難抵壓力,從而屈服、妥協、接受命運。最終,社會便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國王、愛虛榮的人、酒鬼、商人、點燈人和老先生。既然如此,彼此心心相印,「通情達理」便是自然不過的事了。所謂「同而不和」,便是這種情況吧!

相反,小王子卻沒有如此選擇,他憑藉一片赤子之心,了解他們的性格本質,並進而提出疑問和反黠,逼使他們面對各自的問題。雖然,他們都沒有任何改變,甚至覺得不知所措,但「知道」總比「無知」好。試想想「國王的新衣」,小孩雖使國王顏面盡失,但儘早面對現實,尤能及早改正,畢竟「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最後,他在離開星球之前,都會留下一句:「這些大人真的好怪」,正正說明了「小孩」眼中的「大人」,實是不甚了了,「成熟」與「世故」亦是不值一文的虛偽而已。誠然,當你指責、取笑別人的同時,嘗試捫心自問,你會發現似曾相識的感覺。既然如此,不如放開胸懷,以真誠、恕心待人,反更能貼近彼此的心田與人生。

另外,小王子面對值得敬愛的人,如點燈人及老先生時,又會毫不掩飾個人感情,直率地向他們請教和讚揚,「敢愛敢恨」亦是小王子待人真誠的表現。但社會上,爾虞我詐,互相計算,誰又會掏心掏肺與人交往呢?甚至,「假面具」成為人際關係的必需品,唯有懂得偽裝才是成熟的證明。以上一切都是社會現實,但試問人生應當如此嗎?明顯地,人際關係未有因「體諒」、「照顧感受」等親密之舉,而變得緊密。反而,此等違心之舉,使彼此交往流於表面、客套,人心隨之愈遠、愈獨。正因如此,每個人的心胸變得越來越狹窄,既容不下真相,亦接受不了批評,餘下來的便只有自己,就像小王子在離開點燈人的星球時,說:「星球實在太小了,兩個人擠不下……」(需知道小王子欣賞點燈人「關心別的事情,而不是只想着自己」,但點燈人最後仍然墨守成規。」)

小王子以其單純、真誠的心,感受到不同星球的人的本質,明白星球便是每個人的心田,心寬即星大,可接納的東西也就越多。但人欲橫流,是非難分,人們又該如何保守心田、修養己心呢?正如上言,星球如心田,小王子如何照料自己的星球,便是其修養自己的方法。而觀乎全書,可見小王子的修身,牽涉態度和方法。

心態方面,「承擔」和「盡責」便是不二法門。一直以來,每個星球都只有一人居住,亦即只有一人打理星球,而不同星球便有不同的特點,小王子那顆星便有玫瑰和火山,甚至猴麵包樹。雖然全書並未清楚交代小王子如何打理星球,但他曾說:「早晨梳洗好以後,就細心地整理星球」,而且從他小心奕奕地,以屏風保護玫瑰,可見他是一位具有同情心和細心的人,注重本心的整潔,絕不會任由心田荒廢。

此外,小王子離星遠遊之前,又會疏通火山,拔除猴麵包樹的幼苗,甚至遊歷地球,遇到「我」時,最想念及關愛的,仍是其星球的現況和玫瑰,都可知小王子心繫本星,是盡責且長情的人。最後,即使可能被蛇咬死,他仍無悔地嘗試這唯一能夠回到本星的方法。由此可知,小王子對生命及個人早有覺悟,並視之為最重要的東西,甚至超越其生命。小王子能以生命成就自己,便正正說明了他是一個真誠面對生命的人,「承擔」和「盡責」便是由此而來。

周保松曾言:「『馴服』是《小王子》的核心概念,而『馴服』的核心,便是建立關聯,尤其是自我馴服」,「如果你馴服了人(包括自己),你就必須承擔起照顧的責任。」由此可見,「承擔」和「盡責」都是人類對人、對己、對事的必要心態。唯獨如此,人才會盡力修養和提昇自己,努力不懈地精益求精。

然而,現實社會,多少人又有這份覺悟,對社會、人生都有一份堅定的「承擔」和「盡責」。可惜的是,更多人面對挫折和困難時,都習慣性諉過於人,從不自我檢討和改進。對此,孟子便曾曰:「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小王子能重視心田,未有一刻或忘,正是「求其放心」;旁人耽於逸樂,迷失於物欲和社會,正是「放心而不知求」

方法方面,「知」與「行」便是小王子採用的。當小王子與「我」談及自己的本星時,提到了「小王子住的星球,就像別的星球一樣,有好的植物,也有不好的植物……而種子是看不見的。」這就像現實一樣,人心本無善惡之分,而人之向善或惡,正受社會影響,但這些影響卻又隱而不顯,難分善惡,人只能小心分辨哪些是玫瑰及猴麵包樹,方能加以保存或拔除。朱熹曾指出「『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明辨是非,正是修養心田的首步。

然後,小王子便指出「假如那是蘿蔔或玫瑰的幼苗,可以讓它隨意生長。不過假如那是一株不好的植物,一認出就得拔掉它。」當中,「隨意」兩字甚是關鍵。正如上言,小王子的可貴之處,在於其真誠而不虛飾,而他面對玫瑰和蘿蔔,這些象徵良善、美好的植物時,亦不會故意、有目的地保存和保護它,而是保持那份最純粹和最簡單的心田,讓良善能自然而然地成長,絕無任何虛偽、掩飾的成份。同樣,孟子曾言:「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便是要求人們應保持道德的純粹性,不應夾雜仕何私意和企圖。

此外,「知」後,便須附諸實踐,並且孜孜不倦,養成良好習慣,否則任由惡的成長,便會破壞心田,就如猴麵包樹般,「要是太晚處理,就無法除掉它了」,甚至會出現星球撐裂的情形,亦即心田被嚴重破壞,墮落於邪惡之中。關於,惡對本性的破壞,孟子曾有一喻:「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曝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正正指出為善、去惡絕不能視若等閒,必須持之以恆,否則便會前功盡廢。對此,荀子亦曾言:「順是,故殘賊生而忠信亡焉」,告誡人們絕不能放縱情欲,並任由惡性成長,否則亦會危害道德。正因如此,小王子才時刻警覺猴麵包樹的生長,常保心田美好,並種出美麗的玫瑰。

最後,小王子意圖帶回一隻綿羊,讓其啃食猴麵包樹的幼苗,但又怕綿羊不分善惡,把好的種子都吃了,正好說明了修養己心,絕對不能假手於人,唯有經過自己選擇和考量,才能保證修養的質素和連續性,若只依靠外在力量,終究是不可行的。子曰:「斯欲仁,則仁至矣」,正正希望道出自主性對修養的重要性,而小王子正因對玫瑰的關愛和對猴包樹的懼怕,故都能親力親為,耕耘和保護心田。另外,子亦言:「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亦指出外在律令的不足,而綿羊就如外在因素般,可能會不問善惡,劃一標準。

《小王子》作為一本兒童讀物,極能站於兒童的視角,運用豐富而生動的比喻,將抽象而深刻的寓意,表達給簡單而純真的小孩子。觀乎上言,聖修伯里以星球為喻,呼籲世人能放下眼睛和固執的自我,以純真、無偽的心看世界,看到那隱藏於表象之下的心田,又希望世人能為善去惡,保守那善良的心田,以種出美麗的玫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