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中國要看什麼書?

2016/3/8 — 15:2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要認真了解共產黨管治下的中國,其實不是看領導人權鬥、八卦小道消息,這些只會愈看愈糊塗,愈來愈犬儒。看中共要看幾面,一是由延安時代形成的政治文化傳統,包括知識分子及毛澤東,二是民族主義,由晚清屈辱開始,民族國家建立過程,三是現代中國的紀實報導,即黨史,近代史及新聞紀實。

國家

廣告

《華夏論述:一個複雜共同體的變化》
作者:許倬雲
作者問中國究竟是甚麼?我們究竟是誰?他嘗試用大歷史方式去界定「中國」。「將『中國』看做一個複雜體系的共同體」,也稱之為「華夏共同體」;這個共同體的涵蓋面由新石器時代開始,「最後結束於皇朝體制的終結,也就是一九一一年滿清滅亡,中國建立新的體制」。全書化繁為簡追溯這個複雜的共同體如何逐漸形成和發展,當然不能完全解答歷史上這個華夏共同體與共產中國的接合點及矛盾點。

 

廣告

黨史

《忍不住的關懷:1949年前後的書生與政治》
作者:楊奎松
看共產黨歷史要看兩位學者:高華與楊奎松,「忍不住的關懷」是以中共建政初期三位知識分子的命運作分析,包括曾是中共建國時「國家領導人」,後涉叛國的主角張東蓀、大公報王芸生及學者潘光旦,三人對共產黨取態各有不同,但最終都被政治所吞噬。張起初受禮遇成國家領導人,但始終在思想上無法認同中共,政治合作很快結束,兩年後被指叛國。潘在政治上認同略遲,思想認同就更慢,所以在運動中成為批判對象,最終改造成功,政治上自然得到照顧。王政治及思想都及早覺悟,但卻一手葬送大公報。作者認為中共需要知識分子不僅是政治認同,關鍵還是思想認同。當統戰時政治認同當然重要,但當政權穩固後,大家關係是否和諧,就看思想認同了。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
作者:高華
中共為何如此重視歷史評論、思想改造,演變成管治手段呢?而共產黨又怎樣由蘇共模式蛻變成毛澤東神權政治呢?一切要回到三十年代的延安,毛發動的延安整風運動,是中共政治文化「本土化」的起點。有關研究近年在國內外最受推崇是南京大學歷史學家高華的作品《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自2000年面世至今共印行了十三版。毛以整風重新塑造中國共產黨,以農民造反為本位,去掉五四青年民主自由浪漫主義,樹立自己「正統」權威,創造了思想改造手段。往後七十年知識分子的命運,由延安時代已經寫下了劇本。

 

通史

《講談社.中國的歷史》
作者:宮本一夫等
日本講談社匯集日本歷史學者寫成《中國的歷史》,由內地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理想國」譯成中文推出。全書共十冊,展示了對中國歷史的另一種解釋,這套書執筆的學者在日本是成一家之言的中國史專家,切入的角度新鮮而且有趣。

 

人物

《毛澤東真實的故事》
作者:阿歷山大.潘佐夫、梁思文
譯者:林添貴
毛澤東與共產黨是密不可分,但毛的研究由於檔案資料不公開,一直沒有高水平作品,由八卦小道消息取而代之,直至俄羅斯歷史學家潘佐夫根據蘇聯時代機密檔案寫成這本《毛澤東真實的故事》,情況開始改變。作者指出史太林一直操控毛澤東,甚至他身邊黨友高層一直向蘇聯匯報。今天中共對勾結外國勢力的恐懼,正是源於蘇聯滲透監控,毛以黑社會用語恭稱史太林為「大老闆」。

科大教授丁學良認為要觀察今天中國,要看這本書,他認為如果今天領導要仿效毛,「至少得在兩個戰線上展現『大破格』的作為,一是對高層領導人進行大規模清洗,一是對外部世界進行大規模挑戰。目前還遠未到此地步,基本上還是在理性的範圍裡運作。」

《富強之路:從慈禧開始的長征》
作者:夏偉、魯樂漢
譯者:潘勛
如果認真評論習近平,必須放在中國近代史去理解,《富強之路:從慈禧開始的長征》是合適的起點。作者指出,中國跌跌撞撞地走過帝王統治、軍閥割據、共和制和共產主義已經有一個半世紀,而其領導人的統治思想也歷經封建主義、法西斯主義、極權主義和資本主義,但這些相互衝突的體制和意識形態都未能定義這中國。在中國的近現代史中,唯一永恆不變的價值,就只有追求「富強」。

作者分析近現代影響中國現代化的十一個具代表性人物:魏源、馮桂芬、慈禧太后、梁啟超、孫中山、陳獨秀、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朱鎔基和劉曉波。他們之間思想不一,彼此顛覆,前後對立。但作者發現在每人思想目的論和方法論上,竟然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致力於使中國再度富強。富強之外,價值理想一片荒涼■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